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古诗翻译赏析-李商隐-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律诗 时间:2024-05-14 20:23

唐诗三百首第208首李商隐的《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六卷七言律诗。这首传诵甚广的无题诗,写情曲折深挚,缠绵回环;写悲恨入骨销魂,感人至深。

无题作品原文

无题

李商隐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古诗翻译赏析-李商隐-唐诗三百首

无题译文注释

译文一

相见不容易分别也十分艰难,东风柔弱无力百花一片凋残。

春蚕直到死时银丝才会吐尽,蜡烛烧成灰烬泪珠方能流干。

晨起看镜但愁容颜日益憔悴,晚上吟诗只觉月色分外清寒。

好在此去蓬莱山路程不太远,请青鸟代我殷勤地把你探看。

译文二

相见已是艰难,谁料离别更难,因为春风绵软无力,导致百花凋残。春蚕到死才会吐尽它的丝,蜡烛成灰才会滴干它的泪。我清晨揽镜而照,因为鬓发苍白而惆怅,你夜间吟咏诗篇,想来也该觉得月光凄冷吧。蓬莱仙境距离并不遥远啊,我派遣青鸟殷勤地前去探访。

注释

蜡炬:即蜡烛。

镜:这里用作动词,指照镜。

《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古诗翻译赏析-李商隐-唐诗三百首

无题作品鉴赏

赏析一

后人点评:

明人谢榛:李义山曰:“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刘禹锡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还有晴。”措词流丽,酷似六朝。(《四溟词话》卷二)

李商隐一生写过诸多“无题”名作,这是其中最有名的一首。就诗的内容来看,这是一首表示两情至死不渝的爱情诗。

首联写主人公不幸的爱情遭遇和苦闷的心情。起句两个“难”字,点出了主人公与心上人聚首不易,别离更难之情。此联感情绵邈,语言多姿。两个“难”字将诗中情感层层推进,主人公悲苦无奈的心情被刻画得入木三分。次句寓情于景,写实与象征融为一体。诗人赋予感情以可以感触的外在形态:东风无力,百花凋残。悲凉氛围的铺设,为突出诗题做了最精准的渲染与映衬。

颔联,诗人以春蚕、蜡炬作比,写出了两情的海誓山盟、忠贞不渝。春蚕舍生吐丝,蜡炬忘死垂泪,可以说,它们都是生命为了爱情而燃烧的最贴切象征,象征着生命的本色与辉煌。“春蚕、蜡炬”两句构筑出以付出生命为代价去追求真情的生命绝响,自然流传千古、经久不衰。

颈联,诗人转入对人的描写。前句是写主人公:主人公晓妆对镜,面对斑白的云鬓,不由感慨年华已逝;后句转而写主人公遥想心上人:心上人良夜苦吟,身披凄清的月光,必然感觉身心俱寒。主人公长久苦思心上人而不得见,自然深感年华惊心;又担心心上人像自己一样孤单寂寥,伤身伤神。这一联可谓千回百转。

尾联回应首句,诗人借“青鸟”表达“此情不变”的意愿:或许我与你从此一别再难相见,犹如蓬山相隔,天上人间,但相距再远也隔不断我们彼此的爱恋。传说中,青鸟是西王母饲养的鸟,能帮人传信。虽然这仅仅是个并不可信的传说,但诗人仍寄情于此,足可见其痴情。也正是这份痴情,足可以感动青鸟,为主人公与心上人传信、探看。

在这首诗中,诗人虽未直接抒情,却在喃喃自语中将自己悲伤、痛苦的心情,以及对爱情坚忍不拔的执著信念表现得淋漓尽致。全诗哀婉感人,不愧为千古绝唱。

赏析二

这是作者描写爱情相思最为脍炙人口的名篇。本诗首联从别离的痛苦写起,以暮春时节百花凋残予以烘托。二联即以春蚕吐丝和蜡炬成灰这两个比喻形象地表达了深深相爱的情人那种离别后呕心沥血的相思和至死不移的深情。这样忠贞的感情不但在爱情中是可贵的,对生活的其他方面,如友谊、工作、事业都是需要的。因此,这联名句也常常被人们用来表示对事业的坚贞,具有了更广泛的意义。诗的三联是设想在离别后这对情人将因相思的煎熬而面容憔悴、生活凄苦。四联写离别的情人希望有人传递信息,以慰相思。全诗构思新颖巧妙,想象细致入微,比喻精确得当,语言生动精辟,意境优美,情思绵邈。

