《将进酒》原文翻译赏析-李白-七言乐府-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乐府 时间:2024-02-06 04:35

唐诗三百首第78首李白的《将进酒》,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四卷七言乐府。太白喜酒,并长于借酒抒怀。诗以奔放的笔调,傲岸不羁的豪情,狂吟高歌,既有人生几何、行乐及时,圣贤寂寞、饮者留名的绝对消极,又有“天生我材必有用”的相对积极。以睥睨权贵、弃绝世俗的气概,在醉乡中实现对不如意现实的超越。

将进酒作品原文

将进酒

李白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尊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将进酒》原文翻译赏析-李白-七言乐府-唐诗三百首

将进酒译文注释

译文一

你不见黄河的水流从天上来,滚滚流向大海不再回还。

你不见面对高堂明镜悲伤白发,早晨如青丝晚上变白雪。

人生得意应当尽情欢乐,不要让酒杯空对着明月。

老天给我们才能定有用,千金都散尽还能再回来。

杀牛烹羊暂且欢乐快活,应该一饮就喝它三百杯。

岑夫子啊,丹丘生,请喝酒,莫要停下来。

让我为你们唱支歌,请你们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都不值得去珍贵,我只愿意长醉不愿意清醒。

自古以来圣贤都冷落寂寞,只有饮酒的高士留下美名。

陈王曹植当年设宴平乐宫,一杯美酒值十千纵情玩乐。

主人说什么喝酒的钱不够,只管买酒来咱们一起痛喝。

五花宝马,千金狐裘,快叫童仆拿出去换取美酒,和你们一同消解万古忧愁。

译文二

你看不见吗?那黄河之水从天上而来,一路奔流到海,不肯回头。你看不见吗?高堂上的明镜悲哀地映照着白发,早晨还是青丝,晚上便成飞雪。人生得意之时,便要恣意欢娱啊,不要让那黄金酒杯空对明月。要相信天生我材,必定有用,千金散尽,还会重得。宰杀、烹煮牛羊,姑且作乐吧,正该一喝就喝三百杯酒。

岑先生和元丹丘啊,奉劝你们继续饮酒,不要停杯。我为你们高歌一曲,请你们侧耳倾听我的歌声。佳肴如玉、钟鸣鼓响,又何足珍贵呢?只希望能够长久醉倒,不要醒来。自古以来的圣贤全都寂寞无人知啊,只有喜欢喝酒的人能够留下姓名。想当年曹植在平乐设宴,一斗酒要耗费万钱,他们恣意享乐、玩笑。主人为什么说钱少呢?尽管去买酒回来,我们对坐痛饮吧。那五花连钱的名马、价值千金的貂裘啊,呼唤僮儿全都取出来换成美酒,我和你们一起醉倒,以消除那万古的忧愁吧。

注释

将(qiāng)进酒:乐府旧题,属“短箫铙歌”,将是愿、请之意,进酒是饮酒,将进酒意为劝君饮酒。

岑夫子:指岑勋,南阳人,李白之友,夫子是对有学问的男子的尊称。

丹丘生:指元丹丘,亦李白之友。

钟鼓馔玉:钟鼓是指富贵人家饮宴时必奏乐发兴,馔是食物,馔玉指如美玉一般精美的食物。

不复醒:别本作“不用醒”或“不愿醒”。

陈王昔时宴平乐:陈王即曹魏的陈思王曹植,其《名都篇》有“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句,平乐是观名,在洛阳西门外,张衡《西京赋》有“大驾幸乎平乐,张甲乙而袭翠被”句。

谑(xuè):玩笑。

言少钱:别本作“言钱少”。

径须:干脆,只管,尽管。

《将进酒》原文翻译赏析-李白-七言乐府-唐诗三百首

将进酒作品鉴赏

赏析一

《将进酒》题目的意思为“劝酒歌”,是汉乐府短箫饶歌旧题,多数写的是饮酒高歌之事,李白在此借古题“填之以申己意”。这首诗旧说是李白遭到诽谤离开长安后写的,时间大概是天宝十一年(752年)。后经今人考证,应该是开元间李白第一次到长安时所作。当时李白正和友人岑勋在嵩山颍阳隐居的好友元丹丘家做客,三人经常登山宴饮。借助酒兴和诗意,李白以奔放的激情表现了自己蔑视世俗,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昂气概和对“天生我才必有用”的坚定信念。

