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泊牛渚怀古》古诗翻译赏析-李白-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五言律诗 时间:2024-05-14 17:38

唐诗三百首第97首李白的《夜泊牛渚怀古》,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五卷五言律诗。

夜泊牛渚怀古作品原文

夜泊牛渚怀古

李白

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

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

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

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

《夜泊牛渚怀古》古诗翻译赏析-李白-唐诗三百首

夜泊牛渚怀古译文注释

译文一

西江牛渚山的夜晚使人神往,青碧的天空中万里无云。

登上船仰望明亮的秋月,徒然怀想当年的谢将军。

我也像袁宏一样善吟咏,可惜没有谢将军来倾听。

明早我将要扬起帆离去,江岸的枫树叶飘落纷纷。

译文二

西江之上,牛渚岸边,这一夜晚啊,湛蓝的高天没有一片云彩。我走到船头,仰望秋天的明月,空自回想着晋时的镇西将军谢尚。我也能像袁宏一般高声吟咏佳篇啊,然而知音的谢尚却已不再有。等明朝我扬帆而去,只见枫树上的红叶纷纷飘落。

注释

牛渚:山名,在今天安徽省当涂县西北,突出江中,水流湍急,地势险要。

西江:古称从今江西到今南京一段长江为西江,牛渚也在此范围内。

谢将军:指谢尚,字仁祖,东晋人,官至镇西将军。《续晋阳秋》载,他在镇守牛渚时,秋夜泛舟赏月,适袁宏在运租船中咏己所作《咏史》诗,“声既清朗,辞又藻拔”,遂大加赞赏,邀其前来,谈至天明。袁宏从此“名誉日茂”,官至东阳太守。

挂帆席:即扬帆,别本作“挂帆去”。

《夜泊牛渚怀古》古诗翻译赏析-李白-唐诗三百首

夜泊牛渚怀古作品鉴赏

赏析一

本诗为诗人夜泊牛渚有感而作。牛渚为晋代诗人袁宏与谢尚将军相遇,得到谢尚重用的地方。诗人想到先人典故,为自己的怀才不遇而忧闷,因此写下这首咏古怀今的名作,以抒发怀才不遇、知音难觅的伤感。全诗意境悲郁。诗题中的“牛渚”是山名,在今安徽省当涂县西北,突出于江中。“怀古”,诗题下原有注:“此地即谢尚闻袁宏咏史处。”据《晋书》传载,谢尚字仁祖,是官镇西将军。袁宏字彦伯,早年孤零贫穷。谢尚镇守牛渚时,曾在秋夜微服泛舟江上,偶然听到袁宏在运粮船上吟诵自己所写的《咏史》诗。谢尚深为赞赏袁宏的才学,将他邀请到自己的船上,交谈了一夜。袁宏由此名声大振,后来成为东阳太守。

这首诗的首联开门见山,点明“牛渚夜泊”,回应题目,并描绘牛渚夜景。诗人从大处落墨,描写辽阔的天宇与浩渺的西江,二者在夜色中融为一体,越发显得空阔藐远。

颔联由望月过渡到怀古。此情此景,诗人不由想起了谢尚泛江遇袁宏朗吟这一诗意的故事。但是,诗人并不就此落入“怀古”俗套,而是别有会心,从这桩历史陈迹中发现了一种令人向往的美好关系:地位的悬殊、贵贱的悬隔,丝毫不能妨碍心灵的相通;对文学的爱好和对才能的尊重,可以打破身份地位的壁障。而这正是诗人在当时求而不得的。

颈联由怀古回到现实。袁宏月夜遇知音,让诗人想到了自己的遭遇。诗人不禁发出“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的感慨。

末联宕开写景,诗人想象明朝挂帆远去的情景,烘托了诗人不遇知音之凄凉寂寞。此联写景清新隽永而不粉饰抒情,豪爽豁达而不忸怩作态。

本诗诗意明朗、单纯,语言清新、自然,寓情于景,以景结情,自有一种令人神远的韵味。

赏析二

李白在秋天月夜,舟泊牛渚,联想起同样秋月舟中,袁宏见知于谢尚的故事,思虑自己虽能高咏,却不能像袁宏一样遇到知音,只能落魄江湖。本诗即抒发诗人怀才不遇,恨无知音的无限感慨、惆怅之情。

这首诗写景疏朗有致,远近写意;写情含蓄不露,寓情于景,以景寄情,富于神韵。

王琦注引赵宦光评:此篇“无一句属对,而调则无一字不律”。

清代主神韵的王士禛把这首诗和孟浩然的《晚泊浔阳望香炉峰》作为“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典型,认为“诗至于此,色相俱空,正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画家所谓逸品是也”。

赏析三

《续晋阳秋》是南朝宋时檀道鸾所撰之书,记述东晋一代史事,其中载有谢尚鉴识袁宏的故事:“镇西谢尚,时镇牛渚,乘秋佳风月,率尔与左右微服泛江。会虎(袁宏小字为虎)在运租船中讽咏,声既清会,辞文藻拔,非尚所曾闻,遂往听之,乃遣问讯。答曰:‘乃袁临汝郎诵诗,即其咏史之作也。’尚佳其率有兴致,即遣要迎,谈话申旦。自此名誉日茂。”

这是一则文人佳话,谢尚出于名门,身居高位,而袁宏彼时尚沉沦下僚,江上闻诗要迎,一番对答,不论贵贱,都由诗词文章把两人聚合到了一起。数百年后,李白乘船途经牛渚,忆起此事,不禁喟然而叹,于是作了这首诗。

