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古诗翻译赏析-王维-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律诗 时间:2024-05-14 19:35

唐诗三百首第171首王维的《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六卷七言律诗。此诗与岑参同题诗写作视角不同,改以描写天子视朝贯穿全诗。未写早朝具体行事,而是着力于刻画早朝时的新鲜气象与恢弘气势,正大中见精工新丽。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作品原文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

王维

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

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古诗翻译赏析-王维-唐诗三百首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译文注释

译文一

戴红巾的卫士手执更筹报晓,尚衣官才给皇帝送上翠绿皮衣。

九重的皇宫打开了金红宫门,万国的使臣都躬身朝拜皇帝。

日光初照遮阳的掌扇在移动,香烟缭绕着皇袍上面绣龙飘浮。

早朝结束还须为皇帝写诏书,佩玉叮当贾至回到凤凰池头。

译文二

戴着红头巾的“鸡人”传唱报晓,尚衣局的宫人才刚呈上绿色裘衣。仿佛天庭一般的宫殿敞开了南门,四方的官长都向皇帝跪拜行礼。阳光才刚照临,障扇因之而动,殿上的香烟想要依傍着衮服上的龙形而漂浮。早朝结束后,需要裁剪五色纸做诏书,于是剑佩声就回到了凤凰池畔。

注释

绛帻鸡人:绛帻是指大红色的头巾,古代宫中于天亮时,有头戴红巾的卫士于朱雀门外高声唱时,以警百官,因似雄鸡报晓,故称“鸡人”。

晓筹:这里筹是指更筹,即夜间计时用的竹签,晓筹即清晨的更筹。

尚衣:官名,隋唐时有尚衣局,掌管皇帝的衣服。

翠云裘:饰有绿色云纹的皮衣。

九天阊阖:九天是指天分九重或云九野,《吕氏春秋·有始》谓:“中央曰钧天,东方曰苍天,东北曰变天,北方曰玄天,西北曰幽天,西方曰颢天,西南曰朱天,南方曰炎天,东南曰阳天。”扬雄《太玄·太玄数》谓:“九天:一为中天,二为羡天,三为从天,四为更天,五为睟天,六为廓天,七为减天,八为沉天,九为成天。”这里是比喻皇宫如同天宫一般。阊阖是传说中天宫的南门,后也用来借指皇宫的正门。

冕旒:古代大夫以上所戴的礼冠,顶有延,前有旒,故曰“冕旒”。《周礼·夏官·弁师》云天子之冕十二旒、诸侯九、上大夫七、下大夫五。后用来专指皇冠,并借指皇帝、帝位,沈约《劝农访民所疾苦诏》即有“冕旒属念,无忘夙兴”句。

仙掌:掌为掌扇之掌,也即障扇,宫中的一种仪仗,用以蔽日障风。

衮龙:犹卷龙,指皇帝的龙袍。

五色诏:晋陆翙《邺中记》载,石虎诏书用五色纸,著凤雏口中,后世遂以之指代诏书。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古诗翻译赏析-王维-唐诗三百首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作品鉴赏

赏析一

王维这首和诗与上首诗不同之处在于着重铺陈渲染早朝的庄严隆重和华贵气象。首联从准备早朝写起,以绛绩鸡人报晓,尚衣官频频进送皇服渲染早朝的忙碌情景。然后写早朝的浩大气派和隆重景象。宫门大开,万官朝拜,春日灿烂,香烟飘浮,极写朝见的盛况。本诗以气象取胜。

《早朝大明宫》是贾至的原作,此诗为岑参紧扣贾诗而作。附贾至的《早朝大明宫》:

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

千条弱柳垂青琐,百啭流莺绕建章。

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

共沐恩波凤池里,朝朝染翰侍君王。

赏析二

此诗与前一首岑参的诗相同,都是对于贾至《早朝大明宫呈两省僚友》的和作。我们对比三首诗,可以看出着眼点是不尽相同的。贾诗所言,大抵是指自身,自己如何烧烛待晓,如何经过长安街道前往皇城,如何佩剑而登丹墀,如何“身惹御炉香”,如何沐浴恩泽,从而忠诚耿耿地侍奉君王。诗中弥散着淡淡的自鸣得意,格局偏小,格调也不算高。相比之下,岑参之诗几乎句句扣住原诗,但又有所修改和生发,“千钟”、“旌旗”等词汇将眼光放诸百官身上,而非专注一人,只在尾联才谈及贾至其人和其诗,无疑就眼光、笔力、气魄而言,岑诗要在贾诗之上。

