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古诗翻译赏析-高适-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律诗 时间:2024-05-14 19:24

唐诗三百首第169首高适的《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六卷七言律诗。诗人为遭贬的朋友送行,妙在一诗同赠分贬二地的两个人,并且分疏得当,非常难得,是送别诗中的翘楚。诗以反问嗟叹而起,“意何如”三字,至微至隐,无限含蓄,惜别之意浩然而生。三、四联两两分写,承首联“问谪居”而出,“巫峡啼猿”、“白帝城”切李少府贬峡中,“衡阳归雁”、“青枫江”则写王少府贬长沙,以贬途中景色之凄凉寓伤别之悲情,意象两相交错,交互回荡,形成凄凉怅惘的况味。尾联合写,响应首句,表达劝勉之意,但似怨似嘲,大无聊赖。全诗章法严密,一气舒卷,格调高华朗曜。

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作品原文

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

高适

嗟君此别意何如,驻马衔杯问谪居。

巫峡啼猿数行泪,衡阳归雁几封书。

青枫江上秋帆远,白帝城边古木疏。

圣代即今多雨露,暂时分手莫踌躇。

《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古诗翻译赏析-高适-唐诗三百首

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译文注释

译文一

感叹离别不知你们心情如何?停住马饮酒莫问贬官的去处。

巫峡猿啼令人洒下几行清泪,衡阳归雁莫忘为我捎来音书。

秋日青枫江上孤帆远远飘去,白帝城边黄叶飘零古木稀疏。

圣明朝代如今定会多施雨露,暂时分手你们不要苦闷忧愁。

译文二

可叹你们当此分别之际,心情究竟如何呢?我停下马来,举杯相饯,探问你们贬谪的处所。想那峡中,巫峡上有猿猴哀啼,引人落下几行清泪,而衡阳有回雁峰,归雁北还,又能带回几封书信呢?衡阳的青枫江上,秋来船帆直航远方,峡中的白帝城旁啊,千年古木也已荒疏。好在如今是圣明时代,君王多施恩泽,我们只是暂时分手罢了,你们可千万不要悲伤犹豫啊!

注释

峡中:在今天重庆市巴南区西面。

意何如:心情如何。

谪居:指被贬谪的处所。

青枫江:在今天湖南省长沙市附近。

雨露:雨和露,比喻恩泽。

《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古诗翻译赏析-高适-唐诗三百首

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作品鉴赏

赏析一

题中所言“李少府”、“王少府”,名皆不详,少府即县尉,料两人本为朝官,因事被贬出外地为县尉,高适前往送行,乃作此诗。今人周勋初定此诗作于唐肃宗至德三年(758年),时高适在洛阳任太子少詹事。

一诗而分送两人,两人所往又不相同,这种题材是非常新颖的,料两人因同一事被贬,又同日离开西京长安或东都洛阳,故能为此。开篇即询问二人此去心情如何,再言自己“驻马衔杯问谪居”,则诗人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也因此而引出下文。中两联分写二人贬谪处景物,然后尾联收束,又加安慰和勉励,不要踌躇惶恐,想来你们必有再沐恩泽,被君王重新起用之日。就结构而言,四平八稳,无新奇处,却也无丝毫弊病。

高明的是中两联寓情于景,相互对比而又相互勾联,是文眼所在。颔联先言巫峡,是送别“李少府”,再言衡阳,是送别“王少府”。峡中之名,即来于巫峡,巫峡首尾一百六十里,峡中正处其中故也,故论峡中,即言巫峡。巫峡山上多猿,《水经注·江水》曾引民谣,云:“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诗中即用此典,说李少府此去峡中,料将闻猿啼而落泪吧。衡阳在长沙南,有回雁峰,据传大雁南飞至此即还,诗人乃用此说,言王少府此去长沙,不知还能托鸿雁寄回几封书信啊。出句言中途悲怆,对句言书信难寄,巧妙地嵌以地方特色、传说典故,则将深情寓之于想象之景,文意既迷离恍惚,文气复萧瑟哀伤,而情感自绵绵不绝。尤其泪而言“数行”,以对书而言“几封”,以多对少,确实是佳构天成。

颈联继续写景抒情,诗人送二人远去,但见“秋帆远”而“古木疏”,却不道眼前,反说是去处,青枫江以呼应上联之衡阳,白帝城以呼应上联之巫峡,而并有萧瑟悲凉之意。《楚辞·九辩》中有“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客心”,或即借用此意。

