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退示官吏并序》古诗翻译赏析-元结-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五言古诗 时间:2024-05-14 15:51

唐诗三百首第24首元结的《贼退示官吏并序》,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一卷五言古诗。唐代宗广德元年(七六三)癸卯年十二月,“西原蛮”攻陷道州。次年五月,元结任道州刺史。七月,“西原蛮”又攻破永州,但没有犯道州。朝廷派来的催征官吏却又来横征暴敛,元结感慨百姓贫困,不愿同流合污,故赋诗明志。诗中以盛世衬乱世,以盗贼衬“时世贤”,似直而屈,婉而多讽,但朴质平实,因诗人不忍生民受苦,从仁心而发,没有矫饰作态之处。

贼退示官吏并序作品原文

贼退示官吏并序

元结

癸卯岁,西原贼入道州,焚烧杀掠,几尽而去。

明年,贼又攻永破邵,不犯此州边鄙而退。岂力能制敌欤?盖蒙其伤怜而已。诸使何为忍苦征敛,故作诗一篇以示官吏。

昔岁逢太平,山林二十年。

泉源在庭户,洞壑当门前。

井税有常期,日晏犹得眠。

忽然遭世变,数岁亲戎旃。

今来典斯郡,山夷又纷然。

城小贼不屠,人贫伤可怜。

是以陷邻境,此州独见全。

使臣将王命,岂不如贼焉?

今彼征敛者,迫之如火煎。

谁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

思欲委符节,引竿自刺船。

将家就鱼麦,归老江湖边。

《贼退示官吏并序》古诗翻译赏析-元结-唐诗三百首

贼退示官吏并序译文注释

译文一

往昔正逢着太平盛世,在山林里隐居二十年。

清泉源头在我家庭院,山洞深谷正对着家门。

征收赋税有固定限度,太阳升高还可以安眠。

忽然遭遇到兵荒马乱,好几年随军南征北战。

如今来管理这个州郡,又遇到山寇纷纷作乱。

城小山寇都不来杀掠,百姓穷苦他们都可怜。

因此邻县全都被攻破,唯有这个州独得保全。

受君命催赋税的使臣,难道还不如那些山寇?

如今那些横征暴敛者,逼迫百姓如烈火熬煎。

谁能够忍心断绝人命,换取朝廷所谓的“时贤”。

我真想辞官抛弃符节,拿起篙竿自己去撑船。

带领全家回鱼米之乡,告老归隐在那江湖边。

译文二

往年因为天下太平,所以我隐居山林二十年,庭院门旁便有泉水源头,大门紧对着山谷、洞穴。那时候收税有一定的日期,百姓们劳作到晚还可安眠。

可是突然之间世道大变,动乱陡起,我被迫度过了数年的军旅生涯。如今再来管理此州,却又赶上山地的蛮夷纷纷作乱。因为城池太小,所以蛮夷不来屠戮,更因为百姓贫困,竟连盗贼都觉得他们可怜。故此虽然攻陷了临近州郡,我这个州却单独得以保全。想到那些带着君王旨意下来收税的官吏,他们难道还不如盗贼吗?如今那些横征暴敛的家伙们,逼迫百姓,如同把百姓放在火上煎烤一般。谁能够断绝了百姓的性命,倒博得当代能吏的声名呢?我想要抛弃官位爵禄啊,自己提起竹竿来撑船离去,从此带着家眷,捕鱼种麦自食其力,回归江湖去隐居终老吧。

注释

癸卯岁:指唐代宗广德元年(763年),当时元结被授道州(治所在今天的湖南省道县)刺史,但还尚未就任。

西原贼:指被称为西原蛮的少数民族,大致居于今天广西壮族自治区扶南县一带。

攻永破邵:764年,少数民族先后攻破永州(治所在今天的湖南省永州市)和邵州(治所在今天的湖南省邵阳市)。

边鄙:边境地区,这句是说少数民族在攻破附近的永、邵以后,没有再乘胜进攻道州。

诸使:指各地收取赋税的官员。

井税:指按户收取的各种赋税,在这里井是指一家、一户。唐朝钱起《观村人牧山田》有“贫民乏井税,塉土皆垦凿”句。

日晏:指天晚、晚间。

戎旃:军旅生活,戎是军事,旃通“毡”,指帐篷。

典斯郡:典指典守,典斯郡即管理此州(道州)之意。

委符节:委是放弃,符节本意为使者的凭证,这里代指官员的凭信,委符节就是辞官之意。

刺船:撑船。

《贼退示官吏并序》古诗翻译赏析-元结-唐诗三百首

贼退示官吏并序作品鉴赏

赏析一

本诗为诗人任道州刺史时所作。诗人以“西原蛮”哀怜道州城民而不进犯一事警示官吏,对横征暴敛的官吏加以谴责,指出:官吏不顾民众死活,像“火煎”一样压榨民众,就比盗贼还不如。全诗揭露了封建官吏虐民害物的面目,表现了诗人同情人民疾苦的可贵品格,十分难能可贵。

