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居》古诗翻译赏析-柳宗元-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五言古诗 时间:2024-05-14 16:06

唐诗三百首第33首柳宗元的《溪居》,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一卷五言古诗。

溪居作品原文

溪居

柳宗元

久为簪组束,幸此南夷谪。

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

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

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

《溪居》古诗翻译赏析-柳宗元-唐诗三百首

溪居译文注释

译文一

长久以来被一官半职束缚,所幸贬谪到这荒远的南方。

闲暇时来到农家田园为邻,偶尔像隐士般在山林幽居。

早晨耕田翻起带露的野草,夜晚摇船波浪拍打着溪石。

整天独来独往见不到人影,自由地向如碧楚天高歌一曲。

译文二

我长久以来都被朝廷官职牵绊,幸亏此次被贬谪来南方的蛮荒之地,让我可以悠闲地与农家园圃为邻,偶然看上去竟像是山林隐士。白天耕地,翻起带着露水的青草,晚间进船,撞响溪边的石头。来来去去的都遇不见人啊,一曲长歌,楚地的天空是如此澄碧。

注释

簪组束:簪是绾发或插住纱帽的饰品,组为系印的丝带,两者并称则为古代官吏的服饰,此处借指官职。束是约束、束缚意。

南夷:南方的蛮夷之地,这里指永州,也即后文所说“楚天”。

榜:进船,别本作“傍”。

《溪居》古诗翻译赏析-柳宗元-唐诗三百首

溪居作品鉴赏

赏析一

此诗写作者被贬永州的谪居生活。叙说他久在官场身受拘束,贬谪南夷实为幸事。他有时闲依农园,有时遨游山林,耕翻露草,夜泛清江,对天长歌,与人无争,好像对自己不幸遭际无所萦怀,心胸旷达开朗。实际上是激愤的反语,诗人貌似闲适,内心隐含深深的郁闷和怨愤。正如沈德潜所剖析的“不怨而怨,怨而不怨”。

沈德潜评柳宗元之诗:“愚溪诸咏,处连蹇困厄之境,发清夷淡泊之音,不怨而怨,怨而不怨,行间言外,时或遇之。”(《唐诗别裁》)

赏析二

永州治所零陵郊外有冉溪,又名染溪,柳宗元被贬永州后,甚爱此溪,即迁居到溪边,并改溪名为“愚溪”以自嘲,这首《溪居》,即指居于愚溪之畔。起首两句诗同样是自嘲:明明是因罪被贬,并非心甘情愿地离开朝廷中枢,离开长安,却偏说“久为簪组束”,仿佛是因为仕宦疲倦而有意于此;贬官本是不幸事,也偏要说“幸”。那么究竟“幸”在何处呢?总要给个解释,于是下文便说居于山林之间,是多么悠闲自由啊,然而字里行间所透露出来的本意,却是无尽的愤懑和孤独。

“闲依农圃邻”之“闲”,表面上是闲暇,其实是过着被监视的生活,烦闷而无聊;“偶似山林客”,“偶似”二字便知他不是真正的山林隐士,只是被迫闲居而已。晓来躬耕,或者出游,晚间便乘船回返,似乎很自得自在,但说“来往不逢人”--既依农圃,安得无人?其实是说身处荒僻之地,往来的友朋甚稀,以此来表达内心的孤寂无依罢了。结句“长歌楚天碧”,或因欢娱而歌,或因愤懑而歌,对照前文,自不必冗述了。

此诗表面上写隐逸生活,其实纯写内心惆怅,究其本意,与隐士生活根本毫无关联。

赏析三

本诗是诗人被贬永州后所作的反映谪居生活的诗。元和五年(810年),柳宗元被贬永州,在零陵西南游览时,发现了曾为冉氏所居的冉溪,因爱其风景秀丽,便迁居此地,并改名为愚溪。这首诗就是他迁居愚溪后所作。

本诗表面上似乎写的是诗人溪居生活的悠闲自在,然而细看则多是愤激反语,字里行间隐含着深深的郁闷和怨愤。如开首两句,诗意突兀,耐人寻味。贬官本来是一件不如意的事情,诗人却以反意着笔,说自己久在官场身受拘束,为做官所“累”,而以这次被贬南荒之地为“幸”事。实际上,这只是诗人含着痛苦的笑。

诗的中间四句是写谪居生活。诗人说自己有时闲依农园,有时遨游山林,晨翻露草,夜泛清江,对天长歌,与人无争,对不幸遭遇无所萦怀,心胸旷达。然而,诗人这里是有意美化自己的谪居生活,其中“闲依”、“偶似”相对,看似有着强调闲适的意味。事实上,“闲依”包含着投闲置散的无聊,“偶似”则说明诗人并不真正具有隐士的淡泊、闲适。

末句“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写诗人独来独往,碰不到别人,仰望碧空蓝天,放声歌唱。诗人看似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但毕竟也太孤独了。这两句恰恰透露出诗人是强作闲适。这首诗的韵味也就在这些地方。清沈德潜说,“愚溪诸咏,处连蹇困厄之境,发清夷淡泊之音,不怨而怨,怨而不怨,行间言外,时或遇之。”这段评论是极为精妙的。本诗和诗人另一首名诗《江雪》一样,含蓄深沉,意在言外。

《溪居》古诗翻译赏析-柳宗元-唐诗三百首

溪居作者简介

柳宗元(773-819)

字号:字子厚

籍贯:河东(今山西省永济市)

作品风格:精绝工致

诗人小传:

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河东(今山西省永济市)人,唐代著名文学家、思想家、诗人,古文运动领袖。他是贞元九年(793年)的进士,贞元十五年(799年)又举博学鸿词科,授校书郎,调蓝田尉,迁监察御史里行。唐顺宗即位后,用王叔文执政,锐意革新,史称永贞革新,柳宗元积极参与,曾任礼部员外郎。革新失败后,他被贬永州司马,元和十年(815年)春返回京师,不久再次被贬,为柳州刺史,即卒于任所。

柳宗元是倡导古文运动的“唐宋八大家”之一,故与其中另一位唐人韩愈并称“韩柳”。在诗歌方面,他与刘禹锡并称“刘柳”,与王维、孟浩然、韦应物并称“王孟韦柳”。苏轼评价其诗说:“所贵乎枯谈者,谓其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渊明、子厚之流是也。”把他和陶渊明并论。现存柳诗大多为贬官至永州后的作品,题材广泛,体裁多样,叙事诗文笔质朴,描写生动,寓言诗形象鲜明,寓意深刻,抒情诗则善于用清新峻爽的文笔,委婉深曲地抒写心情。

唐诗常识

对仗分工对、邻对和宽对,这主要是就词性而论的。同一门类相对,比如同为天文名词,同为地理名词,同为用具,就是工对;某些门类比较接近,如以天对地,是以天文名词对地理名词,这叫邻对。不管那一套,只管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等等,这就是宽对。格律诗对于对仗要求比较严谨,古诗则要宽松得多,比如此诗中“闲依农圃邻”的“邻”是动词,原本是对不上做名词用的“客”字的,倘是格律诗,便算瑕疵,古诗就无所谓了。

更多柳宗元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