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先主庙》古诗翻译赏析-刘禹锡-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五言律诗 时间:2024-05-14 18:51

唐诗三百首第143首刘禹锡的《蜀先主庙》,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五卷五言律诗。这是刘禹锡任夔州刺史时凭吊先主庙而作的怀古咏史诗,内容以议论为主,哀吊为辅。结构谨严,半咏盛德,半叹业衰,吊古伤今,立意超卓。表达诗人对其时君主昏庸,朝政腐败的深切感慨。

蜀先主庙作品原文

蜀先主庙

刘禹锡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势分三足鼎,业复五铢钱。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

凄凉蜀故伎,来舞魏宫前。

《蜀先主庙》古诗翻译赏析-刘禹锡-唐诗三百首

蜀先主庙译文注释

译文一

刘备英雄气概充满天地,千秋万代令人肃然起敬。

他曾三分天下势成鼎足,一心复汉重铸五铢铜钱。

得到诸葛丞相创业开国,生个儿子一点不像圣贤。

最凄凉的是那蜀国歌伎,亡国后歌舞在魏国宫前。

译文二

这天地之间的英雄豪气啊,千古以后仍使人衷心折服。想那先主刘备可以三分天下有其一,与魏、吴鼎立,一心想要恢复汉家江山。可惜他虽然得到贤相诸葛亮的辅佐,得以开国,却因为继承人刘禅的无能而终于国亡。昔日那蜀地的舞女是多么凄凉啊,被迫要到魏朝宫殿中去献艺。

注释

蜀先主庙:蜀先主,即三国时代蜀汉政权的开国皇帝刘备,谥号昭烈皇帝,俗称先主。其庙在夔州(奉节县)白帝山上,刘禹锡曾于821年至824年担任夔州刺史,诗当作于此时。

英雄气:语出《三国志·蜀书·先主传》,载:“是时曹公(曹操)从容谓先主曰:‘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本初(袁绍)之徒,不足数也。’先主方食,失匕箸。”

三足鼎:鼎为古代烹煮器和礼器,鼎下有三足,安放甚稳,因此乃有“三足鼎立”之语,指代魏、蜀、吴三国时代。

业复五铢钱:汉武帝时代的货币,因重五铢而故名。传王莽代汉时,曾废五铢钱,至光武帝时,又从马援奏重铸,天下称便,因此便以恢复五铢钱比喻复兴汉室。

得相:指刘备得诸葛亮为宰相,得以割据一方。

生儿不象贤:指刘备之子、蜀汉后主刘禅无能,不似其父贤明。

《蜀先主庙》古诗翻译赏析-刘禹锡-唐诗三百首

蜀先主庙作品鉴赏

赏析一

蜀先主庙在夔州(今重庆奉节县)白帝山上,蜀先主就是刘备。刘禹锡曾任夔州刺史,本诗当作于此时。这首诗是刘禹锡五律中传诵较广的一首。这首咏史之作立意在赞誉英雄,鄙薄庸碌;称颂刘备,而贬讥刘禅。一方面赞颂刘备建立蜀国的功绩,一方面慨叹蜀汉事业后继非人,总结蜀汉亡国的历史教训。

全诗前四句写刘备之功德。首联突兀劲挺,气势不凡,境界雄阔,意在言外,写刘备在世是叱咤风云的英雄,千秋后的庙堂仍然威势逼人。“天下”两字囊括宇宙,极言“英雄气”之充塞天地;“千秋”两字贯串古今,极写“英雄气”之万古长存。“尚凛然”三字虽然只是抒写一种感受,但诗人面对先主塑像,肃然起敬的神态隐然可见。

颔联紧承上联,写刘备的英雄业绩:刘备出身寒微,在汉末乱世之中,转战南北,几经磨难,建立蜀汉,与吴、魏三分天下,成“鼎足”之势。建立蜀国后,刘备自称是汉中山靖王之后,力图进取中原,统一中国,这更显示了英雄之志。“五铢钱”是汉武帝以来的钱币,王莽篡汉后,废止不用。东汉初年,光武帝刘秀又恢复了五铢钱。这里用“复五铢钱”代指兴复汉室大业。

后四句写蜀汉的衰败,以垂戒当世。颈联为刘备功业不成,嗣子不肖而叹惜。“得相”句是说刘备三顾茅庐,得诸葛亮辅佐,建立了蜀国;“生儿”句笔锋一转,说后主刘禅不能效法先人贤德,守父业,致使蜀国基业葬送。创业难,守业更难的道理昭然若揭。前后两句对比鲜明,正反相形,妙不可言。

