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车行》原文翻译赏析-杜甫-七言乐府-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乐府 时间:2022-09-18 14:11

唐诗三百首第79首杜甫的《兵车行》,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四卷七言乐府。

兵车行作品原文

兵车行

杜甫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

道旁过者问行人,行人但云点行频。

或从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营田。

去时里正与裹头,归来头白还戍边。

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

君不闻汉家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

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

况复秦兵耐苦战,被驱不异犬与鸡。

长者虽有问,役夫敢伸恨?

且如今年冬,未休关西卒。

县官急索租,租税从何出?

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

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兵车行》原文翻译赏析-杜甫-七言乐府-唐诗三百首

兵车行译文注释

译文一

兵车隆隆响,战马萧萧叫,出征兵士个个弓箭挎在腰。

爹娘妻子儿女跟着来送行,尘土飞扬都看不见咸阳桥。

亲人们扯衣跺脚拦路痛哭,哭声悲惨一直冲上九重霄。

道旁过路者询问出征行人,征人说官府征兵特别频繁。

有的十五就去北方守黄河,年到四十还得去河西屯田。

去时年少里长给他包头巾,归来头白又要征调去守边。

边疆争战战士血流如海水,皇帝要开拓疆土还未满足。

你还没听说华山以东的二百多个州,千村万落全长满野草荆杞。

纵使有健壮妇女犁田锄地,可田里禾苗也稀稀零零的。

何况西北秦兵耐苦又能战,被驱使就和那鸡犬无差异。

老人家问起了这些事,我又怎敢申诉心中恨!

比如就像今年冬季里,关西兵卒还征战不休。

县衙急迫地索要税租,无人耕田租税从哪出?

早知生个男孩要遭殃,还不如生一个女孩好。

生女还能嫁给你的近邻,生男要打仗埋骨在荒草。

你还没有看见那青海湖边,自古以来白骨就没有人收。

新鬼旧鬼聚在一起哭喊叫冤,阴雨天气一片鬼哭啾啾!

译文二

车轮在滚动,战马在嘶鸣,行路之人各自腰间都携带着弓箭。父母妻儿追逐着送别,尘埃卷起,遮蔽了咸阳桥。他们牵着亲人的衣服,捶胸顿足地拦在道路上哭泣,哭声直冲云霄。我从道旁经过,问那行路的人到哪里去,行路的人回答说是因为频繁征调兵役的缘故。有的人十五岁便北上河西去防御吐蕃,四十多年后仍然在西北屯田。去的时候还未成年,里正提前给他裹上头巾,回来的时候头发都白了,但仍要继续戍守边疆。

想那边境上因战争而流血,流血都快汇聚成海洋了啊,但是皇帝开疆拓土之心却仍不肯罢休。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山东之地二百余州,千万座村落都人烟稀少,长满了荆棘和杞柳。就算有健壮的妇人可以把着锄头、耕犁劳作,田间的禾苗仍然稀稀落落的。再加上关中的士兵从来就耐于苦战,所以屡次被征发,就像狗和鸡一样被赶来赶去。

作为长者的我虽然提出问题,但那些服兵役的人们又哪敢倾吐内心愤恨呢?就像今年冬天,并没有停止征调关西的士卒,县官着急索取租税,可是无人耕种,租税又从何而来呢?人们这才相信生男不是好事啊,还不如生女儿为好,生下女儿还能嫁给邻居常伴身边,生下男孩却只能埋骨沙场,伴随百草长眠。你不见那青海湖边,自古以来就累累白骨,无人收埋。新鬼愁烦委屈,旧鬼哭泣不休,天色阴沉,雨密气湿,那鬼哭之声是如此地凄厉啊!