本诗以颇有气势的排比句开始。上句写大河的来势不可阻挡,去势不可回转。一来一回,有强烈的反复咏叹的味道。下句悲叹人生短促,但诗人在写法上别出心裁,用一句“高堂明镜悲白发”勾勒出一种搔首顾影、徒呼奈何的情态,从而感叹时光易逝。另外,诗人将从年少到年老的人生过程比喻成“朝”“暮”之间的事,以此感叹人生的短暂。上句从空间的角度进行夸张,而下句则从时间的角度进行夸张。纵观开篇的这组排比长句,既有比意,又有反衬。具体而言,以河水一去不复返比喻人生匆匆易逝,此为比意;以黄河的永恒奔腾衬托人生命的脆弱,此为反衬。从写作笔法上看,这个开篇虽悲壮,却具有震慑心魄的艺术力量。

但下面两句却一转悲凉的情调,变得欢快起来:从“人生得意”到“杯莫停”,诗人的情绪渐渐高昂起来,诗情逐渐变得豪放洒脱。诗人认为应该尽情欢乐,生命才没有遗憾。而行乐必须有酒。该句的“金樽”、“对月”虽没有直接写酒,却将饮酒诗意化。虽然没有写如何痛饮,但“莫使金樽空对月”中的双重否定词,却使诗意更浓。从“人生得意须尽欢”一句,读者可以看出,诗人似乎主张及时行乐,但这并不代表诗人主张沉沦,他坚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这两句诗透出了诗人乐观、自信的品格。接下来,诗人描写了一场盛大的宴席。大家都整头地“烹羊宰牛”,非要喝个“三百杯”才罢休。而下面“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的一组短句,让人如闻诗人劝酒高声的同时,也使诗歌的节奏起了变化,生动别致。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描写了酒逢知己之时,诗人要对友人高歌的情形。之后的八句就是诗人的歌中内容。在诗人看来,“钟鼓馔玉何足贵”,他还想“但愿长醉不复醒”。到此,诗人开始酒后吐真言,情绪也从豪放转到激愤。下面两句好像诗人在进行自我安慰,其实是通过说古人“寂寞”来说自身的“寂寞”。所以,他宁愿长醉不醒。接下来,诗人将“陈王”曹植作为“留其名”的“饮者”代表。虽然曹植的例子看似和政治无关,但其实包含着诗人内心因政治上受挫而产生的沉重忧愤。

刚刚袒露完心情,诗人又开始说酒,并且越来越狂妄,不仅要慷慨地散尽“千金”,甚至还要用“五花马”、“千金裘”来换美酒,且“呼儿”的语气十分之大。这里,诗人“不可一世”的情态,不仅表现出了他的“醉意”,也让读者看到了他真率的个性及与友人深厚的友情。之后一句“与尔同销万古愁”,在意犹未尽的诗情中又凸现诗人情感的奔流激荡。

本诗堪称千古佳作,起伏跌宕,非大手笔无法成就。

赏析二

本诗约作于天宝十一年(752),当时诗人自长安放还,已经快九年了,他与友人岑勋在嵩山另一好友元丹丘家作客。好友相逢,欢聚宴饮,诗人抑制不住内心的苦痛和悲愤,便将满腔的不合时宜,借助酒兴诗情,来个淋漓尽致的抒发。全篇大起大落,诗情忽翕忽张,由悲转乐、转狂放、转愤激、再转狂放、最后结于“万古愁”,回应篇首,如大河奔流,有气势,亦有曲折,纵横捭阖,力能扛鼎。

宋人严羽:一结豪情,使人不能句字赏摘。盖他人作诗用笔想,太白但用胸口一喷即是,此其所长。(《李杜全集》之《李太白诗集》严羽评点)

李白当时与友人岑勋在好友元丹丘的颍阳山居做客。三人登高饮酒,李白作此诗。此诗为李白的代表作。《唐诗别裁》:“读李诗者于雄快之中,得其深远宕逸之神,才是谪仙人面目。”

赏析三

此诗或谓作于天宝四载(745年),李白在开封梁园与岑勋、元丹丘宴饮之时,或谓作于天宝十一载(752年),李白与岑勋在元丹丘的颍阳山居为客之际,但总之是在李白被迫离开京城长安之后,直到安史之乱爆发之前,在这一阶段所创作的作品。诗如其题--《将进酒》,乃是一首劝酒歌,并借劝酒抒发内心的志向,倾吐内心的愤懑。

李白好酒如狂,杜甫《饮中八仙歌》即写:“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酒醉而生陶然之意,这陶然之意直接催生了李白的诗情、诗性,李白的诗篇往往离不开与杯中之物的关系,此诗最为鲜明。