尾联化用故事,感叹后主亡国。264年,刘禅降魏,东迁洛阳,被命为安乐县公。据《三国志·后主传》记载,一天,“司马文王(昭)与禅宴,为之作故蜀伎。旁人皆为之感怆,而禅喜笑自若。”尾联两句当化用此意,字里行间,渗透着对于刘备身后事业消亡的无限嗟叹之情。

赏析二

这是作者任夔州刺史时凭吊蜀先主庙而作的咏史诗。当时,唐宪宗李纯已被宦官陈弘志所杀,穆宗李恒继位不久,朝政腐败,国势衰微。作者在这首诗中不仅表达了对蜀汉兴衰的慨叹,也抒发了对现实政治的关切与忧虑。诗的内容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方面赞颂刘备的功绩;另一方面是从刘备的儿子不能继承父业总结历史教训。诗中吊古伤今,针砭时世,表现了作者进步的政治理想和敏锐的观察眼光。全诗结构严谨,层次分明,意境沉郁苍凉,寄慨遥深。

清人纪昀:句句精拔。起二句确是先主庙,妙似不用事者。后四句沉着之至,不病其直。(《瀛奎律髓汇评》卷二十八)

刘克庄《后村诗话》称此诗“雄浑老苍,沉着痛快,小家数不能及也”。《瀛奎律髓汇评》引纪昀语:“句句精拔。起二句确是先主庙,妙似不用事者。后四句沉着之至,不病其直。”

赏析三

公元221年,蜀汉先主刘备亲率大军讨伐东吴,结果于翌年(222年)八月在夷陵之战中遭逢惨败,被迫退回白帝城永安宫。因为愤懑和羞愧,刘备很快就病倒了,但他坚持留镇白帝,以御吴军,不肯回都城成都去养病,最终就病死在了这里。白帝、永安,至唐代改名为夔州,六百年后,“诗豪”刘禹锡就职夔州刺史,于是便来到刘备的祠堂前凭吊。

全诗分两部分,第一部分包括前五句,是颂扬刘备为一代英豪的。首先说他的英雄豪气充溢于天地之间、宇宙之内,千秋万世依旧凛然有威,值得崇敬。接着以一联“势分三足鼎,业复五铢钱”来描述刘备的功绩。刘备都有些什么功绩呢?不外乎打着兴复汉室的旗号,纵横疆场,最终得以在西南割据,与魏、吴呈鼎足之势。刘备复汉,事实上并没有成功,他也没有重铸五铢钱,这对句只是用了东汉光武帝的典故,说刘备有如此雄心壮志而已。

颔联先说“得相能开国”,承接上句,说刘备重用贤相诸葛亮,才得以建立蜀汉,割据一方,但是随即笔锋一转,说“生儿不象贤”,可惜他的儿子、后主刘禅并没有父亲那般英勇贤明,终于导致国家败亡。就此转入第二部分,是慨叹蜀汉之亡。尾联用了《三国志·蜀书·后主传》中的典故,裴松之疏引《汉晋春秋》,记载道:“司马文王(司马昭)与禅宴,为之作故蜀伎,旁人皆为之感怆,而禅喜笑自若。王谓贾充曰:‘人之无情,乃可至于是乎!虽使诸葛亮在,不能辅之久全,而况姜维邪?’充曰:‘不如是,殿下何由并之。’他日,王问禅曰:‘颇思蜀否?’禅曰:‘此间乐,不思蜀。’郤正闻之,求见禅曰:‘若王后问,宜泣而答曰先人坟墓远在陇、蜀,乃心西悲,无日不思,因闭其目。’会王复问,对如前,王曰:‘何乃似郤正语邪!’禅惊视曰:‘诚如尊命。’左右皆笑。”

因为蜀汉被魏国所灭,所以刘禅被捕至魏都洛阳,而蜀汉的歌舞艺人,也被迫要在魏宫中为魏人献艺,回想故国,他们难道不会感到悲怆吗?“凄凉”一词正由此而来。然而刘禅本人却似乎并不感到悲伤,竟然还说出“此间乐,不思蜀”的浑话来。诗人之慨叹,一方面是叹刘备所建之国,竟被其子败坏,另方面也是嘲讽刘禅不知亡国之恨。

从来吊古是为了讽今,或者作为今日之借鉴,刘禹锡此诗也不能外,他并不仅仅是无谓地为古人悲伤落泪而已。刘禹锡所处的时代,盛世已终,唐朝走入下坡路,天子成为傀儡,宦官操弄权柄,藩镇割据于内,蛮夷侵扰于外,对于如此腐败堕落的朝政,他是不能无动于衷的。正因为这样,刘禹锡才会支持王伾、王叔文的改革,并在革新失败后遭到贬斥、放逐。他之所以歌颂刘备,就是希望能够出现一个刘备一般的英雄人物,就像刘备一心复兴汉室一般,可以复兴大唐盛世。他之嘲讽刘禅,也是在影射当时的权贵,虽承先人遗泽,却丝毫也不以国事为重,曾经何等辉煌的大唐,就此一步步迈向深渊,会不会也很快就走上蜀汉的老路,直至灭亡呢?