注释

辚(lín)辚:车轮转动声,《诗经·秦风·车辚》有“有车辚辚”句。

萧萧:马的嘶鸣声,《诗经·小雅·车攻》有“萧萧马鸣”句。

爷娘:别本作“耶娘”,含义相同。

咸阳桥:指唐都长安附近的便桥,汉武帝所建,故址在今天陕西省咸阳市西南,唐代称咸阳桥,为长安通往西北的必经之路。

干:冲冒。

点行:点名征调军役。

北防河:唐玄宗开元后期,经常征召陇右、关中、朔方诸军集结河西一带防御吐蕃,称“防河”,因其地在长安以北,故言“北防河”。

西营田:古时实行屯田制,军队无战事即耕种,有战事即作战,名为营田,“西营田”是指唐军为防范吐蕃而在长安西北屯田。

里正:唐制,每百户设一里正,负责管理户口、检查民事、催促赋役等。

裹头:裹上头巾。唐时平民男子成年即裹头巾,与古时行冠礼同。

武皇:指汉武帝刘彻,这里是隐指唐玄宗。

山东:指崤山或华山以东地区,约等于今天的山西、河南、河北、山东、安徽、京、津等地。

荆杞(qǐ):指荆棘与杞柳,都是野生灌木。

无东西:不分东西,意为行列不整齐。

秦兵:指关中地区(长安附近)的士兵。

关西:指函谷关以西的地方,亦即秦地。

青海头:指青海湖边,自唐高宗仪凤年间开始,唐和吐蕃经常在这一带交战,唐兵死亡很多。

烦冤:愁烦委屈之意。

啾啾:象声词,形容凄厉的哭叫声。

《兵车行》原文翻译赏析-杜甫-七言乐府-唐诗三百首

兵车行作品鉴赏

赏析一

《兵车行》是一首谴责战争的诗,约作于天宝十年(751)。全诗七言,间用五言,以设问的方式,通过和出征士兵的对话,描绘了出征战士家破人亡的悲惨遭遇,并以“君不闻”、“君不见”两相呼应,使全诗成为一个有机整体,充分表现了诗人对人民在战争中不幸遭遇的同情,抨击了封建王朝的扩边政策。

赏析二

这是杜甫现实主义的名篇,作为其背景,向有两说。一在《杜少陵集详注》中,言:“此为明皇用兵吐蕃而作,故托汉武以讽,其辞可哀也。先言人哭,后言鬼哭,中言内郡凋敝,民不聊生,此安史之乱所由起也。”二在《钱注杜诗》,言:“天宝十载(751年),鲜于仲通讨南诏蛮,士卒死者六万,杨国忠掩其败状,反以捷闻,制大募两京及河南北兵,以击南诏。人闻云南瘴疠,士卒未战而死者十八九,莫肯应募。国忠遣御史分道捕人,连枷送军所,于是行者愁怨,父母妻子送之,所在哭声震野。此诗序南征之哭,设为役夫问答之词……是时国忠方贵盛,未敢斥言之,杂举河陇之事错互其词,若不为南诏而发者,此作者之深意也。”

因为诗中有“北防河”、“西营田”等句,所以当然前一说可信度较大。那么钱谦益所谓“是时国忠方贵盛,未敢斥言之,杂举河陇之事错互其词,若不为南诏而发者”有没有道理呢?我觉得,没有道理,也有道理。所以说没有道理,因为杨国忠“大募两京及河南北兵,以击南诏”,明确是募兵,而诗中所言则是征兵,两种行为对底层人民的影响虽然同样恶劣,但内容是似同实异的,可见杜诗所由来,应当不是征南诏之役。所以说有道理,因为诗中写“武皇开边意未已”,所写的是共性而非简单的某一次征发,吐蕃之战、南诏之役,都可以成为诗人感叹的由来、作品的资料,因此不能完全排斥钱说。

唐初实行府兵制,属征兵性质,由军府所在地从“六品以下子孙及白丁无职役者”中挑选,每三年选拔一次,从21岁开始服役,60岁方可免役,服役期间免本身租调,兵农合一。后来因为均田制的崩坏,农民逐渐无力负担沉重的军役,加上边将苛酷,兵役时间逐渐延长、兵役强度逐渐增强,到唐玄宗时期府兵制就崩溃了,天宝八载(749年),朝廷正式停止府兵,以前只作为征兵制补充的募兵制就此成为主流。观诗中所写,当为征兵,所征皆为农人,乃有“点行频”和“纵有健妇把锄犁”等语。

诗歌所设置的场景,是诗人本身,也即诗中所谓的“道旁行人”和“长者”在咸阳桥附近遇见一群应征的农人,向其询问缘由,农人回复,从而极言征战之苦,进而鞭笞唐玄宗的穷兵黩武。旧谓从“行人但云点行频”,直到“生男埋没随百草”为止,都是农人的哭诉,但观其语气,未必皆为第一人称直言。其实诗歌中对对话的描述从来都是很随意、很活泼的,正不必将此大段全都加上引号,这其中肯定也掺杂了很多诗人本身的感想和插话。杜甫有很多现实主义诗篇,比如《新安吏》、《石壕吏》,就都是用这种叙述、感想和对话相夹杂的手法写成的。

开篇即写路中偶遇,只见“爷娘妻子走相送”,“牵衣顿足拦道哭”,因此诗人停步相问,乃知是因为“点行频”。“或从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营田”一句,历来解为十五岁即始应征,四十岁仍在役中,恐怕不确。首先,按照府兵制的征兵法,一般三到六年一征,一役三年即轮换,虽然后期士兵服役期越来越长,但也应该到不了二十五年之久。其次,这两句是对应着其后“去时里正与裹头,归来头白还戍边”的,前句可解,十五尚未成丁,照理不该应征,但被迫应征,所以要在出行前临时让里正给裹头,但后句便难解了,即便古人寿命短,老得早,也不至于年仅四十便“头白”吧?私以为当解作十五岁开始应征,四十年后仍要应征,出而屯田。十五未成丁即服役,这是提前了服役的年限,五十五岁虽然仍在役中,但头发已白,按例应当在后方做些杂务了,却仍被迫要上前线去屯垦。从少年直到老年,兵役日益沉重、服役期越来越长,这才是导致“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生产生活全被破坏的主要原因。

