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引赠曹霸将军》古诗翻译赏析-杜甫-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古诗 时间:2024-05-14 16:37

唐诗三百首第56首杜甫的《丹青引赠曹霸将军》,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三卷七言古诗。

丹青引赠曹霸将军作品原文

丹青引赠曹霸将军

杜甫

将军魏武之子孙,于今为庶为清门。

英雄割据虽已矣,文采风流今尚存。

学书初学卫夫人,但恨无过王右军。

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

开元之中常引见,承恩数上南薰殿。

凌烟功臣少颜色,将军下笔开生面。

良相头上进贤冠,猛将腰间大羽箭。

褒公鄂公毛发动,英姿飒爽来酣战。

先帝御马玉花骢,画工如山貌不同。

是日牵来赤墀下,迥立阊阖生长风。

诏谓将军拂绢素,意匠惨淡经营中。

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

玉花却在御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

至尊含笑催赐金,圉人太仆皆惆怅。

弟子韩幹早入室,亦能画马穷殊相。

幹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

将军画善盖有神,必逢佳士亦写真。

即今漂泊干戈际,屡貌寻常行路人。

途穷反遭俗眼白,世上未有如公贫。

但看古来盛名下,终日坎壈缠其身。

《丹青引赠曹霸将军》古诗翻译赏析-杜甫-唐诗三百首

丹青引赠曹霸将军译文注释

译文一

将军本是魏武帝的子孙,现在却沦落到清寒之门。

英雄割据的伟业虽过去,文采风流至今有人继承。

学习书法初学卫铄夫人,只恨自己没超过王右军。

专心绘画不知老年将到,功名富贵如同身外浮云。

开元年间常被皇帝召见,受皇恩数次登上南薰殿。

凌烟阁的功臣像已脱色,将军重画又别开新生面。

良相头上戴着文官礼帽,猛将腰间佩挂大羽长箭。

褒国公鄂国公毛发飘动,英姿飒爽好像正在酣战。

先帝的宝马名作玉花骢,多少画师都没有画成功。

这一天牵到宫殿台阶下,昂首站立宫门四蹄生风。

皇帝命你在素绢上描绘,匠心独运煞费苦心构思。

一会儿在宫中出现真龙,把万代的凡马洗涤一空。

这幅画悬挂在玉榻之上,榻上庭前两马一模一样。

皇上含笑催令赏赐金银,圉人太仆都很惊讶惆怅。

弟子韩干是你得意门生,也能画马穷尽各种形象。

韩干只能画肉不会画骨,竟使得画中马神韵难存。

将军善于画马在于传神,定要遇到高士才会写真;

于今在战乱中漂泊之际,才常常描绘一些平常人。

穷途末路反遭俗人冷眼,世上没人像你这样清贫。

看从古至今有多少名人,终生坎坷失意困苦缠身。

译文二

曹将军是魏武帝曹操的后裔,但到了今天已经成为普通寒门了。英雄割据的史事虽然已成陈迹,但文采风流却一直遗传到如今。将军最早学习卫夫人书法,只可惜还不能超过王羲之。他热爱绘画,不知老之将至,世俗的富贵对于他来说,也如同天边浮云一般。开元年间,他经常受到天子召见,承受恩泽,多次前往南熏殿见驾。因为凌烟阁上的功臣画像已经褪色,所以请将军大笔一挥,使功臣们得以回复原有面貌。良相头上的进贤冠、猛将腰间的大羽箭,全都历历如新,褒国公、鄂国公这些猛将须发如在飘拂,仿佛英姿飒爽地正在酣战。

先帝有一匹御马名叫玉花骢,画工很多,可是描绘起来竟然全都不同。那一天把玉花骢牵到宫殿台阶之下,精神抖擞地站立在宫门之前,先帝下诏命将军拂拭素绢,写真画像,于是将军费尽心思仔细布局、详细描绘,转眼画成,仿佛九天上真龙就此出现,把古往今来的凡马全都压倒。玉花骢就像是重现在御榻上的画卷之中,于是御榻和庭前,两马遥遥相对。天子露出微笑,催促下人赏赐将军金帛,使得那些养马的官员全都怅然若失。将军有个弟子名叫韩幹,很早就已经登堂入室了,他也善于描绘马匹的各种形象。可是韩幹画马喜欢画肥壮肌肉,却忽视骨骼的精奇,白白使得好马丧失精神和气概。

