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日宴梅道士房》原文翻译赏析-孟浩然-五言律诗-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五言律诗 时间:2022-09-18 15:45

唐诗三百首第119首孟浩然的《清明日宴梅道士房》,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五卷五言律诗。

清明日宴梅道士房作品原文

清明日宴梅道士房

孟浩然

林卧愁春尽,搴帷览物华。

忽逢青鸟使,邀入赤松家。

金灶初开火,仙桃正发花。

童颜若可驻,何惜醉流霞。

《清明日宴梅道士房》原文翻译赏析-孟浩然-五言律诗-唐诗三百首

清明日宴梅道士房译文注释

译文一

静卧林中忧愁春光将尽,拉开帷幕观看野外风华。

忽然遇见上天遣来使者,邀我来到仙人赤松子家。

炼丹炉灶刚刚开始生火,山上仙桃正好盛开鲜花。

假若能够永葆青春容颜,何惜一醉痛饮仙酒流霞。

译文二

病卧林下,正在哀伤春天将尽,掀开窗帏,纵览自然景物。突然遇见仙家使者,邀请我来到仙家居所。只见鼎炉才刚生上火,桃树正当花开。倘若真能够永葆青春,还在乎痛饮仙酒而醉吗?

注释

梅道士:姓梅或号梅的道士,具体生平不详。孟浩然别有《寻梅道士》、《梅道士水亭》等诗,可见梅道士当是隐居近邻,两人过从甚密。此诗题或作《清明宴梅道士山房》。

搴(qiān):本意为取,这里是掀开的意思。

青鸟:《山海经·西山经》载:“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三青鸟居之。”郭璞注:“三青鸟主为西王母取食者,别自栖息于此山也。”后即以青鸟指代仙家使者。

赤松:指赤松子,为传说中的仙人。《列仙传》载:“赤松子者,神农时雨师也,服水玉以教神农,能入火自烧。往往至昆仑山上,常止西王母石室中,随风雨上下。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至高辛时复为雨师,今之雨师本是焉。”

金灶:指道家的炼丹炉。王勃《秋日仙游观赠道士》有“雾浓金灶静,云暗玉坛空”句。

仙桃:《汉武帝内传》载:“(西王母)又命侍女更索桃果。须臾,以玉盘盛仙桃七颗,大如鸭卵,形圆青色,以呈王母。母以四颗与帝,三颗自食。桃味甘美,口有盈味。”这里指梅道士家的桃树。

流霞:传说中的仙酒。葛洪《抱朴子·怯惑》载:“项曼都入山学仙,十年而归,家人问其故,曰:‘有仙人但以流霞一杯与我,饮之辄不饥渴。’”

《清明日宴梅道士房》原文翻译赏析-孟浩然-五言律诗-唐诗三百首

清明日宴梅道士房作品鉴赏

赏析一

这首诗描写诗人到梅道士山房宴饮的情景。诗的前六句是写作者自己正因春尽发愁,想要观赏暮春时节的美好景物时,梅道士送信来邀我去他那里作客,并且还准备了不少果品馔蔬。诗的末联写诗人与道士开怀畅饮的兴致,语含戏谑。实际是说童颜不可驻,脸上透出的红润,不过是多喝了几杯,表现了诗人的洒脱气度和对梅道士亲密友好的感情。全诗格调明快,一气贯注,自然天成。

赏析二

此诗为暮春时节,孟浩然得好友梅道士所邀,赴其家饮宴,宴上所作。乍读此诗,不过普通应酬之作,首联言时,颔联言受邀,颈联言道士家中景物,尾联言及宴饮,除文字清新可喜,用语扣稳道家特征外,便无甚思想性可观了。然而细细品味,却能从中得出诗人被迫隐居,从而感叹韶光易逝,乃翩然有欲求仙之意。

首联两句,疑从南朝谢灵运《登池上楼》中化来,“林卧愁春尽”源出“狥禄反穷海,卧疴对空林”,“搴帷览物华”源出“衾枕昧节候,褰开暂窥临”,则其卧非高卧也,乃是病卧,年既衰而心近死,正与尾联“童颜若可驻”的期望相呼应。如此观之,则此“愁”正非简单的、淡淡的春愁,而是诗人已届暮年,回思过往,慨叹韶光易逝,青春不再的深沉之惆怅。再由此而思,则其“览物华”,似看春天最后一眼,也似在对自己的人生预先提出告别。

