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人东游》古诗翻译赏析-温庭筠-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五言律诗 时间:2024-05-14 19:06

唐诗三百首第154首温庭筠的《送人东游》,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五卷五言律诗。诗人秋日送别友人还乡,起句写秋日荒芜景象,萧瑟的气氛衬托出离别的悲凉;次句却笔意陡转,以浩然远志尽扫衰残之气,高拔超迈。颔联承接次句气势,“高风”、“初日”赋予荆山楚地雄浑高远的意象,后四句写离别时对旧交星散以及友人独行仍有不忍与感慨,并以设想他日与旧友重逢的情景作结,依依情深,伤别却不悲惨,意境开阔。

送人东游作品原文

送人东游

温庭筠

荒戍落黄叶,浩然离故关。

高风汉阳渡,初日郢门山。

江上几人在,天涯孤棹还。

何当重相见?樽酒慰离颜。

《送人东游》古诗翻译赏析-温庭筠-唐诗三百首

送人东游译文注释

译文一

荒凉凄清的边塞落满黄叶,你意气昂扬离开旧时边关。

秋风吹帆很快到达汉阳渡,太阳升起才离开了荆门山。

不知江上还有几个故人在,只有单人孤舟从天涯回还。

何时我们才能够再次相见,共举酒杯抚慰离别的愁颜。

译文二

荒凉的戍垒上黄叶飘落,你就此豪迈地离开了古老的城关。汉阳渡口秋风卷起,郢门山上红日初升。长江浩荡,有几人还在啊,你孤身乘船前往天涯海角。不知何时才能再次相见呢?那时候,用一杯酒来告慰离别的伤痛吧。

注释

送人东游:所送之人不详,别本作“送人东游”。

荒戍:别本作“古戍”。

浩然:典出《孟子·公孙丑上》,载孟子云:“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公孙丑问何谓“浩然之气”,孟子回答道:“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此处即指正大豪迈之貌。

高风:指秋风。

郢(yǐng)门:在今天湖北省荆州市境内。

何当:意即何时才能。

《送人东游》古诗翻译赏析-温庭筠-唐诗三百首

送人东游作品鉴赏

赏析一

此诗是作者在离乱之后送一位边地友人东游故地之作。诗中以无限关切的心情,倾诉了对友人的深挚情谊。诗中“浩然离故关”一句,确立了诗的雄浑基调。由于离人意气昂扬,就使得黄叶飘零,天涯孤棹等景色显得悲凉而不低沉,因而慷慨动人。这可以说是壮美和柔美巧妙结合而形成的艺术效果。第二联写的很明快,第三联也质朴,但尾联似嫌平庸,只是一般的寻常话,不能别出新意,生发余韵,同全诗的气氛也不相称。

贺裳《载酒园诗话又编》评其诗:“大抵温氏之才,能瑰丽而不能澹远,能尖新而不能雅正,能矜饰而不能自然;然警慧处,亦非流俗浅学所易及。”

赏析二

据考证,此诗当是温庭筠于唐宣宗大中十三年(859年)贬隋县尉之后,唐懿宗咸通三年(862年)离江陵之前的作品,很可能作于江陵,诗人时年五十岁左右。诗题或作“东归”,或作“东游”,私以为当以“东归”为是,因其中有“天涯孤棹还”句,明是还乡,故不当为“东游”。

此诗悲凉慷慨,与温庭筠花间词味迥然不同。词刚产生的时候,被称为“诗余”,认为是小道,多吟咏闺中闲情,当时普遍认为这种新的诗歌形式是无法承载比较豪迈、正大的感情、韵味的,所以温词虽委婉,而温诗则未必然。首句言送别之地点、时间,地点是在“荒戍”,时间是黄叶飘零的秋季,悲凉之意于是尽显。但是诗人随即笔锋一转,出“浩荡”二字,则风味陡然超脱于普通的离愁别绪,其中寄托着对所送别之人毫不吝惜的赞美和殷切的期望。

