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词·十二楼中尽晓妆》古诗翻译赏析-薛逢-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律诗 时间:2024-05-14 20:36

唐诗三百首第214首薛逢的《宫词·十二楼中尽晓妆》,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六卷七言律诗。此诗写宫妃望幸不得的寂寞,全诗团绕“望”幸而兴发。“尽晓妆”、“望君王”、“昼漏长”、“还对镜”、“更添香”、“遥窥正殿”,一举一动都是侧写后宫佳丽盼望得幸于君王;而“十二楼”、“望仙楼”、“锁衔金兽连环冷”,传达了宫廷中华美富贵却又孤清凄冷的氛围;“晓妆”、“昼漏长”、“扫御床”则是表达时间的挪移,以及由晨至夜的期待。全诗构思巧妙,富于暗示性。以动作暗示心理,透过典型生活细节,写尽宫妃顾影自怜的哀怨之情。

宫词作品原文

宫词

薛逢

十二楼中尽晓妆,望仙楼上望君王。

锁衔金兽连环冷,水滴铜龙昼漏长。

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

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袴宫人扫御床。

《宫词·十二楼中尽晓妆》古诗翻译赏析-薛逢-唐诗三百首

宫词译文注释

译文一

清早十二楼宫女都在忙梳妆,在望仙楼上盼望临幸的君王。

宫门上的金兽含锁冷冷清清,听着水滴铜龙觉得白日太长。

梳完云髻还要对着镜子修饰,换上华贵的罗衣又添上芳香。

傍晚远远地窥望正殿帘开处,袍袴宫女正为君主清扫御床。

译文二

如同天上五城十二楼一般的宫殿中,天才放晓,妃嫔们纷纷起而梳妆,还登上望仙楼去眺望君王。金色的兽形门环连环相并,上紧了锁,是那么凄冷,铜铸的雕龙漏壶水滴声声,白昼显得如此漫长。她们梳好了高耸的云髻,却仍然对镜自照,想要更换绮罗衣衫,却又再添沉香。远远望见正殿帘栊闪开,穿着短袍绣裤的宫女正在清扫御床。

注释

望仙楼:一说是唐宫中的楼名,一说指望君如望仙。

金兽:指镀金的兽形门环。

铜龙:指雕镂有龙形的计时用铜壶。

袍袴(kù):袴通裤,这里袍裤并称,是指短袍绣裤,为当时宫女特有的装束。

《宫词·十二楼中尽晓妆》古诗翻译赏析-薛逢-唐诗三百首

宫词作品鉴赏

赏析一

此诗描写宫妃梳妆望幸而不得,表现她们遭受冷遇而孤寂无依的哀怨,以揭露封建帝王生活荒淫腐朽的罪恶。本诗写得颇成功,就是抓住梳妆这个情景进行渲染。宫妃从早晨开始就着意梳妆,痴心盼望,但门关锁冷,日子难熬。直到晚上,又再次梳妆打扮,换衣添香。但遥窥正殿,宫人在扫御床,希望又是一场空。描绘出这些细节,虽不明写怨恨,但哀怨之情却溢于言外。

辛文房《唐才子传》称薛逢:“天资本高,学力亦赡,故不甚苦思,而自有豪逸之态。第长短皆率然面成,未免失浅露俗。”胡震亨《唐音癸签》评:“长歌似学白氏,虽以此得名,未如七律多警。”

赏析二

这首诗写宫中嫔妃盼望皇帝宠幸,也算是宫词中最惯见的题材。一般情况下,诗人写宫人寂寞,其实是香草美人之喻,借之以拟自身,为自己不得君王宠信,空有满腔抱负却报国无门而慨叹,此诗料必也有类似的用意。否则的话,宫人寂寞与否,谁能得到皇帝爱幸,关士大夫底事?

首联连用两个“楼”字,先将宫廷比作天上五城十二楼,写宫人们起而梳妆,一个“尽”字,便出群像,可见所言、所悲、所悯非止一人,所咏的也是宫中普遍现象。接着明言她们“望君王”,就此点明主题。颔联写景、写物,但其实是写宫人们的内心期盼,“锁衔金兽连环冷”,重点在“锁”、“冷”二字上,她们被闭锁于深宫之中,寂寞冷清,除了想望君王外也实在无事可做。“水滴铜龙昼漏长”,重点在“长”字上,深宫中实足无聊,而一般情况下,君王是不能在白昼宠幸妃嫔的,所以她们才会觉得白昼漫长,渴望夜晚早些到来。颈联写宫人们为了赢得君王宠爱而刻意打扮,明明梳妆已罢,却唯恐还有不如人意处,所以继续对镜,一个“还”字,便将其内心的忐忑、患得患失完美表现出来。所以频换罗衣,更添新香,也是同样的用意。