将军的绘画能够描出神韵来,所以遇见风采俊朗之士,也必定要为之造像。然而在如今这刀兵四起的时代,将军只能四处漂泊啊,只能多次给寻常路人绘像,以此维生。处境艰难,更遭俗人白眼轻视,世上几乎没有人比将军更贫困了啊。但请看自古以来那些享有盛名的人物,谁不是终年累月坎坷遭际缠身呢?

注释

魏武:指曹操,其子曹丕称帝后,追尊他为魏太祖武皇帝,俗称魏武帝。

卫夫人:即卫铄,字茂猗,李矩之妻,是晋代有名的书法家,相传王羲之曾向她学习过书法。

王右军:即王羲之,字逸少,曾担任过右军将军,故俗称王右军,他是东晋最伟大的书法家,世称“书圣”。

数(shuò):屡次,经常。

南薰殿:长安南内兴庆宫的内殿。

凌烟功臣:凌烟阁为唐宫内三清殿旁一小楼,贞观十七年(643年),唐太宗为怀念随同起兵的开国功臣们,命阎立本绘制了二十四位功臣的图像,褚遂良题记,挂在阁中。

进贤冠:也叫梁冠,古代一种重要冠式,原为儒者所戴,唐代成为官员朝见皇帝时戴用的一种冠帽。

褒公鄂公:褒公指褒国公段志元,鄂公指鄂国公尉迟敬德,都是李世民麾下猛将。

赤墀(chí):皇宫中的台阶,因以赤色丹漆涂饰,故名。

阊阖(chāng hé):传说中天宫的南门,后指皇宫的正门。王维《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有“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句。

意匠:指诗文、绘画等的构思布局,西晋陆机《文赋》有“辞程才以效伎,意司契而为匠”句。

斯须:一会儿、少顷。

圉(yǔ)人太仆:都是掌管御用马匹的官员。《周礼·夏官》载:“圉人,掌养马刍牧之事。”《汉书·百官公卿表》载:“太仆,秦官,掌舆马。”唐代亦有太仆寺。

韩幹:唐代著名画家,善画鞍马,初师曹霸,后自成一家。

骅骝(huá liú):传说中周穆王八骏之一,色赤,后用来指称好马。

俗眼白:遭到世人轻视。白眼之典源自《晋书·阮籍传》,载:“(阮)籍又能为青白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

坎壈(lǎn):困顿,不如意。《楚辞·九辨》有“坎壈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句。

《丹青引赠曹霸将军》古诗翻译赏析-杜甫-唐诗三百首

丹青引赠曹霸将军作品鉴赏

赏析一

后人点评:

清人金圣叹:波澜叠出,分外争奇,却一气混成,真乃匠心独运之笔。(《杜诗集》卷三)

这首气势不凡的名篇作于代宗广德二年(764年)。清代翁方纲曾将本诗称为“古今七言诗第一压卷之作”。丹青,指红绿颜料,这里借指画图。丹青引,即绘画歌。曹霸,盛唐时期著名的画马大师,唐玄宗末年因获罪被贬为庶民,潦倒漂泊。代宗广德二年(764年),杜甫和曹霸在成都结识,因诗人有感于曹霸的不幸遭遇而作本诗。