诗的开篇即言“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这是说时光如同逝水,一去无踪。孔子曾在川上言:“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五代末李煜作词也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句。可见以流水比拟时光流逝,青春不再,在文艺作品中也并不罕见,但无论孔丘所言,还是李煜笔下,这时光流逝都是平缓的,充盈着淡淡忧伤的,只有李白以“奔流”二字,写出了扑面而来的紧迫之意,以及澎湃汹涌的气势。观此首句,并不给读者以忧伤之感,反而产生满腔豪气,或欲砥柱中流,或待搏浪而下。真正能够体味到时不我待的忧伤的,在后两句--“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或谓此“高堂”二字乃指双亲,则双亲老去,后当接孝亲之意,与诗歌本身所要表达的意味,以及其后的文辞皆不合,因此合该当作高屋殿堂之意。

淡淡的忧伤才显,李白笔锋突然又一转折,说“人生得意须尽欢”。时光如水逝去,青春疾速消逝,虽然可叹,却不必惆怅,正因如此,才要及时行乐。诗意到此,似乎有些消极意味,但是其后再一转折,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可见李白并不欲虚度年华,他虽然在仕途上受到挫折,但雄心仍未磨灭,情绪仍显高昂,觉得只要有才,总会有用武之地的。在机会未来、抱负未伸之前,大丈夫又岂能徒然哀叹,如楚囚对泣呢?

还是痛痛快快地来饮宴吧!李白要求大排宴席,与岑、元二人豪饮一番,并且作歌言志。他说“钟鼓馔玉不足贵”,意思是富贵非其所愿,他要施展抱负,为国效力,其目的并非能够享受美食、宴有钟鼓,过那些富贵人家的生活。他只想痛快喝酒,因为“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可见所求者也并非声名。这几句联系在一起,正是李白对自己志向的最好阐述,唯愿一展所长,报效国家,所求既非富贵,也非声名。在谈到“饮者留其名”的时候,李白举曹植为例。曹植是曹操第三子,任侠好酒,志向高远,但受其兄曹丕的压制,有才能却无法施展。李白是以曹植自况,一则言自己之志仿佛曹植,一言自己之才亦不逊于曹植,再言自己好酒如曹植,同时也隐含着自己宦途坎坷、壮志难伸亦如曹植之意。

其后再极言名马、貂裘换酒,正有“千金散尽”之意,与前文遥相呼应。李白曾在《上安州裴长史书》中写自己“曩者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可见轻财仗义,本就是他的习惯,“千金散尽”绝非故作豪言。至此情绪已达高峰,酒兴亦已纵横,但诗人笔法恣肆无伦,牵引着读者的情感,随即以“与尔同销万古愁”为结,能放能收,真如椽大笔也。他所谓的“万古愁”究竟指什么呢?想来必定是“高堂明镜悲白发”,以及“古来圣贤皆寂寞”和曹植壮志难酬之类了。

此诗豪纵中有深情,欢谑中生悲哀,且悲哀之隐,更以壮志为涂抹,层次多重,发人深省。就艺术特色而言,以七言为主,间以五言、三言,文辞朴实而不质拙,行文流畅却又收放自如,明快多变,豪气天成,可谓是李白七言歌行的扛鼎之作。

赏析四

诗人这首诗大概作于天宝十一年(752),当时诗人与友人岑勋在嵩山的另一好友元丹丘的颍阳山居做客,李白因感怀世事变化,自己功业无成而时间飞逝,于是写下这首诗,抒发自己内心的苦闷和旷达不羁而自信的情怀。

诗文开篇就用了两组排比句,气势宏大。“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黄河就从颍阳附近经过,所以诗人写黄河水,起起兴的作用,为下边的抒情做铺垫。诗人在这里用夸张的手法写“黄河之水天上来”,表明黄河水在往下流的时候落差极大,好像从天而降,倾泻而下。而从天而降的江水汹涌奔流向东海,景象壮阔雄浑。接着诗人又写到“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通过上边江水一去不复返,势不可挡,引到这句诗人对生命短暂、时间飞逝的感慨。这里诗人用“高堂明镜”这个事物,使诗人在镜子中照到自己白发,不由唏嘘感慨的模样跃然纸上,非常生动形象。诗人将人从青春到衰老的过程凝缩在了一天的“朝”和“暮”,极言时光流逝之快。黄河之水奔腾不尽,汹涌壮阔,而人在黄河面前是那样的渺小,两句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诗人开篇就带着悲壮的感伤之情。

