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鱼湖上醉歌并序》古诗翻译赏析-元结-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古诗 时间:2024-05-14 16:39

唐诗三百首第60首元结的《石鱼湖上醉歌并序》,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三卷七言古诗。诗人借奇特的想象,以山为杯,以湖为池,述写醉饮湖中的奇趣,极写酒兴之豪与游宴之乐,充满浓厚的浪漫色彩,于放浪之中,隐隐寓有眼见天下扰扰,又遭政治失意的忧愁。句式自由,语言浅白易懂,情感自然率真,风格奇肆恣纵。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作品原文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

元结

漫叟以公田米酿酒,因休暇则载酒于湖上,时取一醉。欢醉中,据湖岸引臂向鱼取酒,使舫载之,遍饮坐者。意疑倚巴丘酌于君山之上,诸子环洞庭而坐,酒舫泛泛然触波涛而往来者,乃作歌以咏之。

石鱼湖,似洞庭,夏水欲满君山青。

山为樽,水为沼,酒徒历历坐洲岛。

长风连日作大浪,不能废人运酒舫。

我持长瓢坐巴丘,酌饮四座以散愁。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古诗翻译赏析-元结-唐诗三百首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译文注释

译文一

石鱼湖啊,好像那洞庭湖,夏天水涨平岸君山青青。

把山谷当作酒杯,把湖泊当作酒池,饮酒的朋友个个环坐洲岛。

大风连日吹卷起波浪滔滔,挡不住酒船在湖中往来。

我手拿长瓢坐巴山石上,请朋友们一起痛饮消忧愁。

译文二

石鱼湖,像洞庭,夏天水涨将满,中有君山青青。我把山当作酒杯,把湖当作池塘,好酒之人好几个,清清楚楚坐小岛。即使连日刮风起大浪,也不能阻止我们的运酒船。我拿着长长的酒瓢坐在巴丘上,为身边的朋友们舀酒喝啊,以散发内心的忧愁。

注释

石鱼湖:在今天湖南省道县东面,当时元结任道州刺史,常往优游,因湖上有巨石状若游鱼,故此定名为石鱼湖,命人镌刻于湖上。

漫叟:元结自号。

巴丘:山名,在今天湖南省岳阳市洞庭湖边。

君山:古称洞庭山、湘山、有缘山,是洞庭湖中的一个小岛,与岳阳楼遥遥相对。

诸子:子是对成年男子的敬称,这里诸子是指同游的友人们。

废:停止。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古诗翻译赏析-元结-唐诗三百首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作品鉴赏

赏析一

此诗是元结任道州刺史时所作。诗人通过描写石鱼湖的游宴之乐,抒发了他狂放不羁的豪放情怀。作者以山为杯,水为酒,不畏狂风大浪,与友人饮酒于湖上。想象惊人,富有奇趣。本诗学习民歌形式,句式自由,平易朴实,清新自然,是元结诗中形象较为丰满的篇章。

元结在代宗时,曾任道州刺史,写了好几首吟石鱼湖的诗。他于《石鱼湖上作序》中云:“潓泉南上有独石在水中,状如游鱼。鱼凹处,修之可以贮酒。水涯四匝,多欹石相连,石上堪人坐,水能浮小舫载酒,又能绕石鱼洄流,乃命湖曰石鱼湖,镌铭于湖上。显示来者,又作诗以咏之。”元结有诗云:“吾爱石鱼湖,石鱼在湖里,鱼背有酒樽,绕鱼是湖水。”

赏析二

石鱼湖是片小湖,元结却将其比拟为八百里洞庭,湖中石鱼不过一块礁石而已,却被比拟为洞庭湖中的君山,元结倚湖而饮,却自得地幻想是倚靠巴丘,朋友们环绕着小湖,又似乎“环洞庭而坐”。表面上看,这是一种夸张,表现元结对石鱼湖的喜爱,细思之却有苦中作乐之意。元结有天下之忧,思如鸿鹄直上高天,则见洞庭也不过一小塘而已,但实际情况,他只做道州刺史,真正能够面对的,也确实是一片小小的水塘。于是他只好自我宽慰,自我幻想,仿佛八百里洞庭就在眼前,仿佛自己可以掌握权力,可以施展抱负的空间要更广更大一般。

