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翁》古诗翻译赏析-柳宗元-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古诗 时间:2024-05-14 16:52

唐诗三百首第65首柳宗元的《渔翁》,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三卷七言古诗。

渔翁作品原文

渔翁

柳宗元

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

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

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

《渔翁》古诗翻译赏析-柳宗元-唐诗三百首

渔翁译文注释

译文一

渔翁夜晚靠着西山岩石歇宿,天亮后他汲取湘水点燃楚竹。

日出烟消忽然不见他的人影,只听腪乃一声山水变得更绿。

回看渔舟已在身边顺流直下,山岩上的白云正在悠然相逐。

译文二

渔翁在夜间依傍着西山而宿,清早起来汲取湘江之水、点燃楚地之竹来晨炊。等到炊烟消散,红日初升,岸边便已不见了他的身影,只听得一声“欸乃”,小舟已深入碧绿的山水之间。再回头看那天边的景色,船下中流,西山上的云彩无心地互相追逐。

注释

西岩:指永州西山。

欸(ǎi)乃:象声词,一说指桨声,一说是舟子摇船时应橹的长呼之声,唐时湘中棹歌即有《欸乃曲》。

《渔翁》古诗翻译赏析-柳宗元-唐诗三百首

渔翁作品鉴赏

赏析一

唐元和元年(806年),柳宗元由于参加永贞革新而被贬到永州,满腔抱负顿时化做云烟。他经受着政治上的重大打击,将情怀寄托于异域的山水之间,写了有名的《永州八记》,以及很多歌咏永州地区美丽风光的诗作。《渔翁》便是其中的代表作。本诗短小精悍,充满趣味。诗人用冲淡俊逸的笔墨勾勒出一幅使人陶醉的清晨山水美景,从中流露出诗人热烈而不外露的情怀。诗首句的“西岩”指的就是《始得西山宴游记》中的西山,而从本诗的整体意思来看,诗中那位在山青水绿之间自娱自乐、独往独来的“渔翁”,似乎就是诗人自己。诗中渔翁的独来独往,体现了他孤芳自赏的品格。而“不见人”、“回看天际”等描述,又流露出诗人自身的孤独寂寞。

整首诗共有六句,按照时间先后,可分为三个层次。在“渔翁夜傍西岩宿”两句中,渔翁是最引人注意的形象。他夜晚在山边歇息,清晨起来后汲湘水燃楚竹,以匆忙的身影显示出时间的流动。“汲清湘”、“燃楚竹”,用语奇特。实际上,不过是说汲取湘江之水、用枯竹为薪罢了。诗中不说汲“水”燃“薪”,而用“清湘”、“楚竹”借代,大大深化了诗句的意境,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象征着诗中人孤高的品格。西岩、湘水和楚竹,这些零散物象,使读者眼前呈现出一副清晰美丽的画面:薄薄的晨雾,清秀的西山,清澈的湘水,用做柴薪的楚竹……在这两句诗中,诗人不仅用物象设置了一个清新美丽的空间画面,而且用夜幕初降、晨曦初露这样体现时间流转的画面引出了下文对日出的描写。可以说,这两句诗在空间、时间两方面确立了整首诗活泼、清新而俊逸的基调。

