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吴歌·秋歌》原文翻译赏析-李白-五言乐府-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古诗 时间:2022-09-18 12:33

唐诗三百首第37首李白的《子夜吴歌·秋歌》,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二卷五言乐府。

子夜吴歌·秋歌作品原文

子夜吴歌·秋歌

李白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子夜吴歌·秋歌》原文翻译赏析-李白-五言乐府-唐诗三百首

子夜吴歌·秋歌译文注释

译文一

长安城笼罩在月色之中,千家万户传来捣衣声声。

阵阵秋风不能将它吹尽,它是对征人的一往情深。

到何时才能够荡平胡虏,使我的夫君不再去远征。

译文二

一片月光笼罩在长安城上,千家万户都传来捣衣的声音。秋风吹啊终究也吹不尽的,乃是思念戍守玉门关的亲人之情。要等到哪年哪月才能消灭那些敌人啊,使得我的丈夫结束远征生活而回家来呢?

注释

子夜吴歌:《唐书·乐志》载:“子夜歌声,晋曲也,晋有女子名子夜造此声,声过哀苦。”此因曲调产于吴地,故加“吴歌”二字。后人作此,又名《子夜四时歌》,多分四季而作,李白也不能外,此诗共有四首,此为其三,咏秋季。

捣衣:有两意,一是指当时平民衣服多为麻制,质硬,须用木杵捶软后才便于裁剪穿着,二是指洗衣时以杵捶之来涤清污物。这里是前一意,指捣衣以换季。

玉关:即玉门关。

良人:古时夫妻互称为良人,后多用于妻子称丈夫。《诗·秦风·小戎》有“厌厌良人,秩秩德音”句。

《子夜吴歌·秋歌》原文翻译赏析-李白-五言乐府-唐诗三百首

子夜吴歌·秋歌作品鉴赏

赏析一

后人点评:

王夫之:前四句是天壤间生成好句,被太白拾得。(《唐诗评选》卷一)

《子夜吴歌》,《乐府》曲名。传为晋代名叫子夜的女子所制。六朝乐府《清商曲·吴声歌曲》即有《子夜四时歌》,因属吴声曲,故又称《子夜吴歌》。李白所作的《子夜吴歌》共四首,写春夏秋冬四个季节,这里所选的是第三首《秋歌》和第四首《冬歌》。此体向来作四句,内容多写女子思念情人的哀怨。作六句为李白首创,并且用来写思妇对征夫的思念,颇具新意。

《秋歌》描写秋月夜思妇捣衣的情景,表现了思妇对出征丈夫的相思之情,意境浑融。

前两句在写景同时紧扣题目,借“秋月”写出了季节特点。见月怀人是古典诗歌中的传统表现方法,并且秋季又是赶制征衣的“特殊”季节。月明如昼,正好捣衣。在这明朗的月夜,长安城沉浸在一片此起彼伏的“捣衣声”中。而秋月和这种特殊的“秋声”对于思妇来说,是何等的折磨。“一片”、“万户”,写光写声,似对非对,措词天然,如同咏叹。除此之外,中间两联所写的秋风也是撩人愁绪的。月朗风清,风送砧声,声声都是怀念玉关征人的深情。“总是”二字,益见情深。这里,秋月、秋声与秋风交织出浑然的境界,见境不见人,而人物俨在,情更浓。此情之浓,不可遏止,遂有末二句思妇的直表心声:“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有人认为这两句太过于直白,没有含蓄美,但是民歌就是这样,直抒胸臆,用不着吞吞吐吐。从内容上看,本诗表面写情思,实际上却是在写征战,这使得诗的思想性大大深化,更具社会意义,表现出劳动人民渴望和平的美好心愿。全诗手法如同电影,有画面:月照长安万户,风送砧声,化入玉门关外荒寒的月景。有“画外音”:“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这是多么富有意味的诗境!须知这俨然女声合唱的“画外音”决不多余,它是画面的有机组成部分,在画外亦在画中,令全诗回肠荡气,激动人心。因此可以说,这首诗正面写到思情,然又有不尽之情。虽未直写爱情,却字字渗透真挚情意;虽无高谈时局,却又不离时局。声情并茂,韵味十足。