颔联确实写受邀,别无他意,唯以“青鸟”、“赤松”两词以喻道家,隐含一种深深的期盼。《汉书·张良传》载:“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游耳。”可见诗人见道友来请,便思欲得仙家指引,从而摆脱这种暮年的无聊更无奈生活。说丹炉才刚生火,正见求仙之意始萌;说“仙桃正发花”,见有感慕仙家能得长生,此外春之将尽,此内却正蓬勃意。

于是诗人最终感叹,倘若真能访得仙道,长生不老,童颜永驻,那就实在太好了。可惜现实是残酷的,邀请他的只是普通道人而已,并非仙家,他也便只能饮酒而醉,希望借酒来浇灭胸中块垒,忘却种种愁烦了。此诗表面只写一件极普通事,不过友人邀饮而已,其实内中却充满了诗人对现实社会和自身遭际的不满,以及想借求仙加以摆脱的无奈之愿。

赏析三

本诗描绘了诗人在梅道士山房宴饮的情景。诗人巧妙运用仙家典故和术语,以诙谐浪漫的笔调生动地描绘了道家生活的特色,抒写了诗人自身潇洒闲适的心怀。诗题中的梅道士,生平不详。山房指道士居处。

首联写诗人静卧在林中为春天即将远去而忧愁,于是拉开帷幕观看野外的风景。此时的诗人愁苦不堪,不知道该如何挽留这即将逝去的春光,只能抓紧时间,尽情观赏暮春时节的美景。这时,梅道士派人送信来邀请他去做客。对诗人来说,这无异于雪中送炭。颔联中的“青鸟”是神话传说中一种能送信的鸟,用在此处旨在表现诗人的愉悦心情。“赤松子”也是传说中的仙人,这里指梅道士。

颈联写了诗人在梅道士家的所见:炼丹炉灶刚刚生上了火,山上的仙桃正好吐蕾开花。“仙桃开花”是诗人的想象,从侧面反映出诗人的美好心情。同时,诗人对神话传说的借用,不仅能为全诗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更能体现道士生活的闲逸,切合诗题。尾联写诗人与梅道士开怀畅饮,相谈甚欢,于是诗人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仙酒能够永葆青春容颜,又何必要借此一醉呢?这里含有戏谑的意味,实际上,诗人是说青春不可能永驻,至于脸上透出的红润,不过是多喝了几杯而已。“何惜醉流霞”一句用语巧妙,看得出来诗人已经参悟了“餐风饮露,不食五谷”之道家境趣。

本诗格调明快,一气呵成,流畅爽朗,表现了诗人洒脱的气度和对梅道士亲密友好的感情。诗中真实的感情与浑然的笔法正相吻合,形成一种语淡而情深的醇厚风格。

《清明日宴梅道士房》原文翻译赏析-孟浩然-五言律诗-唐诗三百首

清明日宴梅道士房作者简介

孟浩然(689—740)

字号:字浩然

籍贯:襄阳(今湖北襄阳)

作品风格:恬淡孤清,不拘奇挟异

诗人小传:

孟浩然(689年~740年),本名不详,浩然为其字,襄州襄阳人,故世称“孟襄阳”,是唐代著名诗人。他的前半生主要居家侍亲读书,以诗自娱,四十岁游京师,应进士不第。据说唐玄宗咏其诗,见“不才明主弃”语,乃谓:“卿自不求仕,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因而放归。其后孟浩然漫游吴越,穷极山水,更隐居鹿门山,著诗二百余首。他的诗大多为五言短篇,描写山水田园和隐逸、行旅等内容,虽不如王诗境界广阔,但在艺术上也有独特造诣:不事雕饰,清淡简朴,感受亲切真实,生活气息浓厚,富有超妙自得之趣。他是唐诗中山水田园派的领军人物,后人遂将其与王维并称为“王孟”。

清明日宴梅道士房扩展阅读

登池上楼诗

南朝宋·谢灵运

潜虬媚幽姿,飞鸿响远音。薄霄愧云浮,栖川怍渊沉。进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狥禄反穷海,卧疴对空林。衾枕昧节候,褰开暂窥临。倾耳聆波澜,举目眺岖嵚。初景革绪风,新阳改故阴。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祁祁伤豳歌,萋萋感楚吟。索居易永久,离群难处心。持操岂独古,无闷征在今。

谢灵运是南朝山水诗大家,他的诗篇对唐代诗歌,尤其五言诗影响甚深。孟浩然亦唐代山水诗大家也,在其诗中能查见谢灵运的影子,真是太正常不过了。即以谢灵运此诗而言,此诗托物起兴,描摹自己官场失意和进退失据的矛盾心理,与孟浩然《宴梅道士山房》诗所写虽非相近之事、相近之景,其内涵却分明有一脉相承之处。

【相关阅读】

更多孟浩然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