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凉》古诗翻译赏析-韩偓-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绝句 时间:2024-05-14 22:39

唐诗三百首第300首韩偓的《已凉》,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十卷七言绝句。一句一景,由外到内,碧色栏杆,猩红屏风,八尺绣榻铺以珍贵的龙须草席,仿佛一幅工笔精描的晚唐闺阁图。绣帘已下,锦褥已铺,此中之人为何应眠而未寐?寂寞忧伤氛围,正如秋凉未寒的时气,隐隐流泻。

已凉作品原文

已凉

韩偓

碧阑干外绣帘垂,猩色屏风画折枝。

八尺龙须方锦褥,已凉天气未寒时。

《已凉》古诗翻译赏析-韩偓-唐诗三百首

已凉译文注释

译文一

青绿色的栏杆外绣帘低垂,猩红色的屏风上画着花枝。

八尺龙须席铺着锦缎床褥,天气已凉却还未到寒冷时。

译文二

碧玉栏杆外,垂着锦绣帘栊,大红色的屏风上,画着一幅折枝花卉。八尺长的龙须草席上,加上了方形的锦褥,天气已经开始凉了啊,还没到寒冷的时候。

注释

猩色:猩红色。

折枝:国画术语,谓一种不带根,断如折枝的花卉画。

龙须:即灯芯草,可编织名贵的草席,此处即以“龙须”来指代草席。

《已凉》古诗翻译赏析-韩偓-唐诗三百首

已凉作品鉴赏

赏析一

后人点评:

清人周咏棠:中具多少情事,妙在不明说,令人思而得之。(《唐贤小三昧续集》卷下)

本诗是一首情诗。韩偓的《香奁集》里有许多以男女恋情为主题的诗歌,本诗是其中的代表作,胜在构思巧妙,笔调蕴藉。

整首诗结构清晰地描写了一间精巧典雅的居室:镜头由室外逐渐移到室内,透过门前的“阑干”,当门的“绣帘”,门内一个“画折枝”的猩色屏风等一道道阻障,聚影在那张铺着龙须草席和织锦被褥的八尺大床上。房间这种“深而曲”的结构,明确地告诉读者,这是一位富家少妇的卧房。

除了结构和布局,最吸引读者眼球的,还有它那光怪陆离、缤纷夺目的色调:翠绿的栏槛,朱红的画屏,帘栊上的彩绣,华丽的被面,共同烘托出一种甜蜜温馨的气氛,不仅显示出卧室的华美,也为主人公生发出缠绵的情思提供了恰当的氛围。

纵观整首诗,主人公始终不曾正面出现,她在做什么、想什么也没有提及。但朱红的画屏上雕绘着的折枝图,却很容易让人想起“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诗句。面对这样的画面,主人公会不会将画中的鲜花与自己联系起来,从而发出青春易逝、韶华白头的感叹呢?况且此时又到了换季的时候,门帘轻垂,竹席上加了被褥,说明夏日已过,秋凉方降。诗末明确点出“已凉天气未寒时”,绝非无心之笔。此情此景最容易让人生出光阴似箭的感慨,而主人公的心情会不会也如波涛般起伏不定呢?事实上,折枝图、竹席再加上锦褥,已经很明显地暗示出主人公百无聊赖的寂寞生活以及对爱情的渴盼了。

本诗无一字提及“情”,无一句触及“人”,纯粹依靠环境描写来暗示人物心情、烘托人物情思,似这般笔意曲妙、构思奇特、委婉蕴藉的情诗,在唐诗中是难得一见的,也因此令人回味无穷,传诵至今。

赏析二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间华丽精致的卧室。镜头由室外逐渐移向室内,透过门前的栏干、当门的帘幕、门内的屏风等一道道阻障,聚影在那铺着龙须草席和织锦被褥的八尺大床上。布局以外景物,吸引我们视线的,还有那斑驳陆离、浓艳夺目的色彩。翠绿的栏槛,猩红的画屏,门帘上的彩绣,被面的锦缎光泽,合组成一派旖旎温馨的气象,不仅增添了卧室的华贵势派,还为主人公的闺情绮思创造了合适的氛围。主人公始终没有露面,她在做什么、想什么也不得而知。但诗篇结尾用重笔点出“已凉天气未寒时”的时令变化,当然不会出于无意。配上床席、锦褥的暗示以及折枝图的烘托,主人公在深闺寂寞之中渴望爱情生活的情怀,也就隐约可见了。

通篇没有一个字涉及“情”,甚至没有一个字触及“人”,纯然借助环境景物来点染人的情思,供读者玩索。像这样命意曲折、用笔委婉的情诗,在唐人诗中还是不多见的。

赏析三

此为韩偓《香奁集》中的名篇,严羽在《沧浪诗话·诗体》中解释说:“韩偓之诗,皆裾裙脂粉之语,有《香奁集》。”后人名之为香奁体。香奁体多浮艳,这首诗却是例外,虽然所写仍为妇人身边绮罗脂粉,但构思精巧,格调清新。通篇不出人而其人自在,不言事而其事略明。