这从结句便可看出,前面都是优游之意,结句却说“以散愁”,若心中无愁,又何以散之?或谓这是元结因对现实不满而起隐居之意,但这和见石鱼而思洞庭却并不关联。由此观之,“长风连日作大浪,不能废人运酒舫”,也无不辞辛劳偏要寻欢作乐之意,是诗人表述他不肯对苦闷现实低头的决心,同时也同样隐露苦中作乐之无奈。

赏析三

唐代宗时元结曾担任道州刺史。当时,他写了多首吟咏石鱼湖的诗作。他在《石鱼湖上作序》中写道:“泉南上有独石在水中,状如游鱼。鱼凹处,修之可以贮酒。水涯四匝,多欹石相连,石上堪人坐,水能浮小舫载酒,又能绕石鱼洄流,及命湖曰石鱼湖,镌铭于湖上,显示来者,又作诗以歌之。”另外,他还在诗里写道:“吾爱石鱼湖,石鱼在湖里。鱼背有酒樽,绕鱼是湖水”。

这首诗赞美了石鱼湖的美丽风光,表达了诗人无意于宦途进取,想要隐居的情怀。本诗开头以石鱼湖比作洞庭湖,以石鱼比作君山;随后,诗人描述了在石鱼湖与众友人把酒作乐的情景;最后,诗人抒发了大风浪也无法阻挡把酒作乐、借酒消愁的豪放情怀。本诗是乘兴之作,笔调清新,毫无拘谨之感,可见诗人旷达的胸怀和及时享乐的思想。整首诗自然率真,有民歌特色,蕴含着诗人丰富的想象力,颇有趣味。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古诗翻译赏析-元结-唐诗三百首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作者简介

元结(719-772)

字号:字次山,自号漫郎、元子、聱叟等

籍贯:汝州鲁山(今河南鲁山)

作品风格:质朴简古、平直切正

诗人小传:

元结(719年~772年),字次山,号漫叟、聱叟,河南鲁山人,唐代文学家、诗人。他于天宝十二载(753年)进士及第,安史之乱起,曾率族人避难猗玗洞(在今湖北省大冶市境内),因号猗玗子。乾元二年(759年),他出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史翙幕参谋,招募义兵,抗击史思明叛军,保全十五城。后任道州刺史,调容州,加封容州都督充本管经略守捉使,颇有政声。

元结的诗作注重反映政治现实和人民疾苦,主张诗歌为政治教化服务,要“极帝王理乱之道,系古人规讽之流”,深受杜甫推崇。并且其作品善于继承和学习民歌的优良传统,对其后的新乐府运动有所启示。元结的散文亦多涉及时政,风格古朴,不同流俗,后人有赞其为韩柳古文运动的先驱。

石鱼湖上醉歌并序扩展阅读

石鱼湖上作有序

唐·元结

潓泉南上,有独石在水中,状如游鱼。鱼凹处,修之可以贮酒。水涯四匝,多欹石相连,石上堪人坐,水能浮小舫载酒,又能绕石鱼洄流,乃命湖曰石鱼湖。镌铭于湖上,显示来者,又作诗以歌之。

吾爱石鱼湖,石鱼在湖里。鱼背有酒樽,绕鱼是湖水。儿童作小舫,载酒胜一杯。座中令酒舫,空去复满来。湖岸多欹石,石下流寒泉。醉中一盥漱,快意无比焉。金玉吾不须,轩冕吾不爱。且欲坐湖畔,石鱼长相对。

元结甚爱石鱼湖,因游此湖而作了好几首诗,这也是其中之一,并且在序中将石鱼湖的形貌、名字的由来交待得非常清楚。《醉歌》以三、七句式,展现出民歌特色,而这首五言诗同样尽显汉魏乐府风骨。

更多元结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