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韩谏议注》古诗翻译赏析-杜甫-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古诗 时间:2024-05-14 16:38

唐诗三百首第57首杜甫的《寄韩谏议注》,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三卷七言古诗。

寄韩谏议注作品原文

寄韩谏议注

杜甫

今我不乐思岳阳,身欲奋飞病在床。

美人娟娟隔秋水,濯足洞庭望八荒。

鸿飞冥冥日月白,青枫叶赤天雨霜。

玉京群帝集北斗,或骑麒麟翳凤凰。

芙蓉旌旗烟雾落,影动倒景摇潇湘。

星宫之君醉琼浆,羽人稀少不在旁。

似闻昨者赤松子,恐是汉代韩张良。

昔随刘氏定长安,帷幄未改神惨伤。

国家成败吾岂敢,色难腥腐餐枫香。

周南留滞古所惜,南极老人应寿昌。

美人胡为隔秋水,焉得置之贡玉堂。

《寄韩谏议注》古诗翻译赏析-杜甫-唐诗三百首

寄韩谏议注译文注释

译文一

今天我心中不快思念岳阳,心想奋飞但有病只能卧床。

思念友人偏偏远隔着秋水,在洞庭洗脚遥望四面八方。

鸿雁飞向远方日月放光芒,青青枫林飞红叶天降寒霜。

玉京里的神仙们群集北斗,有的乘坐麒麟有的骑凤凰。

芙蓉作旌旗在烟雾中起落,晃动的身影倒映摇动湘江。

众星神个个痛饮琼浆玉液,只有那飞仙人却不在身旁。

好像那从前的仙人赤松子,又像是功成隐退的韩张良。

过去曾跟随刘邦平定长安,帷幄不曾改变神情好惨伤。

国家的治乱安危怎能忘怀,腥腐难闻还是吃枫叶清香。

滞留洛阳未加封千古遗憾,南极老人应该是福寿安康。

友人为什么还被秋水阻隔,怎么能让他置身朝廷之上?

译文二

今天我不快乐,因而想念起了远在岳阳的你来,身体想要腾飞而起,前往岳阳,奈何却病倒在床上。你便似那窈窕的美人,与我相隔秋天的江水,你在洞庭湖中洗涤双足,眼望着四野八荒。如同鸿雁飞向远空啊,日月是如此的清白,青色的枫叶已经变红了呀,天上开始降霜。

群仙汇聚在北斗星畔,朝拜玉京,有的骑着麒麟,有的骑着凤凰。描绘着芙蓉花的旌旗在烟雾中飘扬,群仙的倒影在潇水和湘水中荡漾。星宫中的君王痛饮琼浆玉液而醉倒,身披羽衣的侍从稀少啊,并不在他身旁。恍惚听闻过去的赤松子,他所带走的是汉代的韩人张良。张良当初跟随刘邦平定天下,定都长安,决胜千里的军帐仍在,功臣却已不见,怎不令人神色凄惨、哀伤?他不敢妄议国家的未来,只是厌恶那腥臊腐臭的现实,宁可退隐去服食枫香。

想当初太史公司马谈滞留洛阳,不能参与封禅,为此而千古惋惜,和你的遭遇不是很相似吗?为了国家继续太平下去,仿佛美人的你为什么要远远相隔秋天的江水呢?要怎样才能让你继续为朝廷出力呢?

注释

韩谏议注:指韩注,生平、字号均不详,可能居住在岳阳,谏议指谏议大夫。

濯(zhuó):洗。

鸿飞冥冥:典出西汉扬雄《法言·问明》,有“鸿飞冥冥,弋人何篡”句,意为大雁飞向远空,猎人怎能捕取,实指贤人避祸。

翳(yì):遮蔽。

琼浆:玉液,指美酒。

羽人:穿着羽衣的人,指仙人。

赤松子:上古传说中的仙人,《列仙传》载:“赤松子者,神农时雨师也,服水玉以教神农,能入火自烧。往往至昆仑山上,常止西王母石室中,随风雨上下……”

韩张良:张良字子房,为汉代开国功臣,因为他本是韩国公族,故称韩张良。《史记·留侯世家》载张良“愿弃人间事,从赤松子游耳”。

帷幄:指军帐,《史记·太史公自序》有“运筹帷幄之中,制胜于无形”句。

国家成败吾岂敢:化用诸葛亮《出师表》中“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句意。

餐枫香:指归隐,因为道家习以枫香就丹药而服。《尔雅》注:“枫似白杨,叶圆而岐,有脂而香,今之枫香是也。”

周南留滞:周南即洛阳,《史记·太史公自序》载:“是岁,天子始建汉家之封,而太史公(指司马谈)留滞周南,不得与从事。”

南极老人:传说中的仙人,即后来所谓的寿星,据说见此星则天下太平。

玉堂:汉代宫殿,在未央宫内,这里是指朝廷。

《寄韩谏议注》古诗翻译赏析-杜甫-唐诗三百首

寄韩谏议注作品鉴赏

赏析一

唐朝自玄宗天宝年间由盛转衰,安史之乱是社会矛盾的一场总爆发,并非偶然现象,因而动乱虽被平定,国家政治、经济却持续地滑坡,肃宗、代宗皆中平之主,也根本无力扭转颓象。杜甫此诗就写于这一背景下,他借着对好友韩注的思念和祝愿,委婉地表达出对现实的不满,以及对国家前途的忧虑。

