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原文翻译赏析-韩愈-七言古诗-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古诗 时间:2023-09-20 05:20

唐诗三百首第63首韩愈的《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三卷七言古诗。此诗为典制诗,写诗人谒祭衡山、投宿庙中的过程,诗人移注心中郁抑不平之气于景物描写之中,体现出一种挥洒自如、遒劲阔大的艺术风格。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作品原文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

韩愈

五岳祭秩皆三公,四方环镇嵩当中。

火维地荒足妖怪,天假神柄专其雄。

喷云泄雾藏半腹,虽有绝顶谁能穷?

我来正逢秋雨节,阴气晦昧无清风。

潜心默祷若有应,岂非正直能感通!

须臾静扫众峰出,仰见突兀撑青空。

紫盖连延接天柱,石廪腾掷堆祝融。

森然魄动下马拜,松柏一径趋灵宫。

粉墙丹柱动光彩,鬼物图画填青红。

升阶伛偻荐脯酒,欲以菲薄明其衷。

庙令老人识神意,睢盱侦伺能鞠躬。

手持杯珓导我掷,云此最吉余难同。

窜逐蛮荒幸不死,衣食才足甘长终。

侯王将相望久绝,神纵欲福难为功。

夜投佛寺上高阁,星月掩映云曈昽。

猿鸣钟动不知曙,杲杲寒日生于东。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原文翻译赏析-韩愈-七言古诗-唐诗三百首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译文注释

译文一

祭五岳典礼如同祭祀三公,四岳环镇四方嵩山居正中。

南方地处荒远多妖魔鬼怪,上天赐予南岳神权其称雄。

半山腰喷云吐雾迷迷茫茫,虽然有绝顶可是谁能攀登。

我来到这里正逢秋雨时节,天气阴暗没有一丝儿清风。

专心地祈祷好像真有感应,莫非为人正直感动了神灵?

霎时风吹云散显现出群峰,向上仰望高峰巍峨插青天。

紫盖山绵延连接着天柱峰,石廪山起伏不平簇拥祝融。

景象森然惊心动魄下马拜,沿着松柏小路走向神灵宫。

白粉墙和红柱子光彩闪动,画壁上神仙鬼怪色彩鲜明。

登上台阶弯腰进献上酒肉,想以微薄祭品表示心虔诚。

管庙的老人能够领会神意,察言观色连连地致敬鞠躬。

手拿杯繡教导我掷占方法,说我此卦是吉祥得无法比。

我被放逐蛮荒侥幸没有死,衣食能足甘愿在此守终生。

做侯王将相的愿望早断绝,神纵然要赐福也难于成功。

夜晚投宿在佛庙登上高阁,星月掩映在云雾间一片朦胧。

山猿啼钟声响不觉到天亮,灿烂秋日冉冉从东边升起。

译文二

五岳的祭祀等级都等同于三公,东西南北四岳环形坐镇,而嵩岳在正当中。想那南方之地偏远荒僻,布满妖怪,所以上天授予衡岳权柄来镇压。山的半腰喷泄出云雾,就算有高峻绝顶,谁又能够攀登呢?我来此山正是秋雨绵绵的季节,阴气浓郁而昏暗,没有清风吹拂。于是专心一意地默默祈祷,衡岳似乎有所回应,难道不是我的虔诚感动了神灵的缘故吗?顷刻间云雾静静消散,群峰就此显露出来,仰头观看,高峻的山峰好像直撑青空似的。连绵的紫盖峰接着天柱峰,起伏的石廪峰拥出祝融峰。

于是我不禁神魂摇动,急忙下马叩拜,沿着松柏之路前往衡岳庙。庙中粉墙红柱,光彩飞动,墙上绘神画鬼,色彩斑斓。登上阶梯,恭敬地屈身献上肉干和美酒,想用这菲薄的祭品来表明自己的衷心。庙令老人明白神灵之意,瞪着双眼观察我的动作,指点我鞠躬进退。他手持杯珓,引导我抛掷占卜,说这里最为灵验,别处难以相比。

我被贬逐到这蛮荒之地,幸得不死,衣食才刚充足,甘愿就此而终老。早就已经断绝了成为王侯将相的愿望啊,神灵就算想要赐福也难以建功了。当夜我投宿在佛寺之中,登上高楼,只见星月掩映,浮云朦胧。猿猴鸣叫,晨钟敲响,不知不觉就破晓了,只见一轮明亮而寒冷的白日在东方升起。

注释

谒衡岳庙:衡岳即南岳衡山,衡岳庙在今天湖南衡山县西三十里处,谒即拜见。

祭秩:指朝廷祭祀山川神灵的等级。

三公:周有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公,秦、西汉以左右丞相、御史大夫为三公,东汉以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为三公,都居人臣禄位之极,后世即以三公来指代朝廷最高官职。

