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曲》古诗翻译赏析-李益-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五言绝句 时间:2024-05-14 21:36

唐诗三百首第253首李益的《江南曲》,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九卷五言乐府。瞿塘,瞿塘峡,是三峡之首,在当时商业中心夔州。贾,音古,经商的人。误期,误相约之期不归。这自然引起闺怨。因怨而有下二句似不合理的奇想:要早知潮水涨退有规律,不如嫁给弄潮儿了。弄潮儿是潮水大涨时跃入水中游泳的人。篙师、舵工也称弄潮儿。这一念头把怨情写得极为真切,很有民歌风趣。

江南曲作品原文

江南曲

李益

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

《江南曲》古诗翻译赏析-李益-唐诗三百首

江南曲译文注释

译文一

嫁给一个瞿塘的商人,天天耽误约定的归期。

早知道潮水也有潮信,不如嫁给一个弄潮儿。

译文二

自从嫁给前往瞿塘行商的商人以后,他就经常地耽误夫妻相会的佳期。要是早知道潮水如此有信用啊,我还不如嫁给那弄潮的年轻人呢。

注释

江南曲:古乐府名,属《相和歌》,多描写男女情爱。

瞿塘贾(gǔ):指在长江上游一带做买卖的商人。瞿塘指瞿塘峡,长江三峡之一;贾原指坐商,后泛指各种行商坐贾。

潮有信:潮水涨落有一定的时间规律,被称为“潮信”。

弄潮儿:南方盛行弄潮之戏,即待潮水来时,乘坐小船或泅水搏浪前进的一种表演,弄潮儿指弄潮的年轻人。

《江南曲》古诗翻译赏析-李益-唐诗三百首

江南曲作品鉴赏

赏析一

后人点评:

明人钟惺:荒唐之想,写怨情却真切。(《唐诗归》卷二十七)

江南曲,乐府民歌旧题,《相和歌辞·相和曲》名,《江南弄》七曲之一。这是一首闺怨诗。在唐代,有两类以闺怨为题材的诗:思念远征的丈夫;嗔怨作为商人的丈夫。这种文学现象是有特定历史原因及社会背景的。唐代疆土辽阔,边境不宁,大量将士被派去去戍守边疆;另外,唐代商业发达,长期在外经商的人日益增多。这两类人的妻子难免要独守空闺,寂寞度日。于是对应这种社会现象,出现了很多反映这类问题的文学作品。

经商的丈夫长年在外,行踪无定,独守空房的妻子寂寞孤独。极度苦闷中,她竟突发奇想:潮水总是准时起落,不会延误时间,当初还不如嫁给弄潮人。这既是无奈之语,也是情至之言,虽是“荒唐之想”,却又至情至理,正是妻子由盼生怨、由怨生悔的生动心理过程。诗人有意模仿民歌,以商妇的口吻,内心独白的方式表现了她候夫“未有期”的不幸命运和独守空闺的凄苦生活。

诗的前两句是白描,以商妇平淡朴实的口吻讲出了可悲可叹的事实,道破丈夫外出经商,自己独守空闺的孤寂。读者在这平实之中却得到了一种心灵的震撼。这是因为,事情本身就具有动人的感染力,表现手段愈平实,读者愈能清楚地看到事情真相。

后两句,诗人笔锋急转,语出惊人,以过人的想象力曲折而传神地表达了商妇的怨情。夫婿无信,而潮水有信,早知如此,应当嫁给能如潮守信的弄潮之人。这两句诗,看似轻薄荒唐,实则情真意切。其实,潮有信,弄潮之人未必有信,商妇宁愿“嫁与弄潮儿”,既是望夫不止的痴情语、天真语,也是苦语、无奈语。语言平实,不事雕饰,空闺苦,怨夫情,跃然纸上。从“早知”二字,可见商妇并非妄想他就,而是望夫不止之痴情痴语。

