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僧归日本》古诗翻译赏析-钱起-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五言律诗 时间:2024-05-14 18:35

唐诗三百首第131首钱起的《送僧归日本》,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五卷五言律诗。

送僧归日本作品原文

送僧归日本

钱起

上国随缘住,来途若梦行。

浮天沧海远,去世法舟轻。

水月通禅寂,鱼龙听梵声。

惟怜一灯影,万里眼中明。

《送僧归日本》古诗翻译赏析-钱起-唐诗三百首

送僧归日本译文注释

译文一

随着机缘你来到了中国,一路上好像在梦中穿行。

大海茫茫船似天上飘浮,法舟像离开尘世样轻盈。

水中月影通晓寂静禅理,海底鱼龙也来听你诵经。

怜爱船上那不灭的禅灯,船行万里照你一片光明。

译文二

你随缘而至,来我中华,来路恍惚似行进在梦中一般。沧海浩渺,如能浮天,渡海的法舟啊是如此轻盈。水中之月通往那清静境界,游荡的鱼龙也聆听佛唱。最爱那一盏灯亮啊,前途万里,都照耀得如此光明。

注释

上国:这里是指中国(唐朝)。

随缘:佛家语,随其机缘。

法舟:佛家语,指佛法好像舟船一样能渡人出离生死苦海。

水月:佛家语,指像水中月那样虚幻。

梵声:念佛经的声音,因古印度语为梵语,故得名。

《送僧归日本》古诗翻译赏析-钱起-唐诗三百首

送僧归日本作品鉴赏

赏析一

这是作者在长安赠予来我国学经期满返国的日本僧人的诗作。全诗主要通过描写日本僧人远渡大海,不畏艰苦,来赞美日本僧人忠于理想和事业的勇敢坚强的精神。由于是颂扬僧人,所以诗中句句用佛家术语,这是本诗的鲜明特色。

高仲武《中兴间气集》称钱起之诗“体格新奇,理致清赡”,给予他高度评价,“文宗右丞,许以高格;右丞没后,员外为雄”。纪昀《四库全书总目》评:“大历以还,诗格初变,开宝浑厚之气渐远渐漓,风调相高,稍趋浮响。升降之关,十子实为之职志。起与郎士元,其称首也。然温秀蕴藉,不失风人之旨,前辈典型,犹有存焉。”

赏析二

钱起最善写送别赠诗,这首送日本某留学僧归国的五律更是其中的上品。日本从大化元年(646年)开始全面改革社会结构和政权组织,史称大化改新,随即663年又在白江口为助百济而大败于唐朝、新罗联军,于是更加快了其改革进程,先后派遣大批“遣唐使”携士人、僧侣,不远千里之遥,不顾风波险恶,来到唐朝留学,随即开创了几乎全面唐化的奈良时代。钱起此诗所赠的日本僧侣,已失其名,想必是在中国学业有成才回归本国的,否则很难与唐朝士大夫结下深情厚谊,并得到钱起的赠诗。

此诗就表面上来看,非常流畅而简洁。首联点明此僧的来历,是从外国到中华来的,一路艰难坎坷,如行梦中。颔联言其乘船归去,并预祝在苍茫的大海上,舟轻而顺,可以很快回到家乡。颈联言其归途,僧人在水上、月下坐禅,以证大道,他念经的时候,水中鱼虾、蛟龙都出来倾听。尾联既悯其旅途孤寂,唯“一灯”相照耳,又预祝此灯照耀整段旅程,虽有“万里”之遥,却始终“眼中明”,不至于迷失方向。

倘若仅仅表达这些意思,那此诗也只是四平八稳而已,不见佳处。赠诗最重要的是因应所赠之人独有的特色,则此诗只能赠此一人,或范围很狭小的同一类人,不可移作他用。钱起此诗,完美地扣准了对方僧侣的身份,几乎每一句都别有所指,都相关佛理,这才是《唐诗三百首》将其选入的主要原因。