火维:古人以五行应五方,南方属火,维是指边隅之地,所以说衡山所在之地为火维。

假:授予,给予。

晦昧:阴暗无光。

紫盖:衡山有五大高峰,即紫盖峰、天柱峰、石廪峰、祝融峰、芙蓉峰,此与下句共举其四峰。

腾掷:形容山势起伏不平。

伛偻(yǔ lǚ):驼背,这里是指屈身以示恭敬。

庙令:官职名,唐代五岳诸庙各设庙令一人,掌祭神及祠庙事务。

睢盱(suī xū):指抬起头来,睁大眼睛看。东汉张衡《西京赋》有“迾卒清候,武士赫怒,缇衣韎韐,睢盱拔扈”句。

杯珓(jiào):古时的一种卜具,用两块蚌壳或形似蚌壳的竹木片做成,抛掷于地,观其俯仰向背以占吉凶。

甘长终:甘愿就此度过余生。

曈昽(tóng lóng):也写作膧胧,泛指光线微弱、不明貌,略近似于朦胧。

杲杲(gǎo):形容日光明亮。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原文翻译赏析-韩愈-七言古诗-唐诗三百首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作品鉴赏

赏析一

此诗写景、叙事、抒情融为一体,意境开阔,章法井然。诗一开首便从大处落笔,气势磅礴。中间写衡岳诸峰,突兀高耸,令人惊心动魄。求神问卜一段,亦庄亦谐,其实是诗人借以解嘲消闷。末尾数句,更清楚地反映出诗人对现实所采取的比较冷漠的态度,他对自己被贬“蛮荒”的怨愤,也溢于言表。本诗的语言古朴苍劲,笔调灵活自如,风格凝练,无论意境或修辞,都独辟蹊径,一扫前人记游诗的陈词滥调。

赏析二

此诗与前一首《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背景基本相同,都作于永贞元年(805年),韩愈于阳山县令任上遇赦,改官江陵法曹参军,他在赴任江陵途中,路经衡山,作下此诗。既然背景相同,那么诗中所含愤懑之气,作不平之鸣,也都很便于理解了。

全诗可以析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是起首四句,由大处着眼,从容不迫地点出衡山,此四句气魄雄浑,所谓“足妖怪”、“假权柄”云云,更引出后文谒衡岳庙事——正因为朝中魑魅魍魉纵横,正人君子不用,韩愈本人也被贬谪,又遭陷害,内心愤慨,故而欲将此一腔忠悃述之于神灵,乃有登山之事。第二部分从“喷云泄雾藏半腹”开始,直到“松柏一径趋灵宫”,描摹山景,并述登山事。“喷云”两句就逻辑而言应在“阴气晦昧”之后,乃“我来正逢秋雨节”时所见,放置在前,紧接首四句便不觉突兀,转折自然。其实衡山上云气缭绕、阴霾密布,这既是眼前实景,也是暗喻乌烟瘴气的时局。韩愈“潜心默祷”,而衡岳感其“正直”,须臾之间便云开雾散,诸峰显露,是诗人自诩问心而无愧,此诚唯天可表。然而神灵能够明其忠诚,开启云雾,朝廷却反不明,抛其蛮荒,这也是故作鲜明的对比。

第三部分是参拜衡岳祠,从“粉墙丹柱动光彩”,直到“云此最吉余难同”。韩愈进庙以后,“升阶伛偻荐脯酒”,但他并不是为了得到神灵的庇佑、赐福,而是为了“明其衷”,申明自己的一片衷心,自己本无愧于国家社稷,不应当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

第四部分是抒情喟叹,韩愈说自己“幸不死”,“甘长终”,已经放弃了对高官厚禄的期望,“神纵欲福难为功”。一方面,这是表示自己申明衷心,并非为了高官厚禄,而只是希望为国效力,别无私欲,另一方面,也是以退为进,用看似极失望、极颓唐,只求衣食能足的诗句来曲折地重申自己满腔愤懑之情。最后一部分为结尾四句,夜宿登阁,只见“星月掩映云曈昽”,前途渺茫,难以释怀,故而终夜不眠,直至“杲杲寒日生于冬”。太阳本应暖热而反谓之“寒”,其实这寒并非日所生,而是诗人内心凄寒的投射。由此亦可见韩愈并非“甘长终”,他内心的忧思仍然绵绵不绝。

赏析三

本诗是诗人游衡山的记游诗。诗人以白描手法描绘了衡山的险峻奇异,借景抒情,抒发了自己对仕途坎坷的郁愤不满。衡山位于湖南中部,气势雄浑。衡山上的衡岳庙,是著名的旅游胜地。

诗的前面六句写衡山的地理位置及山势气象,先总写五岳,再专写衡山,突出衡山在五岳中的重要地位。诗人连用四个叙述句,由“五岳”写到衡山,极尽铺陈之能事。接下来的两句把衡山山势的险要勾画出来。“喷云泄雾藏半腹”一句接连用了“喷”、“泄”、“藏”三个动词,来描写平时衡山云雾缭绕不散,不仅奇特,而且准确。

接下来的八句记述了诗人登山时的情景。“我来正逢秋雨节”两句,既是记事,也是写景,描写了秋雨将要来临时的景象,给人以压抑、憋闷的感觉。诗人欲扬先抑,令诗意突起波澜。“潜心”两句,说衡山有灵,令天气由阴变为晴,使诗意突转。云雾全部消散,众峰顿时显现,其实是自然界自身的变化,但诗人却说是自己专心祈祷、为人公正无私而感动了神灵的结果。“正直”两字蕴含着深刻含义。