诗的前三句是描写室内景物,由外而内,首句写帘栊已下,次句写屏风上画有折枝,言外之意是百花凋谢,所剩下的唯有画而已,第三句写草席仍在,却已加上了褥垫,从而引出结句——这是已经到了夏末秋初的季节啊,天气已有凉意,却还未到寒冷之时。

通篇不出人,但从所言事物可知,此处应为女子闺房,则主人公当为闺中女子。这闺中女子是何境况呢?她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呢?文字都付诸阙如,其意却隐隐透出。重要在第二句——“猩色屏风画折枝”,以画喻花,百花凋零,天气渐凉,闺中清冷,岂能不愁?则此女子或即见画而生情,感叹自己的青春也如室外繁花一般悄然消逝了吧。虽然天气还不甚寒,正如青春尚有余韵,但岁月的脚步终究是在无声前行,闺中之怨,以是全出。

赏析四

韩偓《香奁集》里有许多反映男女情爱的诗歌,这是最为脍炙人口的一篇。其特点是艺术构思精巧,笔意含蓄。

这首诗展现在读者眼前的是一间华丽精致的卧室。镜头由室外逐渐移向室内移动,透过门前的阑干、挡门的帘幕、门里面的屏风等一道道障碍,聚焦在那张铺着龙须草席和织锦被褥的八尺大床上。房间结构安排所显示出的这种“深而曲”的层次,分明告诉读者这是一位富家少妇的金闺绣房。

布局以外,景物中最吸引读者视线的,是那斑驳陆离、耀眼夺目的色彩。翠绿的栏槛,猩红的画屏,门帘上的彩绣,被面的锦缎光泽,融合成一派旖旎祥和的气象,不仅增添了卧室的华贵派头,还为主人公的闺情绮思营造了合适的氛围。主人公始终未露面,她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都不得而知。但朱漆屏面上雕绘着的折枝图,却不由得使人生发出“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金缕衣》)的感叹。面对这幅色彩斑斓的画图,主人公不可能感觉不到自己的逝水流年,而将大好青春同画中鲜花联系起来加以比较、思索,更何况而今又到了转换季节的时候。门前帘幕低垂,簟席上增加被褥,表明暑热已过,秋凉将至。在这样的时刻,最容易勾起人们对时光消逝的伤感,在主人公的心灵上又将激起不小的波澜。诗篇结尾用重笔点出“已凉天气未寒时”的节气变化,当然不会出于无意。配上床席、锦褥的暗示以及折枝图的烘托,主人公在深闺寂寥之中对爱情渴望的情怀,也就依稀可见了。

这首诗,通篇没有一个字写到“情”,甚至没有一个字说到“人”,就仅仅是借助环境景物来渲染人的情思,供人体味。这类命意曲折、用笔委婉的情诗,在唐人诗中还是不多见的。

《已凉》古诗翻译赏析-韩偓-唐诗三百首

已凉作者简介

韩偓(约842—约915)

字号:字致尧,一作致光;自号玉山樵人

籍贯: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附近)

作品风格:词致婉丽

诗人小传:

韩偓(842年~923年),字致光,号致尧,晚年又号玉山樵人,京兆万年(今陕西省西安市城南樊川)人,唐末诗人。他自幼聪明好学,十岁时曾即席赋诗赠其姨夫李商隐,满座皆惊,李商隐赞其诗是“雏凤清于老凤声”。唐昭宗龙纪元年(889年)中进士,初在河中镇节度使幕府,后入朝历任左拾遗、左谏议大夫、度支副使、翰林学士等职。昭宗屡欲拜其为相,不受,后为朱温陷害,贬濮州司马,昭宣帝天祐年间举家避乱蜀地。

韩偓才华横溢,被尊为“一代诗宗”,他的作品一定程度上反应了社会现实,但浮艳轻巧之作也为数不少,后人称其为“香奁体”的创始人。

已凉扩展阅读

韩冬郎即席为诗相送因成二绝其一

唐·李商隐

十岁裁诗走马成,冷灰残烛动离情。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

韩偓小名冬郎,是李商隐的妻甥,他十岁就能作诗,即席书赠李商隐,李商隐非常惊喜,于是写下两首绝句赠答,上面这是第一首。这首诗最有名的地方,就是结句“雏凤清于老凤声”,他自命老凤,而把韩偓比作雏凤,雏凤的鸣叫更为清越,寓意韩偓少年的诗歌更为清新感人。如此高的评价,又出自李商隐之口,韩偓因此而名扬天下。

更多韩偓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