《冬歌》则与《秋歌》的写法完全不同。它不像《秋歌》那样写景,而是记叙了思妇为自己在外戍边的丈夫制作棉衣,让驿使带往边关的事。诗作在表现思妇对丈夫的关爱之情外也表现出了战争对百姓生活的影响。

捎带征衣的使者将要出发的前夜是一个意味深长的时间,诗人把记叙安排在此时大大增强了诗作的情节性和戏剧味。虽然没有明写“赶”字,但从对“明朝驿使发”的解读中,读者可以随处看到这个“赶”字,似乎可以亲见思妇紧张、急切的制衣情景。诗人有所取舍地忽略了如何“絮”、如何“裁”、如何“缝”这些具体制衣过程,只突出了拈针把剪的感觉。一个“冷”字极为传神,不仅切合了“冬歌”的主题,还将思妇冬夜赶冬衣的辛劳尽显无余。因为寒冷,“敢将十指夸针巧”的双手不灵活了,但时间紧急,使者马上就要出发,“明朝驿使发”,已经有一些埋怨的意味了。但是,正如陈玉兰在《寄夫》中所说,“夫戍边关妾在吴,西风吹妾妾忧夫”,思妇从自己的冷必然联想起边塞的冷更甚一筹,因此又希望驿站使者早发、快发。这种矛盾心理被诗人刻画得极其传神。读者好像亲眼看见思妇一边呵着手一边抓紧缝制冬衣的情景。“一夜絮征袍”,言简意赅。快要完成时,思妇刚要松口气,却“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又开始着急起来。前往边塞的路途如此遥远,“寒到身边衣到无”呢?这回,思妇担心的是使者走得慢,只希望驿车能抓紧时间。“裁缝寄远道,几日到临洮?”急切的一问中蕴含着浓浓的深情。

《秋歌》是从正面描写思妇对亲人的怀思,而《冬歌》则从侧面入手,把形象刻画和心理描写完美结合起来,塑造出生动的思妇形象,表达了诗的深刻主题。这首诗结构上波澜起伏,波虽起得突然,意却结得深远,让人感到情真意切。

赏析二

此诗是李白所写乐府组诗《子夜吴歌》四首诗中第三首“秋歌”,写的是思妇对出征战士的怀念。诗紧紧扣题,着力描写清秋景色,抓住秋夜月下捣衣这一具有典型意义的场景予以渲染,千家万户的捣衣声声,传出妇女多少哀怨;萧萧的秋风吹不尽怀念玉关的深情。这里,秋月秋声秋风织成浑成境界,见境不见人,而人物俨在,透出无限浓情。因此,诗的末尾自然有力地喊出了平息战争,使良人归来家人团聚的呼声。诗的音调清越明亮,情感委婉深厚,风韵天成。

赏析三

捣衣这种意象的来源,是古代平民衣物多为自制,逮换季之时,为给远人制作征衣,妇女们往往聚在一起捣衣,故而用捣寒衣作为思征人的意象,非自李白始。李白此诗的高明之处,一是将捣衣的地点放在“长安”,二是加以“万户”的修饰,就连都城长安都有千家万户捣衣以思征人,则可见戍卒数量之多,亦可见战事之频仍。唐玄宗开元和天宝初年,虽号盛世,但对外战斗的频密度和规模之大,都已经影响到了千家万户的平民,诗人对这种黩武之反感,就通过这两句诗隐晦地表现了出来。

所以说是隐晦地表现,因为诗人只是反对穷兵黩武而已,并非无原则地“非战”,所以对于战争结束的前景,也是写“何日平胡虏”,而非“何日息战事”。在开篇两句描写出月光下几乎笼罩整个长安城的捣衣声以后,诗人即将“秋风”联系上“玉关情”,点出征戍之苦、之思。结句是这些捣衣妇人希望战胜后“良人罢远征”,却用疑问句来表达,加以“何日”一词,则更显得这种期盼虚无缥缈,丈夫归来遥遥无期,悲伤之情溢于言表。诗虽简洁,而韵味无穷。

