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见外弟又言别》原文翻译赏析-李益-五言律诗-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五言律诗 时间:2023-09-20 09:05

唐诗三百首第139首李益的《喜见外弟又言别》,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五卷五言律诗。诗人以自然明快的语言,叙写聚合离散之情。真实而动人地刻画出久别重逢旋又分手,悲喜交集的复杂情感与乱世离散的感慨。少小离别,只因多年离乱,不得相见,而分久倏逢,方有“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畅谈离后事;忘情而不知日暮已至,沧海桑田世事难卜,不言别情,别情已深寓于景语中。意境苍茫杳远,质朴中寓深情,准确而生动地表现出安史之乱这个特定环境下的情感体验。

喜见外弟又言别作品原文

喜见外弟又言别

李益

十年离乱后,长大一相逢。

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

别来沧海事,语罢暮天钟。

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几重。

《喜见外弟又言别》原文翻译赏析-李益-五言律诗-唐诗三百首

喜见外弟又言别译文注释

译文一

经过了十年的战乱流离,长大成人在此意外相逢。

初见面问姓氏正在惊异,说名字才忆起旧时面容。

分别后世事如沧海桑田,叙谈罢已响起黄昏晚钟。

明天又跋涉在江陵道上,彼此相隔着重重的秋山。

译文二

因为动乱而分别已经整整十年了,我们要等长大以后才偶然相逢。还以为是初次见面,于是相问来历,互通姓名后才回忆起旧日的容颜。分别以来已经是沧海桑田,人世变迁,交谈才罢便听闻黄昏的钟响。明天你就要前往巴陵去了呀,这一路上不知又有多少重秋季的山峦呢?

注释

外弟:外家兄弟,即表弟。

沧海事:沧海桑田,语出葛洪《神仙传·麻姑》,载:“麻姑自说云,接待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指世事变迁。

巴陵:唐朝岳州治下巴陵县,即今天的湖南省岳阳市。

《喜见外弟又言别》原文翻译赏析-李益-五言律诗-唐诗三百首

喜见外弟又言别作品鉴赏

赏析一

这是一首写离乱后分别已久的表兄弟异地相逢,却又匆匆离散的诗,表现出人生的聚散无常。外弟,表弟。

首联直入主题写相逢。“十年”表明分离之久,“离乱”是分离的原因。“长大”说明二人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幼年,数年间双方的容貌已有很大变化,为下句作了铺垫。他们长期不通音信,不知对方生死,突然重逢,很是意外。句中“一”字,表现了诗人惊喜、意外之情。诗人早年经历了安史之乱及其后的藩镇混战、外族入侵等战乱,对于战乱造成的分离与痛苦深有体会。

颔联正面描写重逢的情景。由于上次见面尚是幼年,而如今诗人和表弟都已成人,形体容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彼此已经不能靠容貌相认。诗人从“初见”互问姓名的生疏,写到“忆旧容”,生动地写出了与表弟久别重逢的惊喜与激动,诗人的感情与神情变化如在眼前。但是,这样的惊喜背后显然也藏着数年的辛酸漂泊,如果没有战乱,兄弟间应当常来往,而此时相对都不识,可见战乱给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

颈联写表兄弟重逢后,在长谈中回忆过往。“沧海事”蕴涵了数十年间的变化:战乱中的动荡、各自的成长经历、无法言说的各种变故。此处,诗人引用沧海桑田的旧典,意在说明十年间本人、亲友、社会的各种变化,诗人对社会动荡不安的无限感慨也自然包含在其中了。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诗人与表弟的互相倾诉不是一时间能说完的,于是不知不觉中天色已暗。暮钟响起,更是平添了一分肃穆庄严,也昭示着两个人告别的时刻快要到了。