诗题“怀古”,并非简单地对古事加以陈述,而是为了讽今,为了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悲愤。当然,以李白豪阔之气,内心虽有怨怼,诗中却并不加以明确表露,诗歌中所流露出的,只是一种深深的艳羡而已。“空忆谢将军”之“空”字,便见惆怅端倪,其后大声呼道“余亦能高咏”,然而今天还有谁像谢尚那样,是落魄诗人的知音呢?可惜可叹啊,“斯人不可闻”,我亦未尝听闻,更未尝得遇这种人物了。

李白所作五律,大多直言所处环境,然后再引入主题,此诗亦不能外。开篇即点出“夜”字,然后说“青天无片云”,自然月色清朗,于是他“登舟望秋月”。当此寂静无人之夜,清辉遍洒,诗人所处环境之孤清便不言而自见,为此才会引发下面的感慨。结句再言“明朝挂帆席”,自己将要离开牛渚,则这片系以诗坛佳话的土地,将就此离我而去,于是落叶纷纷,更感秋之悲凉。前三句见月,末两句言叶落,所烘托的便是一种虽惆怅而并不深,虽哀伤却并不怨的氛围,以此氛围包夹诗人之艳羡、遗憾,正是情景相得益彰,并无一字闲笔。

李白作诗,浑出自然,即以此五律言之,颔联、颈联都为散句,并无工对,但自然契合,读来无生涩之感。所以清初诗坛领袖王士禛甚至要将此诗与孟浩然的《晚泊浔阳望庐山》并论,作为“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典型,认为“诗至于此,色相俱空,正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画家所谓逸品是也”。

赏析四

在这首诗中诗人通过在牛渚泛舟,回忆谢尚遇袁宏的故事,表达了自己才华横溢,却不为世用的怀才不遇的苦闷之情。

“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直入主题,点明了诗人夜泊牛渚。诗人眼望天空澄澈碧蓝,没有一丝云彩。我们可以想象,天空和长江水连在一起,一个空旷而辽远的江边夜景就展现在了我们面前,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

“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在这样幽静的环境中,诗人泛舟江上,远望秋月,不禁想到了东晋时也曾在这里泛舟的谢尚,他在这里听到了哀宏歌咏之词,非常欣赏,于是邀请袁宏谈话,他们之间快乐的交流直到天亮才结束,因此,袁宏时来运转,有了做官展抱负的机会。袁宏能遇到赏识他的人,而诗人想到自己的不为人赏识的经历,不禁很感慨。一个“空忆”暗示了这种回忆注定是没有结果或回应的。

“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诗人自叹道,我也能歌善咏,可是,谁能听到我的声音呢?表达了诗人没有遇到赏识他的知音,而内心悲凉的感情,同时,其中也包含点愤懑不平之情。

“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最后诗人又以写景结束全篇,他想象自己明天挂上船帆离去时的情景,当是枫叶在秋风中纷纷飘落,一片萧条寂寞,秋叶秋声,更烘托了诗人不遇知音而寂寞冷清的心情。

这首五律内容简单明快,但诗人烘托的意境旷远辽阔另有一种神韵。感情含蓄,语言自然,风格清新明朗,寓情于景,景中含情,悠远绵长。诗中诗人特有的清新飘逸之感依然如故。

《夜泊牛渚怀古》古诗翻译赏析-李白-唐诗三百首

夜泊牛渚怀古作者简介

李白(701-762)

字号: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

籍贯:祖籍陇西成纪(现甘肃省秦安县陇城)

作品风格:豪迈纵逸

诗人小传: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一说出生于剑南道之绵州(今四川绵阳江油市青莲乡),一说生于西域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五岁时随父迁居绵州,他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也是唐朝最富盛名的浪漫主义大诗人,人称“诗仙”。

李白二十五岁时只身出蜀,漫游各地,曾多次写诗干谒权贵,但未得回应。直至天宝元年(742年),他才因道士吴筠的推荐,被唐玄宗召至长安,供奉翰林,其文章风采名动天下,也深受唐玄宗的喜爱。但玄宗只是待其为文学弄臣,这使志向高远的李白深感痛苦,再加上权贵的谗言,他在京仅三年即弃官而去,继续漫游生涯。安史之乱爆发后,李白投入永王李璘幕府,想要为国效力,但李璘旋因与唐肃宗争位而败死,李白受到牵连,被流放夜郎(在今天贵州境内),途中遇赦,投奔族叔、当涂县令李阳冰,不久去世。

李白为人洒脱不羁,傲视权贵,他的诗歌也鲜明地反映了个性,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形式多变、种类浩繁,想象奇特、气概豪迈、情绪激昂,开创了唐诗一大高峰。从艺术成就来说,他的乐府、歌行及绝句成就最高。其歌行完全打破传统诗歌创作的一切固有模式,空无依傍,笔法多端,达到了任意随性而变幻莫测、摇曳多姿的神奇境界。其绝句自然明快,飘逸潇洒,能以简洁明快的语言以表达无尽情思。贺之章初见即赞其为“谪仙人”,杜甫写诗称其“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唐诗的高峰向来“李、杜(甫)、白(居易)”并称,李白占其魁首。

夜泊牛渚怀古扩展阅读

晚泊浔阳望庐山

唐·孟浩然

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泊舟浔阳郭,始见香炉峰。尝读远公传,永怀尘外踪。东林精舍近,日暮但闻钟。

所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是指诗中不必着一情语,而其情自在景物之间毕现;所谓“羚羊挂角,无迹可求”,就是说诗歌纯出自然,无丝毫人工斧凿痕迹。王士禛将此诗与李白《夜泊牛渚怀古》并列,正是为了说明以上两点。

更多李白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