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古诗翻译赏析-李商隐-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五言律诗 时间:2024-05-14 19:05

唐诗三百首第151首李商隐的《落花》,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五卷五言律诗。

落花作品原文

落花

李商隐

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飞。

参差连曲陌,迢递送斜晖。

肠断未忍扫,眼穿仍欲归。

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

《落花》古诗翻译赏析-李商隐-唐诗三百首

落花译文注释

译文一

高楼上的客人们竞相散去,小园中的落花还纷纷乱飞。

参差的花枝连着弯曲小路,风飘落花送走了落日余晖。

柔肠寸断不忍把落花清扫,望眼欲穿春来了又要回归。

芳心已随着春光一同消尽,所得的只是泪水沾湿衣襟。

译文二

高高的楼阁上,客人终于还是散去了,小小的庭园中,只剩下落花乱飞。那落花错路不齐啊,直连向曲折的小径,远远地送别斜阳余晖。我肝肠寸断,不忍心去打扫,望眼欲穿啊,春天却仍然归去了。这花朵芬芳的心意随着春去而终于凋尽,所得到的,只有泪落沾衣罢了。

注释

竟:终于,终究。

曲陌:指曲折的田间小路。

《落花》古诗翻译赏析-李商隐-唐诗三百首

落花作品鉴赏

赏析一

这首咏物诗是作者于唐武宗会昌六年(846)闲居永乐(今陕西米脂西)期间所作。诗前半部分写落花,客去园空,落花飘零,漫天飞散,夕阳映照,无限凄清,这也正是作者身世漂泊受挫的写照。下半部分写惜花,惜花也即惜春。作者不忍扫去落花,为花落春归而悲泣。尾联语意双关,低回凄婉,感慨无限。诗人素怀壮志,极欲见用于世,却屡遭挫折,报效无门,所得只有悲苦失望、落泪沾衣而已。因此,为落花悲伤,也即是为自己美好理想不能实现、为自己不幸身世而悲伤。全诗情景浑然交融,把咏物与身世之慨结合得天衣无缝,确是伤春诗中的佳作。

赏析二

此诗可有两解,一解为思人,一解为伤春。所谓思人,首句便言“高阁客竟去”,遂因客去而见花飞,因见花飞而觉“断肠”,因觉“断肠”乃“所得是沾衣”。不过这么解释略有些牵强,还是以解为伤春似更准确。

问题主要在于,“高阁客竟去”的“客”究竟何所指?或谓即指春天,客去便是指春逝,或谓非实指,只是以曲终宴散来比喻春天归去。总之,春天终于逝去了,一个“竟”字,便出无穷喟叹惋惜之情,于是乃见园中落花飞舞。颔联写落花无穷无尽,无边无涯,直接园中小径,并逐渐远去,则眼中所见,更重要的是心中所想,便均是落花矣。再写日暮“斜晖”,仿佛是落花送去,正是用昼之尽来对照春之尽。

从来惜春、伤春,总关人事,非独季候,所以颈联便落到诗人自己身上,先直言自身“肠断”,因怜念落花而“未忍扫”,再言自己如何惜春,但即便望眼欲穿,春天终究还是要离开。“芳心向春尽”之“芳心”,或指诗人自己的爱花、惜春之心,或谓是指花朵恋春之心,正因恋春,才当春归时纷纷飘落。两解均可,因为后一解其实正是前一解的拟人化。春天逝去,落花满径,诗人无可挽留,也只有落泪沾衣而已。“所得”二字甚佳,指诗人耗费心力,欲留春住,但所费与所得并不相配,种种无奈凄婉,便毕现于纸上。

此诗为诗人的自怜自叹,而借落花为喻。春逝即指大好青春已然逝去,虽耗费心力却终究抱负难伸,一事无成,于是自身便如晚春之落花一般,随风飘零,无可依托,则除去哀伤落泪,他还能怎么办呢?

赏析三

李商隐作诗,一向以善于用典、精于藻饰闻名。但他也有用语质朴、风格淡雅的佳作,本诗就是其中之一。本诗为咏物诗,作于唐武宗会昌六年(846年),当时诗人为母守孝,正闲居永业,又因陷入牛李党争之中,处境困难,因此心绪不宁。他忧愁怨恨的心情在本诗中即有所表露。诗人借咏落花的飘零,抒写自己身世之感,抒发自己一生失意的幽怨。全诗忧郁悲凉,曲折深婉。

首联上句叙事,下句写景。客人们陆续离开,人去楼空,满园静寂,诗人才注意到四散的落花,顿生同病相怜之心,寂寞惆怅的愁绪也涌上了心头。因本诗人描写落花,实际是为了引出本诗的主旨——愁思。

颔联从多种角度描写落花的情状。上句从空间入手:落花在空中飞舞,参差的花枝连着弯曲的小路;下句从时间着眼:落花绵绵不断,无休无止。对“斜晖”的点染,折射出诗人内心的不安。整个画面色调黯淡,充满了沉重感,流露出一种悲伤的情绪。颈联,诗人直抒胸臆。“肠断未忍扫”:诗人肝肠寸断也不忍心清扫落花,这并不是一般的惜花之情,而是一种复杂的、难以言表的情绪。诗人以花自比,望花自伤,自然就难以将落花彻底扫为垃圾尘土。而“眼穿仍欲稀”一句表露出诗人的痴心与坚定。尾联意蕴深藏:花朵用自己短暂而绚烂的一生装点了春天,最后却落得凋残、衰败的下场;诗人满怀抱负,却一生坎坷、屡屡碰壁,结局也是凄凉悲苦、令人同情。

全诗语言清淡疏朗,诗人咏物伤己,以物喻己,感伤无尽。

《落花》古诗翻译赏析-李商隐-唐诗三百首

落花作者简介

李商隐(813—858)

字号:字义山,号玉谿生

籍贯: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

作品风格:高华典丽

诗人小传:

李商隐(813~858年),字义山,号玉溪生、樊南子,晚唐著名诗人。祖籍怀州河内(今河南省沁阳市),生于河南荥阳(今郑州荥阳),十九岁时因文才而受到牛党成员、太平军节度使令狐楚的赏识,引为幕府巡官。二十五岁进士及第,旋即被李党成员、泾源节度使王茂元辟为书记,王茂元爱其才,招为婿,他因此遭到牛党的排斥。此后,李商隐便在牛李两党争斗的夹缝中求生存,辗转于各藩镇幕府充当幕僚,终身郁郁而不得志。

晚唐之际,诗风渐颓,是李商隐的出现将其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其诗构思新颖,想象奇特,形象鲜明,语言优美,风格秾丽,七绝、七律尤为所长。他的很多诗揭露了当时的政治黑暗和社会动乱,一些爱情诗与无题诗更是写得缠绵悱恻,脍炙人口,但部分诗篇也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他与杜牧齐名,合称“小李杜”,还和李贺、李白合称为“三李”,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

更多李商隐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