全诗运笔自然,逻辑严密。商妇由夫婿“朝朝”失信,而想到潮水“朝朝”有信,进而生发出所嫁非人的悔恨,细腻地展现了商妇由盼生怨、由怨生悔的内心矛盾。

赏析二

这首诗抒写的是商妇的怨情,对商妇的神态和感情刻画得细微真切。从诗中可以看到,这位少妇是在江边伫立,她面对江水,望眼欲穿,希望丈夫回归。但因为商人重利轻别,言而无信,归无定期,常常失约。少妇由于失望而怨恨,她不由得胡思乱想:早知商人这样重利无情,不守信约,还不如嫁给一个弄潮儿。弄潮虽然危险,但是潮水有信,涨潮时就会到来。“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的神思奇想,给诗中的女主人公怨情平添了风趣,深具清新活泼的民歌风味。

此诗不仅用乐府旧题,而且手法也大有民歌风味,用“潮信”之“信”来借代有信用。诗写闺怨,那女子怨恨丈夫行商在外,常不归家,因而耽误了佳期,从而慨叹道还不如嫁给“弄潮儿”呢——为潮水有信,故此想来弄潮儿也会比自己丈夫更讲信用吧。

古人重农而轻商,大多认为商人重利轻情——比如《琵琶行》中便有“商人重利轻别离”句——所以怨恨丈夫太过关注事业,常不归家,使妻子独守空闺的诗文,大多将那位被怨恨的丈夫说成是商人。况且,古代交通状况不发达,绝大多数人终年不会离乡,那么远出行商的商人,自然会引发他们妻子的埋怨了。思征夫、怨商人,是唐代最主流的两种闺怨题材,而这首诗因为民歌韵味浓厚,情感真挚,比喻新巧,也便成为了流芳千古的佳作。

赏析三

这是一首闺怨诗。唐代写闺怨的诗很多,这和当时的社会背景是分不开的。在唐代,国家疆域辽阔,所以,边防战事频繁,朝廷征集大量人员戍边,这就使大量的妇女独守空闺。同时,唐朝商业发达,有商人长年在外经商,这也造成妇女留守家中,饱尝分别思念之苦。而本诗中思妇独守空房,就是因为第二种情况。诗中白描了思妇的心声,表达了思妇思念中夹杂怨恨的复杂心情。

“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这是思妇自述聚少离多的事实。妇人嫁给瞿塘商人后,两人常常不能相见。“朝朝”二字凸显了思妇和丈夫无法见面的次数之多,这也表达了少妇对丈夫的抱怨和谴责。语言平白如口语,没有刻意的修饰,也没有各种表现手法的渲染,让人感觉真实淳朴。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少妇的情感由原来简单的抱怨变成了愤怒的谴责,感情激愤。少妇突然想到潮水有信,便想弄潮儿也必定有信。读到这里一个天真、痴情、口快的少妇形象跃然纸上。其实,弄潮儿也不一定有信,而少妇宁愿嫁给弄潮儿,这不仅表现了少妇的天真,也表现了少妇内心的苦闷和无奈。其实,少妇并不是真想要改嫁,而只是一种感怀身世愁苦的牢骚话。

这首五绝小诗,最为精妙的地方就是少妇看似无理的表现却是她愁苦心情的最真实流露。无论是少妇怨丈夫无信还是后悔嫁给丈夫,这些想法都是因为少妇盼不到丈夫而生怨恨,由怨恨转到了后悔,都是少妇真情实感的表达。这种朴素的表达方式也使读者更接近少妇的心理,读者的思想情感和少妇的更容易形成共鸣。同时,这首诗也充满了生活气息。

《江南曲》古诗翻译赏析-李益-唐诗三百首

江南曲作者简介

李益(748—约827)

字号:字君虞

籍贯:陇西姑臧(今甘肃武威)

作品风格:豪放明快

诗人小传:

李益(748年~827年),字君虞,陇西姑臧(今天甘肃省武威市)人,唐代著名诗人。他是大历四年(769年)进士,初任郑县尉,因久不得升迁,遂弃官在燕赵一带漫游。后为幽州节度使刘济召为从事,不久又参邠宁戎幕,唐宪宗时任秘书少监,官终礼部尚书。

李益的诗风豪放明快,尤以边塞诗最为著名,被称为“高适、岑参之流也”。他既长于近体,尤工七绝,语言凝练、形象鲜明、音调和谐,同时也擅长歌行,当时与李贺齐名。《全唐诗》存录其诗二卷。

更多李益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