此诗首联气概豪雄,结末却哀伤感慨无尽,以古喻今,抒发自己郁闷不平之气,同时也警告当权者要以史为鉴,不可走上历代王朝兴亡盛衰的老路。

赏析四

此诗是刘禹锡任夔州刺史时游先主庙而作。刘禹锡所处的时代,唐朝已经开始衰落,皇帝昏庸,贤才不能被用,诗人借古讽今,感慨现在没有贤主,表达盛衰兴亡的感慨。

“天下英雄气,千秋尚凛然”,开篇两句,“天下”、“千秋”四字,纵横空间和时间,气势雄劲壮阔。“千秋”两字贯串古今,极言“英雄气”流传千秋万代、万古长存。显示出诗人包容万象、俯仰古今的胸怀。“尚凛然”三字,表现了诗人在先主塑像前,肃然起敬。“尚”字,写得极为神妙,庙堂还庄重肃穆,先主塑像生动逼真。身处其中,诗人隐隐能感觉到先主生前叱咤风云、威震八方的英雄之气。

颔联紧承“英雄气”,引出先主刘备英雄业绩:“势分三足鼎,业复五铢钱”,刘备起自布衣,在汉末乱世中,征战南北,历尽艰难曲折,才终于形成与曹操、孙权三分天下之势。诗人用汉光武帝兴复汉室,恢复“五铢钱”事迹,暗喻刘备建蜀后,又励精图治,想统一中国。这进一步表现了刘备的英雄远志,构思巧妙,浑然天成。

颈联进一步写刘备功业最终没有继承下来,令人叹惜。“得相能开国”,说的是刘备三顾茅庐,受诸葛亮辅佐,建立蜀国的事情;“生儿不象贤”,则说的是后主刘禅不能继承先人的贤德,愚懦猥琐,致使国家灭亡。刘备能选贤任能,却没有教好自己的儿子,两相对比鲜明,含义深刻,让人叹惋。

尾联感叹后主的不肖。这里一联写一件事情,即有名的乐不思蜀的故事,具体表现刘禅的不肖。这件事情鲜明地表现出刘禅愚顽不灵、麻木不仁的品性,由此可见,亡国绝非偶然。这样凄凉结局与刘备建立功业的盛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叹惋痛惜之情表露无疑。

这首五律,通过对刘备功业建立到灭亡的追忆,抒发出历史兴亡之叹。诗人对当时唐王朝盛衰之忧,尽在其中。整首诗语言劲拔,格调沉着豪迈,感情蕴藉,引人深思。

《蜀先主庙》古诗翻译赏析-刘禹锡-唐诗三百首

蜀先主庙作者简介

刘禹锡(772-842)

字号:字梦得

籍贯:洛阳(今属河南)

作品风格:沉稳凝重

诗人小传:

刘禹锡(772年~842年),字梦得,祖籍洛阳,后迁彭城(即今天江苏省徐州市),唐朝著名诗人、哲学家。他是唐德宗贞元九年(793年)的进士,后又中博学鸿词科,授监察御史。唐顺宗继位后,任用王叔文等人,打击宦官势力,展开一系列政治改革,即所谓“永贞革新”,刘禹锡是王叔文集团中的重要成员,因此在革新失败后,即被贬为朗州(即今天湖南省常德市)司马,同时被贬为司马的还有韩泰、陈谏、柳宗元等八人,与革新领袖王伾、王叔文合称为“二王八司马”。刘禹锡名义上被贬官,实际是遭监管整整十年,此后又先后被任命为连州(即今天广东省连县)、夔州(即今天重庆市奉节县)等州刺史,晚年升迁为集贤殿学士、太子宾客,官终于检校礼部尚书。

刘禹锡有“诗豪”之称,他的诗作风格独特,简洁明快,风情俊爽,从各方面反映了中唐的社会风貌。因为反对宦官擅权、藩镇割据,所以他创作了不少寓言式的政治诗,对权贵进行辛辣的讽刺和无情的批判。此外他还创作了很多怀古诗,借古讽今,富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更多刘禹锡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