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外弟卢纶见宿》古诗翻译赏析-司空曙-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五言律诗 时间:2024-05-14 18:50

唐诗三百首第141首司空曙的《喜外弟卢纶见宿》,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五卷五言律诗。诗人性耿介,不善干谒权贵,诗中铺叙荒村独居的穷愁潦倒,诗题为“喜”,但喜意未现,更多的是苍凉哽咽之慨。前四句刻画出孤清落寞之感,其中“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将四个意象两两排列,纯用白描,烘托形象逼真,义兼比兴,深厚蕴藉。后四句扣题,写表弟来访,由独处之悲,转言相逢之喜,反正相生,构思精细,沉挚深厚。

喜外弟卢纶见宿作品原文

喜外弟卢纶见宿

司空曙

静夜四无邻,荒居旧业贫。

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

以我独沉久,愧君相见频。

平生自有分,况是蔡家亲。

《喜外弟卢纶见宿》古诗翻译赏析-司空曙-唐诗三百首

喜外弟卢纶见宿译文注释

译文一

静静的夜晚四周没有邻居,居住在荒野因为家道清贫。

树上黄叶在雨中纷纷飘零,一盏孤灯照着我这白发人。

自惭这样长久地孤独沉沦,辜负你频繁地来把我探问。

我们平生就有很深的缘分,更何况你我两家还是表亲。

译文二

沉静的夜晚啊,我家四周并无邻人,荒僻的屋舍啊,旧日产业都已荡尽。雨中之树因秋深而叶片泛黄,灯下的我啊,因衰老而两鬓苍白。对于我这般长久孤独沉沦之人,真是有愧你经常来相见啊。我们平生自有缘分,更何况是表亲关系呢?

注释

旧业:旧时家业、产业。

独沉:孤独沉沦。

分(fèn):缘分。

蔡家亲:别本作“霍家亲”,误。晋代羊祜为蔡邕外孙,后世传为美谈,因以“蔡家亲”来指代表亲关系。

《喜外弟卢纶见宿》古诗翻译赏析-司空曙-唐诗三百首

喜外弟卢纶见宿作品鉴赏

赏析一

司空曙和卢纶都在“大历十才子”之列,两人诗歌功力相匹,又是表兄弟。从这首诗,可以看出他俩的亲密关系和真挚情谊;而且可以感受到作者生活境遇的悲凉。前四句描写静夜里的荒村,陋室内的贫士,寒雨中的黄叶,昏灯下的白发,通过这些构成一个完整的充满辛酸和悲哀的画面。后四句直揭诗题,写表弟卢纶来访见宿,在悲凉之中见到知心亲友,因而喜出望外。这喜悦其实蕴含着的是无限的悲凉。前后的对比映衬,使主旨更加深化了。

赏析二

司空曙宦途坎坷,家又贫苦,孤居寂寞,幸有表弟卢纶常来探访,为此而写下此诗。诗的表征是通过极言自身的凄凉悲哀,以引出对卢纶的感激之情,实际上还是以自叹为主,因这份感激而更反衬出自身之孤寂无依。

开篇先写夜晚静谧,为何静谧呢?不是环境清幽,或者房屋隔音效果好,而是所处荒僻,“四无邻”三个字便表露出深深的寂寞感来。继而再写“旧业贫”,身为士人,有钱读书,可见本有一定家产,但近日败落已极,故此贫困。颔联极妙,外有秋雨中树叶泛黄,渲染凄清氛围,而屋内则是自己孤灯一盏,白发已生。谢榛在《四溟诗话》中比对极为相似的几联,云:“韦苏州(韦应物)曰‘窗里人将老,门前树已秋’,白乐天(白居易)曰‘树初黄叶日,人欲白头时’,司空曙曰‘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三诗同一机杼,司空为优。善状目前之景,无限凄感,见于言表。”此论至当。那么为什么如此近似的三联诗,要以司空曙的为最佳呢?那是因为这两句诗不用虚词,似不作联系,出句纯为写景,对句纯为言事,故意做出一番似本不在意态,而唯如此,更见凄凉感怀,不待言而自明。诗的要义,要似自言自语,自叹自赏,似不欲向他人分说,而纯抒发自身情感者,如此则真,并且自然。