王维诗却又别出心裁,前三联都抛却百官而落笔君王。岑参云“鸡鸣”,王维却说“鸡人报晓筹”,开篇就舍去对长安都市、宫殿之外的描写,而直指宫廷。接着尚衣进裘,宫门大开,衣冠跪拜,似乎都是从君王的视角去观察整场朝会。而“仙掌动”、“香烟浮”,也皆注目殿上。可以说,贾诗、岑诗所言早朝,都只写了一个泛泛的场面,甚至只描写了前奏,而未及其过程,从王诗中却可见过程中因红日初升,于是障扇移动,时间是流逝的,而非定格于百官登墀那一片刻。因是和诗,尾联便转向贾至,但不是泛泛地言沐恩和报效,也不赞其诗为“阳春”,却写贾至归至中书省草诏,落笔在原诗人的职能方面,格局又非前两诗所可相提并论。

所以王维的和诗不但在三篇和诗中最佳,而且远远高过贾至原诗,气魄、格局,乃至格调都超过不止一筹。尤其颈联“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一句,最显宏大,甚至有宰相气度。而且贾诗、岑诗都只是泛泛而言早朝,放在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时期,都可通用,王诗则不同,“万国衣冠”句凸显出盛唐的雄伟、强盛和气概恢弘,包容一切。德被万方,万国来朝,四方君长都服从于中华天子,在中国历史上也只有强汉、盛唐达到过此种高度,此外或受外族欺凌,或封闭自守,或直接为外族所窃据,是都无法移用的。王维此诗正是因为写出了盛唐气象,所以才万古传诵,成为宫廷诗中难得一见的佳作。

顺便一提,结句“佩声”或云是指环佩,但观贾至原诗和岑参和诗即可知,应指官僚士大夫的“剑佩”,也即宝剑上的饰品。明人顾璘在《批点唐音》中评此诗,说“盖气象阔大,音律雄浑,句法典重,用字清新,无所不备”,但“犹未全美,以用衣服字太多耳”,此言非常中肯。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古诗翻译赏析-王维-唐诗三百首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作者简介

王维(701-761)

字号:字摩诘

籍贯:太原祁(今山西祁县)

作品风格:清淡自然,辞秀调雅

诗人小传:

王维(701年~761年),字摩诘,祖籍太原,父辈迁居蒲州(今山西省永济县),是唐代最著名的诗人之一。他于开元九年(721年)中进士,旋任大乐丞,因故谪为济州司仓参军,后归长安。安史乱之前,王维累官至给事中,他一方面对当时官场感到厌倦和担忧,另一方面却又恋栈怀禄,不能决然离去,于是随俗浮沉,长期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

王维诗画俱佳,也通音律。他在诗歌上的成就很高,无论边塞诗还是山水诗,各类主题皆有佳作,苏轼赞为“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王维中后期诗作多描摹田园景物,再加上诗中浓厚的隐逸思想,上继陶渊明、谢灵运,下开一代风气,与孟浩然并称“王孟”。此外,他本人笃信佛教,诗中也多有反映,后人称其为“诗佛”。

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扩展阅读

奉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

唐·杜甫

五夜漏声催晓箭,九重春色醉仙桃。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朝罢香烟携满袖,诗成珠玉在挥毫。欲知世掌丝纶美,池上于今有凤毛。

和贾至《早朝大明宫呈两省僚友》的诗,流传下来共有三首,即岑参、王维、杜甫所作,可以说各有千秋,各有风味,但都较贾至原诗为高。杜甫此诗,不再将重点放在早朝上,从颈联起,便转向文艺,赞美贾至文采出众,原诗高致,又与岑诗、王诗相异。相比之下,岑参和诗太注重原诗的原意原味,王诗和杜诗则都有所跳出和生发。

更多王维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