赏析三

一对爱人,被迫分隔两地,为此相思无尽,泪水涟涟,此诗即写此情,在李商隐的《无题》诗中,其脉络最为清晰,并无太多不可解处。

起首“相见时难别亦难”,出前人未发之议论,颇见新意。一般情况下,大家都会认为分别容易,重逢艰难,因而慨叹。比如汉末三国曹丕《燕歌行》中便有“别日何易会日难”句,南朝刘裕《丁都护歌》中也有“别易会难得”句,即将离别与重逢作比,哀叹人生聚少而离多。但是李商隐偏偏要说“别亦难”,便更翻出一层新意来。离别因何而难呢?其实这句并非在说人们相聚后便不易别离,而是说别后的日子更为难挨,因内心相思凄怆,故觉度日如年,艰辛无比。于是对句便言“东风无力百花残”,表面上是写景,点明咏叹时正当季春或初夏,其实是借百花凋残,以喻爱人不在身边,遂使青春虚度。更往深一层来体味此句,则“百花残”的缘由为“东风无力”,也即因外在力量的阻挠,或两人重聚努力之不足,才使别离之期日益漫长,遥遥不见终止。

颔联是千古之佳联、佳对,李商隐仅此一对,在中晚唐的诗坛上便无人可与拮抗。其实将蚕丝之丝谐音为“思”,以喻相思,以蜡烛的烛泪转指人的眼泪,上可追至六朝,并不出奇。比如南朝乐府有《作蚕丝》,云:“春蚕不应老,昼夜常怀丝。何惜微躯尽,缠绵自有时。”再比如南陈王子陈叔达《自君之出矣》中有“思君如夜烛,煎泪几千行”句。但李商隐独能翻出新意,出“到死丝方尽”、“成灰泪始干”语--蚕死自然不能再吐丝,所以丝尽,蜡烛燃尽自然再无烛泪,所以泪干,深合物理,而在此理趣之上,则喻相思不已、落泪不干。重点在“方”、“始”二字并极佳妙,白居易诗云“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不给相思以终结的期限,固显情深,但李商隐却转而给予期限,只不过这期限到死为止。只要我还活着,相思就不会断绝,只要我还活着,相思成泪便流淌不干,无期是哀,有期更显其哀,这种哀伤深入骨髓,感人至深。

相比之下,颈联则仅平平而已,诗从女子的角度来言,因青春消逝而镜中颜色憔悴,更想象爱人也在思念着自己,见月吟咏,料必深感凄寒。这凄寒既是想象中的实际身感,更是内心感受,而且两地共通,由男子之月下觉寒,更反衬女子的内心凄凉、孤寂,是一般无二的。到此则相思成病、相思成狂,已描摹到极致,结尾却又隐约透露出一线曙光--“蓬山此去无多路”,应是以蓬莱仙境比拟二人重逢后的神仙一般美好生活,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好在尚有书信可通。青鸟是传说中为西王母传递书信的仙婢,故以“青鸟殷勤为探看”来比喻书信往来。或将“蓬山”认为是女子所居闺中,将尾联认作男子口吻,私以为不妥,颈联是以女子口吻写就,尾联再转男子角度,诗意未免割裂,难以一气贯通。

赏析四

这是一首爱情诗,本诗以女性的口吻抒写爱情心理,在女主人公悲伤、痛苦心情中,蕴含着对爱情的渴望和执着的精神。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写女主人公在爱情上的不幸遭遇和她的心境:因为受到某种力量阻挠,一对情人本就难以相会,分离的痛苦就更使她无法忍受。两个“难”字,第一个指相会困难,第二个指离别时难舍难分。在前一个相聚“难”的衬托下,别离时的“难”就突出了一对情人离别时悲痛不堪的心情。两个“难”字的使用也造成了诗句的起伏缠绵之势,这种曲折婉转的行文方式,使相见无期的离别之痛更加缠绵、哀痛,而如果直述别离之苦就达不到这种效果。诗中人本就满怀痛楚,又看到外面暮春的景色,就更使她悲伤的心情难以排遣。暮春时节,东风无力,百花凋零,花瓣随着轻风四散飘落,美好的春光即将逝去,而女主人公不就像这随着春天的消逝而凋零的花朵吗?美丽的花朵被外界摧残,总是让人心生惆怅和惋惜。“东风”句,既描写了自然环境,也是女主人公悲哀心境的反映,物我交融,微妙地契合在了一起。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接着写女主人公思念之情。“春蚕到死丝方尽”中的“丝”字与“思”谐音,暗含思念之意。这两句话是说,自己对于心上人的思念,就像春蚕吐丝一样,直到死才能停止。而绵绵的思念没有个期限,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才能再相见,不能相聚的痛苦,缠绕着女子,无尽无休,就好像蜡泪直到蜡烛烧成了灰才流尽一样。思念不止,表明爱恋之深,但是终生都在思念,就暗指相会无期,前途无望,那么,女主人公的苦也将伴随终生。而尽管前途无望,女主人公却一辈子都要眷恋着,尽管痛苦,也只能忍受。这两句中既蕴含着女子的失望和痛苦,也包含了强烈的执着精神。虽然追求无望,但仍要追求,这就给追求蒙上了一层悲凉色彩。诗人在这一联中用两个形象的比喻,将女主人公内心的复杂缠绵的情感,表现得细致丰富而真切。