随后,诗人连用四句,描绘众峰从隐到现后的景色。“须臾”两句是虚写,描写了山间景致变化之迅速,给人一种奇特险怪、明快疏朗的感觉。“紫盖”两句是实写,描写了紫盖峰绵延着和天柱峰连接到一起,而石廪峰围着祝融峰高低起伏。汪佑在《南山泾草堂诗话》中写道:“是登绝顶写实景,妙用‘众峰出’领起,盖上联虚,此联实,虚实相生;下接‘森然魄动’句,复虚写四峰之高峻,的是古诗神境。”结合上下诗文来看,这一观点是很有道理的。

“森然”之后的十四句是整首诗的中心部分,描写了诗人拜谒衡岳庙时的情景。诗人通过记述祭神问天的情景,抒发了他无处申述苦闷的抑郁情怀。“森然”两句,点明谒衡岳庙这一题意。到了目的地,只见山峰陡峭险恶,令人惊骇不已,诗人不禁下马参拜,然后顺着一条松柏小路,快步朝神灵的宫殿走去。这两句不仅体现了诗人当时心生恭敬的感受,还烘托出一种威严的气氛。“粉墙”两句描写诗人进入庙门后在墙壁上所看到的图画,点出该寺庙的特别之处。“升阶”之后六句,诗人用幽默的笔调描述了求神占卜的情形。这一部分描述和诗人所发的牢骚,真切而感人,充分反映出诗人当时心中的不满。诗人对自己将来的状况很关心,自然想占卜到一个好的结果。然而,当他知道占卜的结果是前途“最吉”后,却反倒产生了疑惑,以至于说了一大堆不满的话。这可能和他对当时朝廷政治斗争的局势较为了解有关。

最后四句对诗题“宿岳寺”进行了归结。诗人先描写上高阁时所看到的夜晚的景色,然后化用谢灵运“猿鸣诚知曙”句的诗意,写出“猿鸣钟动不知曙”一句。本来听见猿啼声就会得知天亮了,然而诗人由于睡得很沉,连天亮时的猿啼声及寺里的钟声皆未听见。诗人虽遭到贬谪,却能一觉睡到天亮,足可看出他胸怀的豁达。最后一句中的“寒日”,与上文的“秋雨”、“阴气”相呼应,刚劲有力。全诗写景、叙事、抒情融为一炉,层次井然有序,用语古朴庄重,意境雄浑开阔,读来气势磅礴,风格劲健。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原文翻译赏析-韩愈-七言古诗-唐诗三百首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作者简介

韩愈(768—824)

字号:字退之

籍贯:河阳(今河南孟县)

作品风格:奇崛雄浑

诗人小传:

韩愈(768年~824年),字退之,因自谓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唐代著名文学家、思想家,也是古文运动的倡导者,与柳宗元并称“韩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誉。

韩愈早孤,由其嫂郑氏抚育长大,贞元八年(792年)中进士,因三试博学鸿词不入选,便先后赴汴州董晋、徐州张建封两节度使幕府任职,后至京师,官四门博士。再任监察御史,因上书论天旱人饥状,请减免徭役赋税,指斥朝政,被贬为阳山令。唐顺宗即位后进行政治改革,他持反对立场,宪宗即位,获赦北还,为国子博士,改河南令,迁职方员外郎,历官至太子右庶子。因先后与宦官、权要相对抗,仕宦始终不得志。后来韩愈随裴度征讨淮西吴元济叛乱,任行军司马,乱平,升任刑部侍郎。元和十四年(819年),因上疏谏迎佛骨,被贬为潮州刺史。回朝后历任国子祭酒、兵部侍郎、吏部侍郎、京兆尹等职,直至去世。

韩愈作文,认为“道”是目的和内容,“文”是手段和形式,强调文以载道,文道合一,以道为主,并提倡学习先秦两汉古文,主张学古要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坚持“词必己出”、“陈言务去”。苏轼称他“文起八代之衰”,杜牧把韩文与杜(甫)诗并列,称为“杜诗韩笔”。韩愈更与柳宗元等并列“唐宋古文八大家”。韩愈的诗力求新奇,重气势,有独创之功,他还以文为诗,把新的古文语言、章法、技巧引入诗坛,增强了诗的表达功能,扩大了诗的领域,纠正了大历(766年~780年)以来的平庸诗风。

唐诗常识

格律诗有着比较严格的规则,部分规则可以偶尔变通,部分规则则不允许破坏。比如说,一句末三字不可同平仄,尤其是均为平声,被称为“三平尾”或“三平足”、“三平脚”,最是大忌。而某些古诗为了避免律句,却往往刻意营造三平尾,比如韩愈此诗,皆三公、嵩当中、专其雄、谁能穷……十七个平尾的押韵句中,就有十四句用三平尾。

【相关阅读】

更多韩愈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