因此我们再来看“高风”、“初日”二词,便可在外在的摹景之中,寻见一层更深的含义。秋风不言秋风,而要说“高风”,这无疑也是影射所送别之人高风亮节,“初日”则更见其如日初升的非凡气概。温庭筠因忤权贵而不得大用,蹉跎半生,终于垂垂老矣,其内心的凄凉、哀伤自不待言,于是他将期望全都寄托在所送别之人身上,此人或为少年俊彦,诗人的晚辈。

颈联再云“江上几人在”,既是实际写景,也暗含诗人已老,交游零落之意,而此送别之晚辈又“天涯孤棹还”,离他而去,则诗人独居楚地,更显孤寂凄凉。尾联期望能够重聚,却又不知重聚是否有日,究在何日,想象重聚之日当对饮以抒此番别后之情,种种哀伤惆怅,或可得到慰藉,情感浓厚,惜别之意溢于言表。但此亦老生常谈而已,尾联之意味,比前三联要差得多了。

赏析三

本诗是首送别诗,只是不知送的是谁,就诗的内容来看,是乱离后,诗人送友人东归故乡之作。诗中出现的地名皆在今湖北省内,由此判断,本诗大约是诗人宣宗大中十三年(859年)被贬隋县之后,懿宗咸通三年(862年)自江陵东下之前创作的。在这首诗中,诗人想象了友人的一路跋涉,盼望着日后重逢,抒写了与友人离别的感伤,表达了对友人的真挚情谊。全诗意境高阔,格调雄浑,文饰脱去温李“花间词派”的纤丽浮艳,可谓不凡。“高风汉阳渡,初日郢门山。”两句,与“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有异曲同工之妙。

首联围绕送别主题,寓情于景。首句“荒戍落黄叶”通过景物描写,点出时令和地点。“浩然离故关”一句则确立了本诗的感情基调。地依荒野故关,时逢萧索深秋,这样的时地与友人话别,惜别之情应当难以抑制。可是第二句起笔令人意想不到,诗人没有悲秋,没有写惜别之情,而是写友人远行时胸中浩然,志在千里,如此气魄与境界,非比寻常。而且由于友人意气昂扬,也使得前、后句中黄叶飘零、天涯孤棹的景色显得悲凉而不低沉。在这里,壮美的景物与柔美的情感融合在一起,产生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颔联采用互文的手法,说明别离之时在早上。汉阳渡、郢门山两地相距千里,当然不会尽收眼底。诗人意在综述楚地山水,表现宏阔伟丽的景象。

颈联两句写诗人联想到故人东行,江东的亲戚友人苦候的图景。诗人早年常在江淮地区游历,结识了不少友人。在这里,诗人既希望这位东行的友人一路顺风,又吐露了自己对江东故交的思念。

尾联写诗人的感慨:何时我们才能再次相见呢?还是举杯畅饮忘却离愁别绪吧。这两句使惜别之情更加突显。

诗人构思奇特,描秋景而不伤秋,写离别而不纵悲。全诗结构宏阔,是送别诗中的上乘之作。

《送人东游》古诗翻译赏析-温庭筠-唐诗三百首

送人东游作者简介

温庭筠(约801-约870)

字号:字飞卿

籍贯:太原祁(今山西祁县)

作品风格:浓艳精致

诗人小传:

温庭筠(约812~约866年),本名温岐,字飞卿,太原祁(在今天的山西省祁县东南)人,唐代著名诗人,早期词人。他因为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多犯忌讳,所以屡试不第,终身不得志,官终国子助教而已。

温庭筠文思敏捷,据说他每入试,押官韵,八叉手而成八韵,故此人称“温八叉”。他精通音律,工于诗作,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但成就远不如李。其诗辞藻华丽,秾艳精致,其词多写闺情,为“花间派”重要词人,对词的产生发展影响很大,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

更多温庭筠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