首先,开篇就言“随缘”,此佛家语,指日僧此番来到唐朝,是随其因缘。再言“住”,表面上是指他曾一度居住在中华,其实“随缘住”连起来读,却是指的“不住”,也即不执着于一定的事物观念。“来途若梦”,则是指人生如梦,一切皆空。然后日僧离开唐朝,不言“去国”、“去华”,却偏要说“去世”,也即将他远渡归国,比喻为已在中华证得大道,正要翩然而脱离凡尘。舟船不言舟船,偏言“法舟”,则是以乘船渡海,比喻为利用佛法为载具,渡过这世间的生死苦海。

“水月”在佛家所指虚妄,是言世间万物皆为虚像,虽可见而并不真实,只有理解了这一点,才能直通“禅寂”,也即通过禅定而达到清静虚寂的境界。鱼龙亦听梵声,既是指世间一切有情都有向佛之心,有成佛之根,也是赞扬这位日僧已证大道,他所念的经能够吸引动物都来倾听。尾联的“一灯”,是指佛法如为黑暗尘世间的指路明灯,有此一灯,循之而前,自然眼见光明,人生的旅途不会偏向。

钱起就这样通过对禅机的抒发,把浓厚的惜别之情委婉地表达出来,于是佛理禅机就与深情厚谊融为一体,成就了这一首赠别的佳作。

赏析三

唐时,中国与日本交往频繁,当时有许多日本人不远万里来中国学习或做官。唐诗中有许多寄赠日本人的篇章。本诗是诗人赠给归国日本僧人之作,通过形象地描绘景色和阐释禅理,赞颂了日本僧人不畏艰险远渡大海来中国学经的虔诚和勇敢坚贞的精神,同时婉转地抒发了诗人对僧人的留恋不舍之意。本诗还有一个特色:因为是写僧人,所以诗中有许多佛家术语,禅意很浓。

全诗写送别,却通篇不见一个“别”字。前两联写日僧万里来华,非常难得,离开时大海茫茫,小舟飘飘荡荡。首联不写送别,却写僧人来处,说他到中国山长水远,就像是在梦中游行一样。颔联写僧人已经乘船离开,船在茫茫的大海上游走,渐渐消逝在天际。这一联暗示了路途遥远,归程漫漫。颈联和尾联没有明确提到送别,而是描画了海上景物,这就拓宽了诗境,使诗摆脱了内容的束缚。运用这样的手法,即使狭窄的诗题也能有精彩的内容,从而成为佳作。

本诗使用了“随缘”、“法舟”、“水月”、“禅寂”、“梵声”、“灯影”等众多佛教术语。这些术语为诗句增添了无穷的虚空色彩。“海底的鱼龙”、“不灭的禅灯”都是禅经里才有的事物,对这些事物的描写大大扩展了全诗的意境。全诗语言清新,韵律和谐,节奏明快。依依别情、禅理禅趣的恰当融和,更是极为妥帖地深化了为僧人送行这个主题。

《送僧归日本》古诗翻译赏析-钱起-唐诗三百首

送僧归日本作者简介

钱起(约710-约782)

字号:字仲文

籍贯:湖州(今属浙江)

作品风格:清空闲雅,流丽纤秀

诗人小传:

钱起(722年~780年),字仲文,吴兴(今天浙江省湖州市)人,唐代诗人。他是天宝七载(748年)的进士,初为秘书省校书郎、蓝田县尉,后任司勋员外郎、考功郎中、翰林学士等。因曾任考功郎中,故世称“钱考功”,与李端、卢纶、吉中孚、韩翃、司空曙、苗发、崔峒、耿湋、夏侯审并称“大历十才子”。

钱起长于五言,辞采清丽,音律和谐。但其诗多为赠别应酬、流连光景、粉饰太平之作,与社会现实相距较远。

更多钱起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