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曲》(生怕芳樽满)原文翻译赏析-纳兰性德诗词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7-08 20:36

《金缕曲》(生怕芳樽满)作品原文

金缕曲

清代:纳兰性德

生怕芳樽满。

到更深、迷离醉影,残灯相伴依旧回廊新月在,不定竹声撩乱。

问愁与、春宵长短。

人比疏花还寂寞,任红蕤、落尽应难管。

向梦里,闻低唤。

此情拟倩东风浣。

奈吹来、余香病酒,旋添一半。

惜别江郎浑易瘦,更著轻寒轻暖。

忆絮语、纵横茗碗。

滴滴西窗红蜡泪,那时肠、早为而今断。

任枕角,欹孤馆。

《金缕曲》(生怕芳樽满)原文翻译赏析-纳兰性德诗词

《金缕曲》(生怕芳樽满)注释译文

【注释】

①胳宾王《别李娇得胜字》:“芳尊徒自满,别恨转难胜。”

②迷离:《词汇》作“瞢腾”。

③吕群《题寺壁二首》之一:“赖有残灯火,相依坐到明。”

④愁:汪刻本双行小字校“谁”。

⑤人比疏花还寂寞:《今词初集》等作“燕子楼空弦索冷”。

⑥“任红蕤、落尽应难管”:《今词初集》等作“任梨花、落尽无人管”,《昭代词选》作“便梨花、落尽无人管”。

⑦“向梦里,闻低唤”:《今词初集》等作“谁领略,真真唤”,《词雅》作“向梦里,闲低唤”。王彦泓《满江红》:“几度卸妆垂手望,无端梦觉低声唤。”

⑧拟倩:《词汇》等作“拟向”。

⑨旋添:《今词初集》等作“还添”。

⑩江郎浑易瘦:《今词初集》等作“江淹消瘦了 ”。

(11)更著:《今词初集》等作“怎耐”,《词汇》等作“怎奈”。王诜《玉楼春》:“轻寒轻暖夹衣天,乍雨乍晴寒食路。”

(12)任枕角:汪刻本等作“任角枕”。

【译文】

最怕夜深人静时候,残灯光影里,酒杯又被斟满。新月依旧照回廊,风摇翠竹的声音撩得人心乱如麻。在无眠中,春夜越发漫长,而愁思比春夜更长。庭花稀疏,一派寂寞模样,而人比花更寂寞,无可奈何地看着花儿飘散落尽。一会儿又到梦里,倾听你轻声的呼唤。多么希望春风能吹散愁绪,怎奈风带来花的余香,加深了我的醉意。与你生死悬隔之后,我日渐消瘦,更何况现在是乍暖还寒时候,身体更难禁受。回想同你饮茶低语,温馨无限。西窗之下,红烛流下一滴滴红色的眼泪,我愁肠寸断,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斜靠着枕头,无望地思念着。

《金缕曲》(生怕芳樽满)原文翻译赏析-纳兰性德诗词

《金缕曲》(生怕芳樽满)赏析评点

【赏析】

此词为悼亡之作,作于康熙十七年(1678年)春,其时卢氏去世尚不满一年。

词写孤馆春寒,肠牵梦断,独自难以成眠。借酒消愁,图一醉而不得,停灯向晓,抱影望月,忆及往日情事,不胜物是人非之感。“回廊”于词中反复出现,当是承载着词人温馨的记忆。然而此时,惟有新月相伴了。窗前絮语,书房赌茶,曾带来多少慰藉,如今也只剩下无数凄寒。

【汇评】

赵秀亭、冯统一《饮水词笺校》:“此词初见《今词初集》,字句与《通志堂集》多异文,看‘校订’即可知。然此词所怀何人,甚至是男是女,读《通志堂集》本,似欠明晰。看《今词初集》之异文,则可爽然。‘燕子楼空弦索冷’,‘谁领略,真真唤’之辞,皆切恋人亡逝事,可知此词原为悼亡之作。然卢氏卒于康熙十六年夏,词有‘春宵长短’句,词之作期,须在康熙十七年春。此词又见《古今词汇》,《古今词汇》刊于康熙十八年,亦可证必为十七年作。……《今词初集》与卓氏《古今词汇》收此词之字句几无区别,原因即在此。以古书序跋署时判断刊行时间或收栽作品时限,往往有误,此亦一例。”

盛冬玲《纳兰性德词选》:“远行归来,与家中亲人久别重逢,灯下相对,欣慰之余,言及客况难堪,相思情深,或者小有嘘唏,毕竟温情为多。唐人所谓‘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盼望的就是这种境界。容若这阕《金缕曲》却云‘忆絮语、纵横茗碗。滴滴西窗红蜡泪,那时肠、早为而今断’,原来正当剪烛西窗,对面絮语之时,又已在为即将到来的下一次离别而伤心了。在孤馆独宿,离思缭乱之时忆及当初的这一景象,更觉情多恨深,因欲‘问愁与、春宵长短’。”

《金缕曲》(生怕芳樽满)原文翻译赏析-纳兰性德诗词

【延伸阅读】

◎芳尊徒自满,别恨转难胜。(唐骆宾王《别李峤得胜字》)

◎怕梨花落尽成秋色。(宋姜夔《淡黄柳》)

更多纳兰性德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