接下来,“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两句,堪称最能体现诗人非凡功力的佳句,也是整首诗的精华。从内容上来说,这两句诗描绘的情景,一是烟散日出,山水顿现绿意的自然风光;一是渔翁的行迹,即渔船离开岸边,水中忽然传来摇橹之声。但是,诗人并未按照这种正常的逻辑来布置诗句,却以自身感受为出发点,交叉描绘两种景象,更清楚地呈现了发生在自然界的微妙变化:随着烟散日出,青山绿水顿时呈现出原来的样子,这时忽然听到一声橹响,人已不见踪影,只因他已在山水之中了。这里,诗人用词非常奇怪:虽然“烟销日出”与“山水绿”互为因果,是清晨常见之景,却与“不见人”毫无关系;而“山水绿”与前面的“欸乃一声”则更是八竿子也打不着了。但诗人偏偏将这些关联并不紧的词句组合在一起。这种反常的用法,能唤起人们的想象力:好像在日出的一瞬间,天色忽然由暗变亮,万物从迷蒙中忽然变得清晰起来,这才让人突然发现渔船已经不见了。“不见人”这一突然产生的感受,将日出前和日出后的界限清楚地划分开。而诗人对这一突然感受的描写,使现实生活里的日出过程被艺术强化了,以一种夸张的节奏呈现出来。接着,“欸乃一声”与“山水绿”更令耳闻之声和所见之景发生了特别的依附关系。早晨,随着时间的推移,山水的色彩由暗转明本是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然而在诗里,随着一声划破寂静的橹响,山水顿绿。这个“绿”字不但体现出颜色的功能,还给人一种动态之感。这不禁让人想起王安石“春风又绿江南岸”这句诗,借助春风的吹拂赋予“绿”字动态。而柳宗元则借助声响的突发,不但赋予“绿”动态感,还赋予它瞬间转换的迅疾感,形象地展现了日出时的美景,让人更觉新奇。苏东坡对本诗的评论为:“诗以奇趣为宗,反常合道为趣,熟味此诗,有奇趣。”诗人通过这样的奇趣,创造了一个清寥、神秘的境界,隐隐传达出了他那既孤高又不免孤寂的心境。

“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二句是写渔翁已乘舟“下中流”,此时“回看天际”,只看见岩上缭绕舒展的白云仿佛尾随渔舟而来一样。这里化用了陶渊明《归去来辞》中“云无心而出岫”的句意。渔翁的身后只有“无心”的白云在“相逐”,他的孤独寂寞显而易见。

本诗构思新奇,别出心裁,语言清丽,语意含蓄,语浅意深。

赏析二

此诗是作者被贬永州后所作,通过描绘渔翁生活来抒发自己向往闲适生活的情怀。诗中描写渔翁的生活是:晚宿山岩,晨汲湘水烧楚竹,渔船来往于青山绿水,渔歌回荡于云天,恬淡闲静,自由自在。一切都像一幅很飘逸的风情画,充满了动感。作者向往这种生活,和他当时政治上受打击,心情苦闷有关。

苏东坡:“诗以奇趣为宗,反常合道为趣。熟味此诗有奇趣。”(《唐诗品汇》卷三十六)

对于此诗后两句“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该去该存,一直有两种意见。苏轼《书柳子厚〈渔翁〉诗》云:“诗以奇趣为宗,反常合道为趣。熟味此诗有奇趣。然其尾两句,虽不必亦可。”严羽《沧浪诗话》从此说,曰:“东坡删去后二句,使子厚复生,亦必心服。”然刘辰翁认为:“此诗气泽不类晚唐,下正在后两句。”

赏析三

此诗当为柳宗元贬谪永州后作,描写了渔翁一天的生活,晨起先炊,然后划舟离岸,晚间再傍西山而宿。但是诗却从晚间写起,直至晨起舟行,故意前后不接,留下大段空白,才可见“岩上无心云相逐”的清雅自然之妙。而且更精妙的是,从始至终,渔翁本人的形象都并没有出现,晚间歇宿,漆黑一片,自然难见,晨起但见“燃楚竹”的炊烟,又不实指,待“烟销日出”时,舟已行远,故“不见人”。可见诗人虽然所写渔翁,而其意正不在渔翁,在乎山水之间耳。

诗篇不长,但可圈可点处甚多,首先“清湘”、“楚竹”,并不仅仅指明地点而已,更重要的是可使读者联想到屈原,那潺潺湘流,如屈原之情,青青楚竹,又似屈原之志。诗人写此,是在政治上遭遇坎坷后想望山水之趣,追求“无心”之境,同时也顺便表明自己高洁的品质,不与俗流同污。其次是山水本绿,却在诗中把“绿”字当动词用,仿佛是那“欸乃”一声唤绿了山水,则静中见动,静中闻声,将人与自然完美地契合起来。再说结句,“无心”本是道家所言物我两忘的境界,陶潜《归去来兮辞》中即有“云无心而出岫”句,指自然之道,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比俗世的纷争更要隽永而珍贵。