全诗以八句为一段划分,共分为五段。前八句是第一段。这一部分内容有主有次,错落有致。开篇四句用简练的语言对曹霸的情况进行了介绍,并对其先辈的功绩和文采进行了赞扬。曹霸的先辈曹操不仅称霸中原,而且在文学上也有高超的艺术造诣,其诗文辞采优美,风韵犹存。这四句陈述,描写情节跌宕起伏,使用语气抑扬顿挫,渲染出一种苍茫、悲凉的气氛,对全诗起统领作用。清代诗人王士禛对此四句颇为赞赏,称之为“工于发端”。后四句写明曹霸学画的起源,展现出曹霸沉醉艺术,忘却俗务的高尚情操:他师从东晋卫夫人,勤学苦练,习得一手好字;他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书画艺术,乐在其中,视功名利禄为天上浮云。诗人虽然先写“学书”,但目的是引出“丹青”,点明主题。诗人这样写,使诗显得主次分明,错落有致。

从“开元之中常引见”到“英姿飒爽来酣战”为第二段。本诗从此段转入主题,详细叙述了曹霸在人物画上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开元之中常引见,承恩数上南薰殿”,说的是曹霸在开元年间经常受到玄宗的召见,因而有幸数次踏入南薰殿。“凌烟功臣少颜色,将军下笔开生面”则交代曹霸被召见入殿的原因。由于年久褪色,曹霸领命重画凌烟阁上的功臣像。他妙笔生花,把功臣像画得活灵活现,异常逼真。接下来的四句则详细描绘曹霸笔下的人物画像是如何逼真、生动。只见文臣头戴朝冠,武将腰佩大羽箭。褒国公段志玄、鄂国公尉迟敬德,毛发飞动,气宇轩昂,如同奔赴沙场一般。诗人仅用数笔,就把曹霸描画肖像的精湛技艺表现了出来,并赞颂了他在肖像画方面的成就。

写到此,仍没有进入本诗的重点--画马,前面对曹霸画人技艺的描述其实均为衬笔。从“先帝天马玉花骢”到“一洗万古凡马空”为第三段,这才是重中之重。在此段中,诗人对曹霸描画“玉花骢”的经过做了细致入微的描写:玉花骢是唐玄宗的御马,虽曾被许多画师描绘过,但未曾有一幅逼真的。这天,玉花骢扬首站立于阊阖宫涂了红漆的台阶前。唐玄宗下令,让曹霸当场作画。只见他巧妙构思后,挥笔泼墨,一气呵成。笔下的马仿佛飞龙一般从宫门腾跃而出。与之相比,其余凡马都失之光泽,黯淡下来。此段中,诗人两处用到对比手法,一为“生长风”,用真马的雄骏来衬托画马的逼真;二为“凡马空”,用别人笔下的凡马来衬托曹霸笔下的“真龙”。通过这两处形象的对比,曹霸画马的精湛技艺被描摹得出神入化。

“玉花”八句是诗歌的第四段。在这里,画马的艺术魅力得到了展示。唐玄宗的床榻上放着那幅玉花骢的画,乍看过去,与真马一模一样。两匹马扬首,面对面站在那里,孰真孰假,让人难以辨认。此处,诗人把曹霸笔下的马和唐玄宗的真马一起比较,轻而易举地把“画中马”的逼真描写了出来,比直接用文字叙述其如何逼真要生动、形象得多。玄宗看到如此逼真的画马分外欢喜,笑命侍从赶快赐黄金给曹霸作为奖赏。朝廷负责掌管车马的官员和养马人听后都若有所失。这里,诗人先借玄宗、太仆和圉人的不同反应,渲染出曹霸高超的绘画技艺,紧接着又用他的弟子、同样以画马著称的韩幹作反衬,更进一步突出了曹霸的画艺之高。

最后的八句为第五段。“将军画善盖有神”一句是对上面曹霸精湛画技的叙述的总括。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画马宗师,到最后却沦落到“屡貌寻常行路人”的地步。由曹霸的落魄境遇,诗人联想到自己的坎坷经历,于是从心底发出一声感叹:古往今来,那些杰出的艺术家往往都怀才不遇,终生不得志,郁郁一生。诗人在此不但对残酷的现实发出世态炎凉的感叹,更抒发了对自己晚年潦倒的惆怅。