以上四句着重揭示女主人公内心的感情活动,把难以言说的复杂感情形象地表现了出来,写得非常精彩。接着五、六句“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转入写外在意象。“云鬓改”,是说自己因为终日受痛苦的折磨,已经鬓发脱落,容颜憔悴。“晓镜”表明女子是在早晨照镜子时候发现的。接着便接一个“愁”字,可见,女子是看到“云鬓改”后发愁。女子夜里因爱情的追求不能实现而痛苦憔悴,而清晨女子看到自己容颜憔悴而痛苦,为了爱情而希望永葆青春。这就把昼和夜联系了起来,形成了回环往复的愁绪,表达非常缠绵曲折。而“夜吟”句,则推己及人,想象对方应该和自己一样痛苦。她猜想对方大概也是夜不成寐,便常常吟咏叹怀,但愁情深沉浓郁,无从排遣,所以愈发感觉周围环境凄清冷寂,皎洁的明月,洒下寒冷的清辉,好像天气变得寒冷了。用生理上感觉到的冷反映内心的凄冷,非常巧妙。“应”字有揣度、料想的口气,表明这些都是女子想象出来的。而想象如此生动,则表明她对心上人非常了解,也透露了她的深切思念之情。想象得越是清晰具体,思念就越深刻,这便就越发燃起女子对相聚的渴望。

既然会面无望,就只好请使者替自己去看望他了。于是便有了结尾这两句:“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青鸟是西王母的信使,它成了诗中女子的使者。诗人用蓬莱仙山象征对方的居所。虽然诗中女子把相见的希望寄托在了想象中的青鸟的身上,但是,这相会无望的痛苦心情依然笼罩着女主人公。最后虚幻的结尾,烘托了飘渺无际的氛围。这正暗示了两人相见飘渺无期,而女主人公的痛苦与追求还将继续。

这首七律诗,从头至尾都贯穿着缠绵、痛苦、失望和执着感情。诗中字字句句都反映了女主人公的这种复杂情感。意象之间,彼此连接紧密,缠绵往复,将这种精微的情感,形象、生动地表现了出来,非常巧妙。

《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古诗翻译赏析-李商隐-唐诗三百首

无题作者简介

李商隐(813-858)

字号:字义山,号玉谿生

籍贯: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

作品风格:高华典丽

诗人小传:

李商隐(813~858年),字义山,号玉溪生、樊南子,晚唐著名诗人。祖籍怀州河内(今河南省沁阳市),生于河南荥阳(今郑州荥阳),十九岁时因文才而受到牛党成员、太平军节度使令狐楚的赏识,引为幕府巡官。二十五岁进士及第,旋即被李党成员、泾源节度使王茂元辟为书记,王茂元爱其才,招为婿,他因此遭到牛党的排斥。此后,李商隐便在牛李两党争斗的夹缝中求生存,辗转于各藩镇幕府充当幕僚,终身郁郁而不得志。

晚唐之际,诗风渐颓,是李商隐的出现将其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其诗构思新颖,想象奇特,形象鲜明,语言优美,风格秾丽,七绝、七律尤为所长。他的很多诗揭露了当时的政治黑暗和社会动乱,一些爱情诗与无题诗更是写得缠绵悱恻,脍炙人口,但部分诗篇也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他与杜牧齐名,合称“小李杜”,还和李贺、李白合称为“三李”,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

【相关阅读】

更多李商隐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