既然时间短促,那就“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诗人感悟在人生得意时就尽情享受欢乐,不要白白浪费了这大好时光。他从开篇的悲伤情绪中摆脱了出来,变得豁达而豪放,诗人精选了“金樽”和“月”,虽未言酒,但饮酒之意境则生动表现出来了,非常富有诗意。从这两句开始,到“将进酒,杯莫停”,诗人越发豪放不羁。他自信“天生我材必有用”,一个“必”字突出了他的自信。趁现在把酒高歌,虽然“千金散尽”又算得了什么呢?它终究会“还复来”的,这一句也表现了诗人心胸之宏阔和诗人高度的自信。接着诗人写到三个人大摆宴席开怀畅饮,“烹羊宰牛”为食,饮酒“三百杯”。这是多么畅快淋漓的事情啊,从中可以看到诗人是何等的豪迈。诗人接着劝朋友多饮酒,杯莫停,好像那个场景就在眼前,这使诗文变得立体了,更生动了,让人如临其境。

接着诗人一句“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引出了下文诗人歌咏的内容。

“钟鼓馔玉”,代表了富贵生活,但诗人认为“不足贵”,并说“但愿长醉不复醒”。事情由原来的豪放转为了激愤。酒后吐真言,诗人接着写道:“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这二句也是激愤之词。诗人慨叹圣贤寂寞,其实是写自己。自己本来才华横溢,有远大的抱负,但却不能为世用,内心愤懑难平,希望自己长醉不醒,用酒麻醉自己。诗人说“唯有饮者留其名”,接着便举出“陈王”曹植这个例子,并化用了他《名都篇》中“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表现了诗人内心的悲壮情怀,但是诗人接着没有再继续吐露内心的不平,而是又回来言酒。

“主人何为言少钱,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其中“五花马”、“千金裘”都是非常贵重的东西,这呼应了“千金散尽还复来”这一句,口气豪迈,自信满满。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下,其实,诗人李白是做客他家,却俨然是主人一般,表现了诗人豪放且快人快语,也表明了和朋友友谊深厚,不拘礼节,充满浪漫主义色彩。最后“与尔同销万古愁”,诗人又落到了一个“愁”字上,和开篇的悲情正好前后呼应,浑然一体。

这首七言乐府,写得大起大落,感情丰富激昂,气度不凡。夸张和排比的灵活运用,加强了诗文的气势,也凸显了诗人的豪迈之情,同时诗文感情真挚深沉,在诗文的字里行间中都流露着诗人内心的自信、不平、豁达等等复杂感情。诗句长句和短句错落,使人读起来时而急促,时而舒缓,节奏和谐有致,诗人内心的感受真切地表现了出来。

《将进酒》原文翻译赏析-李白-七言乐府-唐诗三百首

将进酒作者简介

李白(701-762)

字号: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

籍贯:祖籍陇西成纪(现甘肃省秦安县陇城)

作品风格:豪迈纵逸

诗人小传: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一说出生于剑南道之绵州(今四川绵阳江油市青莲乡),一说生于西域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五岁时随父迁居绵州,他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也是唐朝最富盛名的浪漫主义大诗人,人称“诗仙”。

李白二十五岁时只身出蜀,漫游各地,曾多次写诗干谒权贵,但未得回应。直至天宝元年(742年),他才因道士吴筠的推荐,被唐玄宗召至长安,供奉翰林,其文章风采名动天下,也深受唐玄宗的喜爱。但玄宗只是待其为文学弄臣,这使志向高远的李白深感痛苦,再加上权贵的谗言,他在京仅三年即弃官而去,继续漫游生涯。安史之乱爆发后,李白投入永王李璘幕府,想要为国效力,但李璘旋因与唐肃宗争位而败死,李白受到牵连,被流放夜郎(在今天贵州境内),途中遇赦,投奔族叔、当涂县令李阳冰,不久去世。

李白为人洒脱不羁,傲视权贵,他的诗歌也鲜明地反映了个性,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形式多变、种类浩繁,想象奇特、气概豪迈、情绪激昂,开创了唐诗一大高峰。从艺术成就来说,他的乐府、歌行及绝句成就最高。其歌行完全打破传统诗歌创作的一切固有模式,空无依傍,笔法多端,达到了任意随性而变幻莫测、摇曳多姿的神奇境界。其绝句自然明快,飘逸潇洒,能以简洁明快的语言以表达无尽情思。贺之章初见即赞其为“谪仙人”,杜甫写诗称其“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唐诗的高峰向来“李、杜(甫)、白(居易)”并称,李白占其魁首。

将进酒扩展阅读

饮中八仙歌

唐·杜甫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曲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

杜甫此诗描写了贺知章、李琎、李适之、苏晋、李白等八位好酒的文人,情调幽默谐谑,色彩明丽,旋律轻快。其中描写李白的几句尤其脍炙人口,李白“酒中仙”之名就此不胫而走。

【相关阅读】

更多李白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