全诗特点鲜明,其一,结构主次分明,错落有致,对比强烈。如曹霸画人与画马的对比;别人笔下的凡马与曹霸笔下的“真龙”的对比;唐玄宗的真马与曹霸所画之马的对比;曹霸的弟子韩幹与曹霸的对比……这些对比,都有效地衬托出了曹霸技艺的精湛。同时,全诗前后照应,首尾相连。如开篇处“于今为庶为清门”与结尾处“世上未有如公贫”就形成首尾照应的结构,看起来一脉贯通。其二,情感有扬有抑,有起有伏。如叙述曹霸身世的四句,就是一扬一抑,接着一抑一扬。诗的最后一句被历代诗人所赞赏,为千古绝唱。

赏析二

这首诗和《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出于同一时期、同一背景,而其用意也非常相近--缅怀盛世,作今昔对比,感慨今不如昔。从诗的整体结构、遣词造句,以及韵味深意来说,比前一首更为杰出,从而也更为著名。前者写画,此诗却是写人,在其中运用了多重对比,对主题的烘托显得更加成功。

这是杜甫广德二年(764)在成都与曹霸相遇时赠给他的一首诗。本诗全面描写曹霸的一生。写他的身世、生平,写他画功臣和画马技艺的高超和受到隆重礼遇的盛况,最后写他晚年的坎坷不幸。通过对曹霸一生遭际的描写,表现诗人对画家的倾慕和无限怜惜与同情,借以抒发诗人伤时感世的愤懑之情。

诗中宾主分明,结构以一抑一扬的波浪式展开,最后以抑的沉郁调子结束,显得错综变化又多样统一。

大约广德二年(764),杜甫自阆州回成都,因观画马图而生感慨,故作此诗。历代诗人对此诗尤为赞赏,尤其是结句“但看古来盛名下,终日坎缠其身”可谓千古绝唱。清代翁方纲曾称此诗气势充盛,是“古今七言诗第一压卷之作”。

赏析三

曹霸是唐朝著名的画家,此时他已经被削去了官职,穷困潦倒。唐代宗广德二年(764),杜甫与曹霸在成都结识,杜甫非常同情曹霸的遭遇,于是写下了这首诗。

本诗可以分为四部分来赏析。第一部分是前八句,写曹霸的家庭和他学习书画的情况。曹霸是魏武帝曹操的后人,虽然现在被免官沦为普通人,虽然祖先称霸中原的丰功伟业已经成为历史,但是,曹霸却继承了先祖的文辞风采。诗文开头四句写得波澜起伏,豪放大气。

接着诗人紧承“文采今尚在”,写到曹霸书画方面。曹霸曾师承著名书法家卫夫人,名师出高徒,所以写得一手好字,只恨不能超过王羲之了。曹霸学习刻苦,沉浸在画作中,甚至都忘了老之将至,不慕功名,把富贵看得如天上的浮云那样单薄。诗人用笔灵活,“学书”只是一笔带过,略作叙述,重点刻画了诗人“丹青”作画,主次分明,有条不紊。

第二部分(从“开元之中常引见”到“英姿飒爽来酣战”),开始进入正题写到曹霸在绘画上的成就。这部分内容写曹霸曾因擅绘画,多次被召入皇宫南熏殿作画。凌烟阁上开国功臣们的画像已经褪色,曹霸奉命重新绘制,曹霸一“下笔”立刻“开生面”。这句留下了一个悬念,为下面描述画像做铺垫。到底是怎样别开生面呢?诗人写文臣头戴朝帽,武将要插长箭。褒国公段志玄和鄂国公尉迟恭,个个毛发飞动,神采飞扬,英姿飒爽,仿佛就要从画中出来去沙场酣战一番,表明曹霸的人物画,形神俱备,栩栩如生,气势生动。诗人描写细致,仿佛那活灵活现的人物画就在眼前。