诗刺时事,不敢直言,所以用汉武帝来隐指唐玄宗,用汉家来隐指唐朝。诗写关中征兵事,开篇即言“咸阳桥”,后又有“秦兵耐苦战”、“未休关西卒”句,但是突然插入“山东二百州”,一可见此非出于关西征人之口,而是诗人的插叙,二可见诗人由小及大,所言乃全国范围内兵役沉重、生产凋敝的现象,而不仅仅是说关中一地。

诗人自关中征兵言起,中插入关东语,然后再回归关中,说“况复秦兵耐苦战”,把眼前所见、亲身所历和更大范围的全国状态完美地揉和为一,既层次分明,又线索明确。唐玄宗时代,府兵制逐渐崩溃,唐的军事实力逐渐衰弱,但对外战争却反而有增无减,包括对契丹、奚、突厥、吐蕃、南诏、大食的战争此起彼伏。唐与吐蕃争夺河西,就根由来看其实不算是侵略、开边的战争,而是不得不为的防御性战争,但因为外交上的失误和西北边将的骄横无谋,屡屡受挫而不知改弦更张,只知道征募兵役,用人命去填出防线,这正是杜诗中所谓的“边庭流血成海水”。因此而造成的恶果,不仅仅诗人目中所见役夫亲人们“牵衣顿足拦道哭”,更加以各地生产遭到破坏,可是即便如此,“县官急索租”,完全不管“租税从何出”,形成恶性循环,对百姓造成了绝大的伤害。“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四句最为沉痛,古人重男轻女,为了所谓的传宗接代,民间皆重生男,但倘若生男而不能保命,那还不如生女呢。兵役之沉重,给社会生活造成的恶劣影响,给百姓造成沉重灾难和心理阴影,都在这四句中表露无疑。

结尾以“君不见”领起,由实入虚,加入诗人的想象,他仿佛能够看到战场上的累累白骨,听到战场上的冤魂哭号,尤其旧鬼而又加新鬼,可见非止一战,战无已时,不见其始,亦难见其终,则沉痛之浓,刺世之深,袅袅余音不绝,不禁使人扼腕而泣下。

此诗章法严密,文辞明白如话,得乐府遗意而无旧乐府之鄙俗,确实是一时佳构。明代胡应麟评价得很准确:“六朝七言古诗,通章尚用平韵转声,七字成句,读未大畅。至于唐人,韵则平仄互换,句则三五错综,而又加以开因,传以神情,宏以风藻,七言之体,至是大备矣……少陵不效四言,不仿《离骚》,不用乐府旧题,是此老胸中壁立处。然风骚、乐府遗意,杜往往得之,太白以《百忧》等篇拟风雅,《鸣皋》等作拟《离骚》,俱相去悬远。乐府奇伟,高出六朝,古质不如两汉,较输杜一筹也……乐府则太白擅奇古今,少陵嗣迹风雅,《蜀道难》、《远别离》等篇,出鬼入神,倘恍莫测;《兵车行》、《新婚别》等作,述情陈事,恳例如见。”

《兵车行》原文翻译赏析-杜甫-七言乐府-唐诗三百首

兵车行作者简介

杜甫(712—770)

字号:字子美,号少陵

籍贯:原籍襄阳(今湖北襄樊),生于河南巩县。

作品风格:沉郁顿挫

诗人小传:

杜甫(712~770年),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祖籍襄阳,生于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是唐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曾担任过左拾遗,因直言进谏,触怒权贵,而被贬为华州参军,后辞官归隐于成都,建草堂而居。剑南节度使严武荐其为属官,杜甫全家因而移居四川奉节,两年后他离开奉节,辗转流离于江陵、衡阳一带,唐代宗大历五年(770年),病逝于湘江的一艘小船中。

杜甫半生漂泊,又经安史之乱,惯见民间疾苦,其忧国忧民的情怀毕见于作品之中。青年时代他亦怀抱大志,与李白等人交游,诗风较为明快、恣意,中年后则变为沉郁顿挫,以古体、律诗见长,风格多样,多涉及社会动荡、政治黑暗和人民疾苦,记录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巨变,因此被誉为“诗史”。尤其在律诗上,他表现出了显著的创造性,积累了关于声律、对仗、炼字炼句等完整的艺术经验,使这一体裁达到完全成熟的阶段。后人也因而赞其为“诗圣”,诗而能成圣者,唯杜甫一人而已。唐诗人元稹评价说:“至于子美,盖所谓上薄风(《诗经》里的国风)、骚(屈原的《离骚》),下该沈(沈佺期)、宋(宋之问),言夺苏(苏味道)、李(李峤),气吞曹(曹操)、刘(刘备),掩颜(颜延之)、谢(谢灵运)之孤高,杂徐(徐陵)、庾(庾信)之流丽,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矣。”

【相关阅读】

更多杜甫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