清初叶燮在《原诗》中,曾经指责此诗中间两联连用四个地名太多,沈德潜在《唐诗别裁集》中也说:“连用四地名,究非所宜。”或谓此诗感情真挚,气势健拔,故连用四地名不但不为病,反而使得意境更为开阔。其实大可不必讳言,病就是病,虽然并非大病,但盛唐时格律诗才刚成型,尚未完善,有种种后世所不能忍之病,放在当时,只是一种探索中必然出现的失误而已,既不必一棍打杀,也不必视而不见。总之,此诗虽有小病,却瑕不掩瑜,气势既雄,情感又深,正如《唐宋诗举要》中引晚清吴汝纶所评:“一气舒卷,复极高华朗曜,盛唐诗极盛之作。”

赏析二

这是作者为两位被贬官的友人而写的送别诗。被送者一位去四川,所以写巫峡猿啼,白帝城树木凋零;一位贬湖南,所以写云中衡阳归雁,青枫江上秋帆。作者准确地按照地点写景,并在景色中寄寓愁情离恨。全诗抒情写景,有分有合,首尾合写,中间分写,结构严密。

这是诗人送别两位被贬友人而作,描写了两位友人在旅途中将遇到的艰辛,对两位友人表示同情、关切,并给予安慰和鼓励。全诗情景交融,情意深厚。少府,唐时县尉的别称。李、王二人事迹不详。峡中,此指夔州巫山县。

首联总写诗人对李、王二少府二位友人遭受贬谪的关切和同情之心。诗一开篇就以强烈的感情,给读者以深刻的印象。“嗟君此别意何如”以问句开始,“嗟”意思是说叹息之声,置于句首,贬谪分别时的痛苦,溢于言表。“此别”、“谪居”四字,又不着痕迹地点出标题中的“送”和“贬”。“驻马衔杯问谪居”写诗人在送别之地下马,为李、王二少府举杯饯别,谈论二人贬谪的地方。

中间两联针对李、王二少府的处境,双双分写。颔联上句“巫峡啼猿数行泪”,写因为李少府被贬峡中,诗人想起古民谣“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的说法,联想到李少府在峡中的荒凉之地可能听到凄厉的猿啼声,不由得留下了眼泪;“衡阳归雁几封书”写因为王少府被贬长沙,诗人由长沙想到衡阳的回雁峰,嘱咐王少府到长沙后多写信。

颈联上句“青枫江上秋天远”是诗人想象长沙青枫江的风光,是再写王少府;下句“白帝城边古木疏”是诗人想象白帝城(在夔州,当三峡之口)的风光,是再写李少府。诗人准确地写出二人所去之地的风光,将内心的愁情别恨寄予景色之中。

尾联两句“圣代即今多雨露,暂时分手莫踌躇”,是诗人对二位友人的劝慰之辞。同时,诗人对前景作了乐观的展望:此次遭贬,我们的分别都只是暂时的,你们不要踌躇不前,重归之日不久就会到来。至此,全诗结束,既照应了首联,又给读者留下想象的余地。

《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古诗翻译赏析-高适-唐诗三百首

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作者简介

高适(702—765)

字号:字达夫,一字仲武

籍贯:德州蓨县(今河北景县)

作品风格:笔力雄健,气势奔放

诗人小传:

高适(700年~765年),字达夫、仲武,沧州(今河北省景县)人,是唐代著名的边塞诗人。他少年孤贫,爱交游,有游侠之风,二十岁西游长安,功名未就而返,后在蓟北体验了边塞生活。他曾漫游梁、宋,与李白、杜甫等人结下亲密友谊。天宝八载(749年),经睢阳太守张九皋推荐,五十岁的高适应举中第,授封丘尉,不久辞官,入陇右、河西节度使哥舒翰幕为掌书记。安史之乱后,他曾担任过淮南节度使、彭州刺史、蜀州刺史、剑南节度使等职,官至左散骑常侍,故世称“高常侍”。

高适与岑参并称“高岑”,为盛唐边塞诗人的魁首,他的作品笔力雄健,气势奔放,洋溢着盛唐所特有的奋发进取、蓬勃向上的时代精神。因为心理较为粗放,性格率直,故其诗多直抒胸臆,或夹叙夹议,较少用比兴手法。

更多高适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