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桥驿见元九诗-原文注释翻译赏析(白居易古诗)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3-05-17 11:55

蓝桥驿见元九诗作品原文

蓝桥驿见元九诗

白居易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

【注释】

蓝桥:在陕西省蓝田县东南蓝溪,地处长安东南要道。

驿亭:修建在官道上供人休息的地方。

循:找。

【译文】

初春飘雪之时,朋友奉诏返回京城经过蓝桥;秋风起时,我又要沿着这条路远行。一路上,我每路过一个驿亭都会下马,寻找你题在驿亭墙柱上的诗句。

蓝桥驿见元九诗-原文注释翻译赏析(白居易古诗)

蓝桥驿见元九诗赏析评点

【赏析1】

元和十年(815)初春,白居易的好友元稹奉诏返回长安。在经过蓝桥驿时,元稹于驿亭壁上题下了一首七言律诗《留呈梦得、子厚、致用》,流露出了颇为得意的情绪。然而好景不长,很快地就又被远谪通州(今四川东北部)。不久,白居易也被贬斥,在赴江州上任的路上经过蓝桥驿,见到元稹先前所题的诗,想到政坛的多变,感慨之下创作了这首《蓝桥驿见元九诗》。

这首诗看起来只是一首旅途记事诗,表现了白居易与元稹友情深厚,事实上却蕴涵着白居易心中强烈激荡的情感。

诗的第一句写好友结束贬谪生活返回长安的情景,第二句就急转直下:好友转眼之间再次遭贬,而诗人还在为此难过之时,自己也被贬江州。于是蓝桥驿旁的道路,就有了特殊的意义;秦岭的秋风,也仿佛在为一对好友飘摇零落的命运而担忧。而诗人一路上在驿站循墙绕柱所寻的,也不仅仅是好友留下的诗句,更是好友面对与自己一样的坎坷际遇时,与自己同样悲凉的那颗心。好友的题咏、珍贵的情谊、相似的遭际,诗人一字不提,而只是感慨季节变迁、秋风萧瑟,将人事升沉的无奈和故友相惜的凄怆,统统留给读者自己去体味,这也就是所谓的“言浅而深,意微而显”。

诗人通过生动传神的细节描写,以及极富音乐感的语言的烘托,成功地将自己内心细微的思想活动淋漓尽致地展现给了读者,使读者被诗人和元稹之间深厚的友谊所打动,也唤起了读者对他们被贬异乡的遭遇的同情,取得了强烈的艺术效果。

蓝桥驿见元九诗-原文注释翻译赏析(白居易古诗)

【赏析2】

元和十年(815),元稹自唐州奉召还京,春风得意,道经蓝桥驿,在驿亭壁上留下一首《留呈梦得、子厚、致用》的七律。八个月后,白居易自长安贬江州,满怀侘傺,经过这里,读到了元稹这首律诗。前后八个月,风云变幻如此诡谲,白居易感慨万千地写下这首绝句──《蓝桥驿见元九诗》。

元稹题在驿亭的那首诗说:“千层玉帐铺松盖,五出银区印虎蹄。”“玉帐”、“银区”说明他经过这里时正逢春雪,所以白诗一开头就说:“蓝桥春雪君归日”。元稹西归长安,事在初春,小桃初放;白居易东去江州,时为八月,满目秋风,因此,第二句接上“秦岭秋风我去时”。“秦岭”泛指商州道上的山岭,是他此行所经之地。白居易谪江州,自长安经商州这一段,与元稹西归的道路是一致的。在蓝桥驿既然看到元诗,后此沿途驿亭很多,还可能留有元稹的题咏,所以三、四句接着说:“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

这首绝句,乍读只是平淡的征途纪事,顶多不过表现白于元交谊甚笃,爱其人而及其诗而已。其实,这貌似平淡的二十八字,却暗含着诗人心底下的万顷波涛。

元稹于元和五年自监察御史贬为江陵士曹参军,经历了五年屈辱生涯。到元和十年春奉召还京,他是满心喜悦、满怀希望的。题在蓝桥驿的那首七律的结句说:“心知魏阙无多地,十二琼楼百里西。”那种得意的心情,简直呼之欲出。可是,好景不常,他正月刚回长安,三月就再一次远谪通州。所以,白诗第一句“蓝桥春雪君归日”,显然在欢笑中含着眼泪。更难堪的是:正当他为元稹再一次远谪而难过的时候,现在,自己又被贬江州。那么,被秦岭秋风吹得飘零摇落的,又岂只是白氏一人而已,实际上,这秋风吹撼的,正是两位诗人共同的命运。春雪、秋风,西归、东去,道路往来,风尘仆仆,这道路,乃是一条悲剧的人生道路!“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诗人处处留心,循墙绕柱寻觅的,岂只是元稹的诗句,简直是元稹的心,是两人共同的悲剧道路的轨迹!友情可贵,题咏可歌,共同的遭际,更是可泣。而这许多可歌可泣之事,诗中一句不说,只写了春去秋来,雪飞风紧,让读者自己去寻觅包含在春雪秋风中的人事升沉变化,去体会诗人那种沉痛凄怆的感情。这正是所谓“言浅而深,意微而显”,极尽风人之能事。

一首诗总共才二十八个字,却容纳如许丰富的感情,这是不容易的。关键在于遣词用字。如,写元稹当日奉召还京,着一“春”字、“归”字,喜悦自明;写自己今日远谪江州,着一“秋”字、“去”字,悲戚立见。“春”字含着希望,“归”字藏着温暖,“秋”字透出悲凉,“去”字暗含斥逐。这几个字,既显得对仗工稳,见纪时叙事之妙用;又显得感情色彩鲜明,尽抒情写意之能事。尤其可贵者,结处别开生面,以人物行动收篇,用细节刻划形象,取得了七言绝句往往难以达到的艺术效果。这种细节传神,主要表现在“循、绕、觅”三个字上。墙言“循”,则见寸寸搜寻;柱言“绕”,则见面面俱到;诗言“觅”,则见片言只字,无所遁形。三个动词连在一句,准确地描绘出诗人在本来不大的驿亭里转来转去,摩挲拂试,仔细辨认的动人情景。且七言中三用动词,构成三个意群,吟诵起来,就显得节奏短而迫促,如繁弦急管并发,更衬出诗人匆遽的行动和急切的心情。通过这种传神的细节描绘和音乐旋律的烘托,诗人的形象和内心活动,淋漓尽致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使人深深为他怀友思故的真情挚意所感动,激起我们对他遭逢贬谪、天涯沦落的无限同情。一个结句获得如此强烈的艺术效果,更是这首小诗的特色。

(赖汉屏)

更多白居易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