第三部分(从“先帝御马玉花骢”到“忍使骅骝气凋丧”),这部分是全诗中的重点,诗人在前面写曹霸的人物画只是个铺垫,曹霸最擅长的是画马,所以,这里集中笔墨描写了曹霸画马的成就。诗人用精练传神的语言写了曹霸画唐玄宗的御马玉花骢的过程。玉花骢曾经被很多画师画过,画出来的形象各不相同。一天,御马被牵过来,它“迥立”在宫门,雄峻“生长风”,神气非凡。曹霸“惨淡经营”“意匠”后,一挥而就,片刻功夫,一匹“九重真龙”般的神马就从天而降,出现在画卷上了。那画中的马神骏非凡,一切凡马在此马前都相形逊色。诗人在先言真马神骏,接着又将其他画工画的马和曹霸画的马进行比较,层层陪衬烘托,凸显了曹霸画马技术之高,如神来之笔。诗人接着将真马和画马放在同一个画面上来写,两马仿若合一,真假难辨。虽然诗人没有一句说曹霸画马惟妙惟肖,意在言外,仿佛那活灵活现的画马已经跳出画卷了,画马的逼真传神,已经表现得非常生动形象了。接着诗人写道,“至尊含笑催赐金,圉人太仆皆惆怅”,通过玄宗和圉人、太仆的不同表现,从侧面再一次烘托了曹霸画技的高超。紧接着,诗人又拿他的弟子、也善画马的韩幹的画马作品和曹霸之画马比较,反衬了曹霸画的马更富神韵。在这部分中,诗人用大量美妙生动的文字浓墨重彩地描述了曹霸画马,又用了多种比较、反衬手段,烘托了曹霸画马,字里行间表现了诗人对曹霸画马的赞美之情,文字洒脱酣畅。

最后一部分(从“将军画善盖有神”到最后),这部分诗人写了曹霸沦为平民后的潦倒落魄的生活境况。和第一部分“于今为庶为清门”相呼应。“将军善画盖有神”句,总收上文,点出曹霸画艺高超非凡。曾为皇帝作画的大师,在沦落之后,竟然不得不为路人画像以维持生计,这样已经让人对曹霸的遭遇备感心酸了,接着诗人又写到,曹霸还遭到世人的白眼,可见生活不仅贫困,精神上也饱受摧残。曹霸和杜甫同样是胸怀大志,有高超才学,但两人相似的悲惨经历,让诗人不禁感叹,“但看古来盛名下,终日坎壈缠其身”,自古以来,盛名之人经常被穷愁失意包围,所以,曹霸不必太过愁苦,这是诗人在安慰曹霸,同时也是在自慰,其中饱含了诗人对世态炎凉的愤慨,笔调苍凉。

这首七言古诗用笔主次分明,对比鲜明,层次清晰。感情跌宕起伏,整首诗前后呼应,首尾相连。诗人语言生动形象,充满诗情画意。

《丹青引赠曹霸将军》古诗翻译赏析-杜甫-唐诗三百首

丹青引赠曹霸将军作者简介

杜甫(712-770)

字号:字子美,号少陵

籍贯:原籍襄阳(今湖北襄樊),生于河南巩县。

作品风格:沉郁顿挫

诗人小传:

杜甫(712~770年),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祖籍襄阳,生于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是唐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曾担任过左拾遗,因直言进谏,触怒权贵,而被贬为华州参军,后辞官归隐于成都,建草堂而居。剑南节度使严武荐其为属官,杜甫全家因而移居四川奉节,两年后他离开奉节,辗转流离于江陵、衡阳一带,唐代宗大历五年(770年),病逝于湘江的一艘小船中。

杜甫半生漂泊,又经安史之乱,惯见民间疾苦,其忧国忧民的情怀毕见于作品之中。青年时代他亦怀抱大志,与李白等人交游,诗风较为明快、恣意,中年后则变为沉郁顿挫,以古体、律诗见长,风格多样,多涉及社会动荡、政治黑暗和人民疾苦,记录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巨变,因此被誉为“诗史”。尤其在律诗上,他表现出了显著的创造性,积累了关于声律、对仗、炼字炼句等完整的艺术经验,使这一体裁达到完全成熟的阶段。后人也因而赞其为“诗圣”,诗而能成圣者,唯杜甫一人而已。唐诗人元稹评价说:“至于子美,盖所谓上薄风(《诗经》里的国风)、骚(屈原的《离骚》),下该沈(沈佺期)、宋(宋之问),言夺苏(苏味道)、李(李峤),气吞曹(曹操)、刘(刘备),掩颜(颜延之)、谢(谢灵运)之孤高,杂徐(徐陵)、庾(庾信)之流丽,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矣。”