此诗有两大特色,一是继承楚辞以来的香草美人之喻,诗的第三句即将韩注比为美人,以其“濯足洞庭望八荒”的形象,赞颂他品格高尚,志向高远,结尾倒数第二句再用此喻,遥相呼应。二是中段突然跳脱,铺排游仙之语,以此来暗喻朝廷的昏暗,群小聚集,正人去职。“玉京群帝集北斗”,北斗所在为传说中的天之正中、天之极,古人观星,觉北斗自旋,而群星皆围绕北斗而转,所以常将北斗比拟为人间天子。后句“星宫之君”当即指北斗星君,暗喻时君(唐代宗),这位君王只知醉饮,身旁都是些“或骑麒麟翳凤凰”的倖进小人,作为贤臣代表的“羽人”不仅稀少,而且还“不在旁”。那么“羽人”哪里去了呢?诗人说正如当年跟随赤松子而去的张良一般,是因为“色难腥腐”,所以才“餐枫香”,隐居去了呀。此亦暗指韩注,说他有张良一般的才能和功绩,能够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他不是觉得国家没有前途才去隐居的,而只是看不惯那些小人嘴脸,才最终飘然而去。

诗人在赞颂了韩注的才能和气节之后,笔锋却突然一转,反而规劝起韩注来。他用当年司马谈“周南留滞”,作为史官没能赶上国家重典的封禅大礼,从而引发后人的惋惜为例,提醒韩注,你既然有此才能,当此危局,又怎能撒手不理呢?将来会不会因此而后悔呢?“南极老人应寿昌”,旧谓指国运未衰,所以希望韩注可以再次出山,但观其上下文,以及杜甫对现实的鞭笞,恐怕含义正好相反。杜甫认为,国运已衰,但作为忧国的志士,却希望它“应寿昌”,为此我们必须付出自己的努力,而不应如美人般远离朝廷,远涉江湖。所以前面才会化用诸葛亮《出师表》中所言,大有知其不可为而强为之的决心和正气。全诗严缜细密,似乎写得隐晦曲折,其实直坦胸怀,而且格调清新激昂,铿锵有力,读来使人热血如涌。

我们更深一层地去考虑问题,写此诗时,杜甫也已弃官而退,飘零江湘,而且“病在床”,他鼓励韩注为了理想去继续奋斗,再次出山为朝廷贡献心力的同时,也是以此在激励自己奋发向上吧。

赏析二

此诗是唐代宗大历二年(767)杜甫在夔州时写给韩注的。本诗所写的韩注,曾经替唐室出力,后遭排挤,安史之乱后隐居衡山。杜甫在本诗中对韩注的遭际表示惋惜,对当时的权臣排挤贤才表示愤懑,并希望朝廷能重用韩注这样的人才。对韩注惋惜,为韩注呼吁,其实也是诗人自己心怀的表露。全诗借仙家情景作比喻,朦胧缥缈,隐约见意。

本诗是唐代宗大历二年(767年)杜甫在夔州时写给韩注的。诗人以神奇浪漫的手法,把韩注喻为神仙赤松子,把朝廷近侍贵臣喻为玉京群仙,借以表现当时权臣对贤才的排挤,表达了诗人对韩注遭际的同情和对国事的关心。标题中的“韩谏议注”,谏议是官名,韩是姓,注是名。生平不详。

全诗一共可分为四段。前六句为第一段,写诗人对远在洞庭的韩注与日俱增的思念之情;接下来的六句为第二段,写在朝廷小人得势、奸臣当道的情形下,韩注不肯与奸佞同流合污,早已罢官离朝;从“似闻”以下六句为第三段,写出韩注罢官的原因,并把他比做张良,借以歌颂他的高洁品格;最后四句是第四段,抒发了诗人自己的感想:诗人希望韩注能重新回到朝廷,为国效力。

本诗结构严密,构思严谨,格调清新,写法隐晦,意境含蓄,若非反复吟咏,实难体会其中之韵味。

《寄韩谏议注》古诗翻译赏析-杜甫-唐诗三百首

寄韩谏议注作者简介

杜甫(712—770)

字号:字子美,号少陵

籍贯:原籍襄阳(今湖北襄樊),生于河南巩县。

作品风格:沉郁顿挫

诗人小传:

杜甫(712~770年),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祖籍襄阳,生于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是唐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曾担任过左拾遗,因直言进谏,触怒权贵,而被贬为华州参军,后辞官归隐于成都,建草堂而居。剑南节度使严武荐其为属官,杜甫全家因而移居四川奉节,两年后他离开奉节,辗转流离于江陵、衡阳一带,唐代宗大历五年(770年),病逝于湘江的一艘小船中。

杜甫半生漂泊,又经安史之乱,惯见民间疾苦,其忧国忧民的情怀毕见于作品之中。青年时代他亦怀抱大志,与李白等人交游,诗风较为明快、恣意,中年后则变为沉郁顿挫,以古体、律诗见长,风格多样,多涉及社会动荡、政治黑暗和人民疾苦,记录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巨变,因此被誉为“诗史”。尤其在律诗上,他表现出了显著的创造性,积累了关于声律、对仗、炼字炼句等完整的艺术经验,使这一体裁达到完全成熟的阶段。后人也因而赞其为“诗圣”,诗而能成圣者,唯杜甫一人而已。唐诗人元稹评价说:“至于子美,盖所谓上薄风(《诗经》里的国风)、骚(屈原的《离骚》),下该沈(沈佺期)、宋(宋之问),言夺苏(苏味道)、李(李峤),气吞曹(曹操)、刘(刘备),掩颜(颜延之)、谢(谢灵运)之孤高,杂徐(徐陵)、庾(庾信)之流丽,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矣。”

更多杜甫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