苏轼在《书柳子厚〈渔翁〉诗》中说:“诗以奇趣为宗,反常合道为趣。熟味此诗有奇趣。然其尾两句,虽不必亦可。”南宋严羽《沧浪诗话》也从此说,云:“东坡删去后二句,使子厚复生,亦必心服。”然而同为南宋末年的刘辰翁却认为:“此诗气泽不类晚唐下,正在后两句。”无疑刘辰翁所言至当,前四句所写纯然是景,其中趣味过隐,若不着后两句点明主旨,则正是晚唐气象,欠缺了盛唐的直率。而从山水更放大视野,直至高天浮云,自然之味也更浓厚。后两句正是文眼所在,岂可删去?

赏析四

永贞革新失败,诗人被贬永州,此篇就是他任永州司马期间所写。诗人以写山水小诗排遣自己郁闷心情。

“渔翁夜傍西岩宿”,写渔翁晚上休息的地点。“晓汲清湘燃楚竹”,写拂晓时打水、燃柴。这本是寻常事情,但诗人写得很奇特。他夜宿“西岩”,打的是“清湘”,燃的是“楚竹”,造语奇特,烘托了超凡脱俗的意境,这也暗示了渔翁清高的品格。

“烟销日出不见人”,诗人从大水声和火光中知道有渔翁,待到“烟销日出”,他仍然在山水之中,却见不到他,让人惊异。“烟销日出”本和“山水绿”互为因果,但是,诗人将“山水绿”和“欸乃一声”联系在一起,好像是那摇橹的声音把山水唤绿了,这就让人赏心悦目,美妙而充满情趣。

“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诗人通过这样的奇趣,写出了一个清寥得有几分神秘的境界,隐隐传达出他那既孤高又不免孤寂的心境,所以又不是为奇趣而奇趣。

结尾“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两句,写渔翁已乘舟“下中流”,“回看天际”,只见岩上白云缭绕着好像跟随着渔舟,烘托出一种孤独意境,余味无穷。

这首七古,以“奇趣”见长,诗人精选词句和意象,把飘渺的渔翁形象和幽静美丽的山水融入一体,清高而充满情趣,而最后两句透露了诗人孤寂的心情,意韵悠远,耐人寻味。从中可见,山清水秀背后蕴含着诗人无限的哀愁。

《渔翁》古诗翻译赏析-柳宗元-唐诗三百首

渔翁作者简介

柳宗元(773-819)

字号:字子厚

籍贯:河东(今山西省永济市)

作品风格:精绝工致

诗人小传:

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河东(今山西省永济市)人,唐代著名文学家、思想家、诗人,古文运动领袖。他是贞元九年(793年)的进士,贞元十五年(799年)又举博学鸿词科,授校书郎,调蓝田尉,迁监察御史里行。唐顺宗即位后,用王叔文执政,锐意革新,史称永贞革新,柳宗元积极参与,曾任礼部员外郎。革新失败后,他被贬永州司马,元和十年(815年)春返回京师,不久再次被贬,为柳州刺史,即卒于任所。

柳宗元是倡导古文运动的“唐宋八大家”之一,故与其中另一位唐人韩愈并称“韩柳”。在诗歌方面,他与刘禹锡并称“刘柳”,与王维、孟浩然、韦应物并称“王孟韦柳”。苏轼评价其诗说:“所贵乎枯谈者,谓其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渊明、子厚之流是也。”把他和陶渊明并论。现存柳诗大多为贬官至永州后的作品,题材广泛,体裁多样,叙事诗文笔质朴,描写生动,寓言诗形象鲜明,寓意深刻,抒情诗则善于用清新峻爽的文笔,委婉深曲地抒写心情。

更多柳宗元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