唐诗常识

唐人写诗,所依据的是《切韵》、《唐韵》等书,与后世总结归纳而成的《平水韵》不尽相同,此外,部分韵部因为读音近似,诗中也允许通押。比如杜甫此诗的最后一部分,宫、东、同、中押上平声一东,而中杂一宗字,则押上平声二冬。一般情况下,这种通押都出现在韵律要求并不严格的位置,比如此处宗字,出现在奇数句尾,可押韵,也可不押韵。

首先第一重对比,是曹氏的今昔。曹霸乃曹操后裔,据说是高贵乡公曹髦的子孙,祖为割据雄,孙为庶寒门,正是今不如昔。这一重今昔之别与开天盛唐无关,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引子。接着诗人赞美曹霸,先说他书法乃学卫夫人,“但恨无过王右军”,其实是夸张说其仅次于“书圣”而已。先言书法,再言曹霸最擅长的绘画,却不言师承、来历,换一种手法,说他热衷此道,竟不知老之将至,也并不在乎于富贵权势。然后回忆开天年间,曹霸多次被召,深受宠信,遥遥的和他凄凉晚景相对比。

第三重对比,是言及曹霸重修凌烟阁功臣像事,以太宗时代良相如云、猛降若雨以比开元时期渐趋文弱,开始由盛转衰--昔日功臣像“少颜色”,必须“将军下笔”才能“开生面”。成语“别开生面”即由此而来,可见诗人笔力是如何苍劲,遣词是如何生动了。第四重对比,言及绘玉花骢事,画工皆不能状其真貌,唯曹霸能“意匠惨淡经营中”,最终画出马来如龙升空,“一洗万古凡马空”,乃至与真马竟“榻上庭前屹相向”,真伪难辨了。以凡匠之无能对比曹霸之技艺超群--曹霸善画鞍马,前仅言绘人修画,此即确言鞍马。

第四重对比,是将曹霸与其弟子、同样为鞍马名家的韩幹对比,韩幹喜画肥壮的西域马,杜甫认为是“画肉不画骨”,其马皆似厩中物,失去了神骏的灵气。也就是说,他认为曹霸之画马能得其神,正象征着开天时代的奋发向上的精神,而韩幹画马仅得皮毛,象征着当今世道的衰败、颓废,表面似尚光鲜,其实内囊已空。笔锋因此而转,托出曹霸如今的落拓飘零来,昔日“逢佳士”才为写真,如今却“屡貌寻常行路人”,绘画不再是爱好和追求,而变成维生的手段了。即便如此,他还因为贫穷而屡遭俗人白眼,不禁使诗人夸张地慨叹道:“世上未有如公贫。”一代名家,落到这般境地,不也是最鲜明的今昔对比吗?

最终,诗人安慰曹霸,说“但看古来盛名下,终日坎壈缠其身”,自古以来,能成大器者无不历经坎坷啊。然而诗人的本意仍在对比,倘若盛世不衰的话,想必曹霸这种必得盛名之人,也未必会如今日一般“坎壈缠其身”吧。沈得潜在《唐诗别裁集》中评价此诗,说:“画人画马,宾主相形,纵横跌宕,此得之于心,应之于手,有化工而无人力,观止矣!”方东树在《昭昧詹言》也称赞说:“此诗处处皆有开合,通身用衬,一大法门。此与上《曹将军画马图》,有起有讫,波澜明画,轨度可寻,而其妙处在神来气来,纸上起棱。凡诗文之妙者,无不起棱,有汁浆,有兴象,不然,非神品也。”

更多杜甫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