本诗题眼为“喜见”、“言别”,前三联分别写久别、重逢、叙旧,“喜”是中心。尾联则点题中“言别”二字。“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几重”,“明日”一词,极言两人聚散匆匆。“巴陵道”,指通向巴陵郡(今湖南岳阳)的道路,指出表弟将要去的地方,诗人此时已经联想到了表弟次日上路远去的画面。“秋山又几重”则是通过山岭重重的画面将离情含蓄道出。“秋山”二字不仅点出了时序,更隐含着诗人伤别的情绪。“几重”以“又”字修饰,也暗示了两人今日一别,后会无期,其中的伤痛又岂是言语可以表达的。

诗人采用白描手法,以凝练的语言和生动的描写,再现了乱离中诗人与亲人不期而遇,又匆匆离散的伤感场面,抒写了真挚的至亲情谊,也写出了动乱给人们带来的伤痛。

赏析二

这首诗描写久别重逢的情景,也是一首名诗。诗中描写十年动乱后,见到已长大的表弟,开始因为不认识而惊问姓名,知道姓名后,才从表弟现在的外貌回想起他童年的模样,这样描写非常细致、准确、生动。三联写畅谈别后变化,直至日暮,结尾写刚见面又要分别,不知何日再相逢,伤别之情暗寓于景物之中。这种聚合离别之匆匆正与社会动乱有关。全诗语淡情长,诗味隽永。

清人沈德潜:与“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抚衷述愫,同一情至。一气旋折,中唐诗中仅见者。(《唐诗别裁集》卷十一)

据《旧唐书》本传记载,相传李益“每作一篇,为教坊乐人以赂求取,唱为供奉歌词”。辛文房《唐才子传》评其边塞诗“多抑扬激厉悲离之作,高适、岑参之流也”。胡应麟《诗薮》评其七言绝句:“七言绝开元以下,便当以李益为第一。”

赏析三

此诗开篇便言“十年离乱”,一般认为是指“安史之乱”,安史之乱从755年始,至762年终,总计八年,诗言“十年”,乃虚指也。还有一种说法,此“十年离乱”并非特指安史之乱,而是指从安史开始,一直延绵到唐朝灭亡时的相关藩镇割据、外寇入侵、地方叛乱等种种变乱,“十年”虽仍为虚数,但作诗时正未见其终。两种解释都可说通。

诗人之意,本是与表弟在少年时相聚过,因离乱而分别,分别几经十年,等再见面的时候,双方都已非少年,都已“长大”了。“长大”后乃得“一相逢”,由此“一”字,正可见重逢之不易,以及分别之日久。“问姓经初见,称名忆旧容”一联极生动,而又极沉痛,少小分别,老大相逢,见面竟然不识,要待互通姓名,方始恍然大悟,同时也悚然而惊。此联对亦工整,并不仅仅是词性相对而已,甚至连词汇的最基本含义都非常贴近(同门类),比如“问”、“称”都为语言,“姓”、“名”属同一类,“惊”、“忆”都是心理活动,“初”、“旧”都相关时间,前四字对仗如此工整,则以动词“见”相对名词“容”,也便可以原谅了。最重要的是,词性乃至词意对至如此工整,极易生出“合掌”的毛病,也即出句与对句含义相近,近乎重复,但此对非但不合掌,反而流水,各自完整,却又并合为一层新意,真是对仗之典范。

颈联乃言恍然相认以后,表兄弟二人唏嘘往事,颇有沧海桑田之叹。十年离乱,十年分别,相互间有太多的话要说,直至“语罢”而晚钟响起,从白昼直至夜晚。此不言对话时久,情深意长,而以“暮天钟”三字便曲折道出。观此诗情感氛围,首联述“离乱”是一悲,述“相逢”又一喜,颔联、颈联更无疑是悲喜交集,乃竟难以自持。最后转至尾联,说兄弟相见,才刚语罢,又待分离,是只有悲而没有喜。表弟此去,“秋山又几重”,秋风萧瑟、山峦叠嶂,正不知何日再能重聚了。分别如此漫长,重逢又如此短暂,前后对比,则诗人情感的悲怆、凄凉,就此达至顶峰。尾联并无一字情语,而情意自然绵长,耐人咀嚼,耐人回味。