对于尾联,历来有两种解释。一是将“袍袴宫人”看作是得以亲近君王的妃嫔,她们能够“扫御床”,而起首便言“尽晓妆”、“望君王”的妃嫔们却不能得近,只能远远望着,内心极度寂寞、痛苦。二是认准“正殿”二字,说君王今夜又将在正殿安寝,故使宫人预先洒扫,后宫妃嫔,将在度过漫漫白昼之后,又迎来孤寂长夜。第一种说法明显有问题,首先“袍袴”是宫中侍女的打扮,“扫御床”是宫中侍女的工作,这里的“宫人”是指宫婢而非宫妃,试问宫婢虽在君王侧近,有多大机会可得君王临幸呢?妃嫔又有什么理由要妒忌宫婢呢?况且,正殿也原非侍寝之室。第二种也有不甚通达处。首先,御床日日当扫,何以今日扫御床,便知君王要在正殿就寝?其次,从开篇便写晨景,无一字及于暮、晚,则白昼清扫,何以会联想到夜间就寝?

私以为,尾联仍是白昼漫长意,妃嫔梳妆已罢,私窥正殿,但君王才刚开始一天的行程,遑论选妃侍寝了,因此而更觉寂寞。全诗只写妃嫔闭锁深宫的寂寞生活,或者以此暗喻士人不得君王宠信、重用,被投闲置散的悲哀吧。

赏析三

本诗写幽闭深宫的宫女的痛苦和怨恨,句句用数字,两两对比,突出表现宫女遭遇的悲惨,揭露封建后宫制度的残酷性,唱出了千万宫女的普遍心声。《何满子》,唐代教坊舞曲名,曲调婉转悲凉。

这是一首短小精致的宫怨诗。与一般短小的宫怨诗相比,这首诗有其特殊之处。大多数以绝句体裁写成的宫怨诗,在表达方式上讲究婉转含蓄,内容上通常也只写宫人悲惨生活的一个片段,留下更多的空间让读者去想象。而这首诗则与众不同,它不但对宫人的生活画面进行了全景展示,而且直叙其事,直写其情。将宫人寂寥凄凉的人生遭际直截了当呈现出来,引人慨叹。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两句,诗人以加一倍、进一层的表现手法,把宫女不幸的境遇,深重的苦痛、怨恨集中描写了出来。首句着眼于空间,点明宫女离家之远;次句落笔于时间,点明宫女入宫之久。宫女在宫中生活,既饱受思念亲人之苦,又没有被宠幸的幸福可言,这对正值芳龄的青春少女而言,本身就是难以忍受的酷刑,更不用说“离家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了。在这里,诗人仅用十个字就写出了宫人远离故乡、幽闭深宫的不幸遭遇。这两句诗语言简洁凝练,极具感染力,看似轻描淡写,实则举重若轻。

“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两句诗不藏不掖,直接描写宫女在君前挥泪的怨恨之情,写出一个失去幸福自由的女子的真实情感。久积成怨之下,一声悲歌,两泪齐落,正是女主人公心中深埋的怨情直接抒发的结果。这两句诗以强烈取胜,不以含蓄见长。一般宫怨诗多写宫女失宠或不得幸的哀怨,而本诗却一反其俗,写在君前挥泪怨恨,还一个被夺去幸福自由的女性的本来面目。事直说,情直抒,这也是本诗的独到之所在。

全诗只用了“落”字一个动词。其他全部以名词组成,因而显得简括凝练,强烈有力。而每句诗中又都嵌入了一个数字,将事件表达得清晰而明确。

《宫词·十二楼中尽晓妆》古诗翻译赏析-薛逢-唐诗三百首

宫词作者简介

薛逢,生卒年不详,字陶臣,蒲州河东(今天山西省永济县)人,唐代诗人。他是唐武宗会昌元年(841年)进士,历任侍御史、尚书郎等职,因恃才傲物,议论激切,屡忤权贵,故仕途颇不得意,后出任巴、蓬、绵等州刺史,官终于秘书监。

薛逢能诗,《全唐诗》收录其诗一卷。《唐才子传》评价他:“(薛)逢天资本高,学力亦赡,故不甚苦思,豪逸之态,长短皆卒然而成,未免失浅露俗。”

唐诗常识

所谓“宫词”,是指专门吟咏宫中事物的诗词,然而深宫中事,外人何由得知,又有何关联?所以绝大多数宫词,都不过是士人借题发挥,暗喻自身的作品罢了。中唐王建曾作《宫词》百首,对后世影响很深,仿作者很多。元稹曾作长篇叙事诗《连昌宫词》,则是借连昌宫的变迁,来反映唐代的由盛转衰,为一时之佳构。后蜀孟昶妃花蕊夫人模仿王建,也作《宫词》百首,其实那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描写后宫事物的“宫词”。

更多薛逢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