赏析四

这首诗通过对妇女为征人赶制冬衣的描写,表现了妇女对征人思念之情。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诗人以景开篇,描写长安城中家家户户的妇女赶制衣服的忙碌场景。“一片月”,表明月光朗照。一片皎洁的月光将夜晚照得如同白昼,趁着这月光,家家户户的妇女们都在忙着为征人赶制冬衣,诗人联想到妇女们一边捣衣一边思念在外远征的丈夫,因而,这砧砧捣衣声包含了多少思妇对远方征人的思念之情啊。

“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这两句承接上文直接抒情,在这明月朗照的秋夜,秋风吹拂,但这清风也吹不掉思妇对征人的思念之情。“吹不尽”,突出了思妇绵长而深沉的思念之情。“总是”二字,使诗中的思念之情更加绵长深远。秋月、秋声和秋风联系在一起,浑然一体,没有一句见思妇,但思妇内心绵绵思愁全包含在了这景中。情景相融,更烘托了思妇的“玉关情”。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诗人在最后两句说出了思妇们的共同心声,什么时候战争才能平息,我的丈夫停止远征呢?这是多么深沉的一问,让人读来荡气回肠,饱含了思妇们对和平的渴望。而以问句结尾,诗人把读者带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本首五言古诗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诗人没有直接抒发自己对停止战争的渴望,而是巧妙地借千万思妇之口表达这一心愿,更具有感染力,读来让人心灵震撼,说服力更强。

《子夜吴歌·秋歌》原文翻译赏析-李白-五言乐府-唐诗三百首

子夜吴歌·秋歌作者简介

李白(701-762)

字号: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

籍贯:祖籍陇西成纪(现甘肃省秦安县陇城)

作品风格:豪迈纵逸

诗人小传: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一说出生于剑南道之绵州(今四川绵阳江油市青莲乡),一说生于西域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五岁时随父迁居绵州,他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也是唐朝最富盛名的浪漫主义大诗人,人称“诗仙”。

李白二十五岁时只身出蜀,漫游各地,曾多次写诗干谒权贵,但未得回应。直至天宝元年(742年),他才因道士吴筠的推荐,被唐玄宗召至长安,供奉翰林,其文章风采名动天下,也深受唐玄宗的喜爱。但玄宗只是待其为文学弄臣,这使志向高远的李白深感痛苦,再加上权贵的谗言,他在京仅三年即弃官而去,继续漫游生涯。安史之乱爆发后,李白投入永王李璘幕府,想要为国效力,但李璘旋因与唐肃宗争位而败死,李白受到牵连,被流放夜郎(在今天贵州境内),途中遇赦,投奔族叔、当涂县令李阳冰,不久去世。

李白为人洒脱不羁,傲视权贵,他的诗歌也鲜明地反映了个性,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形式多变、种类浩繁,想象奇特、气概豪迈、情绪激昂,开创了唐诗一大高峰。从艺术成就来说,他的乐府、歌行及绝句成就最高。其歌行完全打破传统诗歌创作的一切固有模式,空无依傍,笔法多端,达到了任意随性而变幻莫测、摇曳多姿的神奇境界。其绝句自然明快,飘逸潇洒,能以简洁明快的语言以表达无尽情思。贺之章初见即赞其为“谪仙人”,杜甫写诗称其“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唐诗的高峰向来“李、杜(甫)、白(居易)”并称,李白占其魁首。

子夜吴歌·秋歌扩展阅读

子夜吴歌其四

唐·李白

明朝驿使发,一夜絮征袍。素手抽针冷,那堪把剪刀。裁缝寄远道,几日到临洮?

李白《子夜吴歌》共四首,分叙四季,后人有冠以各季之名的,比如“长安一片月”即“秋歌”,上面这首是“冬歌”。秋、冬二歌都写思征人,以抒征戍别离之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