文学艺术允许虚构,但所要表达的、抒发的情感则不容虚构,只有真实的情感,才能打动读者,才能真正体现出艺术的价值来。而这真实的情感,可以是千古共通的,也可以是一时一地所独有的,一般说来,千古之情大体虽可共通,细节却终难共鸣,远不如写出时代特色、社会背景,表现在此一时一地所独有的情感,其共通处更容易被读者所接受,所不同处,也更容易为读者所谅解。所以此诗写别情,写聚而又别,种种悲怆,都因首联“离乱”而出,感人至深,令人唏嘘。倘若并无这大背景、大环境的烘托,只言“十年离别后”,其格调、韵味,便要下一个层次了。

赏析四

这首诗紧扣题目生动地再现了诗人和表弟久别重逢而又匆忙离别的场景,表达了诗人喜悦而又惜别之情。

“十年离乱后,长大一相逢”,诗人单刀直入主题,交待两人相逢的背景。社会动荡,使两人分离了有十年之久,分别时两人还都是幼年,十年之后,两人都已经长大成人了。“一”字,表现了相逢得突然。这两句话语言简洁明快,充分反映了诗人和表弟相见的惊喜和激动的心情。

“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这两句描写两人重逢时的场景。两人时隔多年不见,都已经不认识了。所以,两人互通姓名之后,才渐渐回忆起以前的容貌。“初见”,表明了两人已经很陌生,好像第一次见面一样。“惊”字表现了诗人和表弟意外邂逅内心的惊讶之情。诗人精选了见面中的一个典型细节,进行细致的描写,层次清晰,表达传神,仿佛两人由陌生渐渐熟悉而后惊喜万分的情景就在眼前。

“别来沧海事,语罢暮天钟”,十年的别离,十年的动荡生活,两人想要说的话实在太多,两人从白天一直说到了傍晚的钟声敲响才停下来。诗人在这里引用了沧海桑田这个典故概括了两人阔别十年来的重重往事。沧海桑田本代表了动荡变故,诗人用此典故也流露出了他对社会动荡,世事变化无常的感慨。诗人在这里用钟声来表示天色已晚,这暗示了两人交谈的话题太多,谈得太激动,以至于连天色渐暗也没有看到,待听到钟声才发觉已经傍晚。

两人在喜相逢后不久就面临着离别。“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几重”,“明日”,凸显了两人相聚时间很短,聚首匆忙。“巴陵道”,点名表弟要去的方向。“秋”既点明了时令,又蕴含着诗人伤离别的情感。“又几重”,既写表弟的行程,前途漫漫,山川阻隔,行路艰难,同时也表现了诗人对表弟离开的惆怅和深切关怀之情。诗人避实就虚,以想象结尾,使这股不舍深情乘着诗人想象的翅膀越飞越远,余韵无穷,耐人寻味。

这首五律,用朴素简洁的语言完整地叙述了诗人和表弟相见和离别的情景,写得淳朴自然,真挚感人。诗中对两人见面时情景的细腻描写,惟妙惟肖,非常生动而真切,写出了很多离别重逢时人们的感受,具有典型性,所以让人读来备感亲切。最后的离别伤情,写得委婉蕴藉、韵味悠远。

《喜见外弟又言别》原文翻译赏析-李益-五言律诗-唐诗三百首

喜见外弟又言别作者简介

李益(748-约827)

字号:字君虞

籍贯:陇西姑臧(今甘肃武威)

作品风格:豪放明快

诗人小传:

李益(748年~827年),字君虞,陇西姑臧(今天甘肃省武威市)人,唐代著名诗人。他是大历四年(769年)进士,初任郑县尉,因久不得升迁,遂弃官在燕赵一带漫游。后为幽州节度使刘济召为从事,不久又参邠宁戎幕,唐宪宗时任秘书少监,官终礼部尚书。

李益的诗风豪放明快,尤以边塞诗最为著名,被称为“高适、岑参之流也”。他既长于近体,尤工七绝,语言凝练、形象鲜明、音调和谐,同时也擅长歌行,当时与李贺齐名。《全唐诗》存录其诗二卷。

【相关阅读】

更多李益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