颈联写自身悲凄,而卢纶常来安慰,以此自愧。尾联言“平生自有分”,这“分”是指缘分,也是说自己和卢纶情投意合,相交莫逆,既是好友,“况是蔡家亲”,又兼亲眷。此联重点在“自有分”三字上,主要目的是说二人深厚的友情,“况是”是曲折语,其实本应作“何独”言,亲情在此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浓厚的友谊,是志同而道合。因亲而访,本也平常,因情而见,才识真意。

赏析三

这首诗是司空曙因表弟卢纶到家拜访,有感而作。司空曙和卢纶都在“大历十才子”之列,诗歌工力相匹,又是表兄弟,关系十分亲密。司空曙“磊落有奇才”,但因“性耿介,不干权要”,所以宦途坎坷,家境清寒。这首诗正是他惨淡境遇的真实写照。司空曙孤居荒野,卢纶去看他,他表面上说“喜”,心中却是充满了悲凉与凄苦,正是“喜中有悲”。见宿,留下住宿。

本诗是写,司空曙向前来拜访的卢纶倾诉自己穷困潦倒的近况。诗的前半首,静夜荒村,陋室贫居,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发人,构成活生生的画面,表达了诗人的辛酸和悲哀。后半首写表弟卢纶来访,诗人在悲凉中见到亲友,自然喜出望外。这一悲一喜,互相映衬,深刻地表现了主题。卢纶的《晚次鄂州》(卷六)中,也有“旧业已随征战尽”句,与本诗中的“荒居旧业贫”句,正好印证,说明表兄弟两人此时的处境都很艰难。这种同病相怜的境遇使他们更能互相体恤。

诗的前四句写荒居之悲。首联写诗人自己悲凉的境遇:年老独居荒野,近无四邻,孤苦无依,生活贫困。颔联看似写秋景,实则抒悲情,情景交融。诗人将一位穷愁潦倒的白头老人的形象刻画得很丰满。静夜荒村,陋室贫士,寒雨中之黄叶树,昏灯下之白发翁,构成一幅充满辛酸和悲哀的画面。

后四句直揭诗题,写表弟卢纶来访之喜。在前四句所营造的悲凉氛围中,诗人见到亲友,自然喜出望外。这两联虽然写“喜”,却又隐约透露出“悲”,喜中有悲。悲从何来?只因处境不佳,诗人感到对不起亲人,所以深感惭愧。一个“愧”字,就表现了诗人悲凉的心情。

全诗的前半首和后半首,一悲一喜,悲喜交感,总的倾向是统一于悲。题目中虽着“喜”字,背后却有“悲”的滋味。一正一反,互相生发,互相映衬,深化了主旨。这就是“反正相生”手法的妙处之所在。

全诗语言朴实,语调低沉悲切,真实感人。

《喜外弟卢纶见宿》古诗翻译赏析-司空曙-唐诗三百首

喜外弟卢纶见宿作者简介

司空曙(约720-约790)

字号:字文初,一字文明

籍贯:广平(今属河北永年县)

作品风格:闲雅疏淡

诗人小传:

司空曙(约720年~790年),字文明,或说字文初,广平(在今天河北省永年县东南)人,唐代诗人,“大历十才子”之一。他是大历年间的进士,磊落有奇才,因为性情耿介,不肯干谒权要,导致宦途坎坷。曾授洛阳主簿,未几,迁长林县丞,累官至左拾遗。后韦皋为剑南节度使,辟其入幕,官终于水部郎中。

司空曙为卢纶的表兄,两人并有诗名。其诗多为行旅赠别之作,朴素真挚,情感细腻,多写自然景色和乡情旅思,诗风闲雅疏淡,长于五律。胡震亨在《唐音癸签》中云:“司空虞部(水部之别称)婉雅闲淡,语近性情。”

喜外弟卢纶见宿扩展阅读

过司空曙村居

唐·卢纶

南北与山邻,蓬庵庇一身。繁霜疑有雪,枯草似无人。遂性在耕稼,所交唯贱贫。何言张掾傲,每重德璋亲。

此诗疑作于司空曙《喜外弟卢纶见宿》之前,而司空曙的诗,则为此诗之依韵相和(都押上平声十一真)。卢诗所言“南北与山邻,蓬庵庇一身”,正与司空曙诗“静夜四无邻,荒居旧业贫”含义相同,而尾联言友情,言亲情,两诗也相仿佛。

更多司空曙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