从写作风格上看,诗人采用了直抒胸臆的手法,直指事实,不刻意雕琢,感情表达自然真切。诗人将一腔忧民之情倾吐殆尽,如大江大河一泻千里,而字里行间又不失质朴浑厚。同时,诗人对“时世贤”的讽刺鞭挞也毫不留情,深刻有力地表明了自己同情百姓的立场。

全诗意境深沉,感情激越;语言平实通俗,质朴感人,充分体现了元结诗歌的特点。

此诗是元结任道州刺史时所作。他用“盗贼”和官吏对比,认为官不如“贼”,且比“贼”更凶狠,贼尚能哀怜人民疾苦,而横征暴敛的官吏却根本不顾民众死活,像“火煎”一样压榨人民。他愤慨地表示,如果号称贤能官吏,却使治所内民不聊生,那么自己宁可弃官而去。在封建社会里,能发出这样的议论,对官吏能够这样猛烈地痛斥,实在是难能可贵。这首诗不论叙事抒情,都指陈事实,直抒胸臆,能在质朴之中成其浑厚。

杜甫赞其“道州忧黎庶,词气浩纵横。两章对秋月,一字偕华星”(《同元使君〈舂陵行〉》)。湛若水称其诗“欲质不欲野,欲朴不欲陋,欲拙不欲固”(《元次山集序》)。

清人沈德潜:次山诗自写胸次,不欲规模古人,而奇响逸趣,在唐人中另辟门径。(《唐诗别裁》)

赏析二

全诗用意,只在四字--“官不如贼”。盗贼抢掠州郡,去年已经侵犯过道州了,所以今年虽破永、邵,却从道州境外杀过,不再前来。连这些所谓的“盗贼”都明白道州百姓已经无余财可掠了,官吏们还要照常收税,“迫之如火煎”,所以说“将王命”的“使臣”们,“岂不如贼焉?”

道州因为去年遭逢兵燹,百姓贫困,所以元结到任后一方面安抚少数民族,一方面上《奏免科率状》,请求暂且免除赋税,在这种背景下,他更写诗讽喻属下的官吏。诗的开篇先写“昔年”之事,以与今日作对比,当初不但太平无事,而且“井税有常期”,所以他才能归隐山林二十年,过“泉源在庭户,洞壑当门前”的悠闲日子。随后因为动乱陡起,他被迫出山从军,以期敉平祸乱。以此看来,如今不但动乱,而且赋税是无“常期”的,也即苛捐杂税层出不穷,给百姓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在这种情况下,就连盗贼都知道不能涸泽而渔,身为理民的朝廷、官吏却似乎并不明白这个道理,反而加重对百姓的剥削、劫掠,这使诗人异常地愤懑。所以他说“谁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为了博得能吏之名,难道就能够不管百姓死活吗?从而不愿再与这般苛官酷吏为伍,想要挂冠归隐。全诗深刻地表现出元结对百姓的爱护、怜惜,以及对腐朽朝政、贪婪官吏的切齿痛恨。

此诗开篇、结尾都写隐逸,士人隐逸大抵有两种原因,一是因为个人宦途坎坷、遭际不幸,二是因为对时局或朝廷的失望,无疑元结属于后者,所以此诗较大多数隐逸诗格调更高,内涵更深。诗的间架结构也很精巧,首尾呼应、今昔对比,用语浅近平实,不故作曲折,以言载意,以意载道,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

赏析三

唐代宗广德元年(763)十二月,广西境内的少数民族“西原蛮”武装起义,曾占领道州(州治在今湖南道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次年五月,元结奉命任道州刺史,七月“西原蛮”又攻陷了永州(州治在今湖南零陵)和邵州(州治在今湖南邵阳),却没有再攻道州。诗人认为,这不是官府“力能制敌”,而是“西原蛮”对道州百姓的“伤怜”。而朝廷的官员不体恤百姓,残酷征敛。诗人因此而作此诗,谴责官吏残暴的行为。

全诗可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为前六句,主要写诗人追忆曾经在“太平”盛世的时候,隐居山中时过的轻松自在生活。“泉源”就在园中,每日都饱饮清泉水,诗人的庭院和山沟洞穴相对,可见诗人隐居环境的幽静闲逸。那时候“井税有常期”,百姓没有额外负担,大家“日晏犹得眠”,都过着安居乐业的日子。“犹”流露了诗人对“太平”时期生活的热爱和赞美。这部分对往昔的追忆,为后面揭露今日统治者横征暴敛,摧残百姓做了铺垫。第二部分(“忽然遭世变”到“此州独见全”),写今世社会变乱,贼寇反叛。前四句简单叙述了诗人出山后,征伐叛军,最后来到道州任刺史的历程。诗人来到道州,正好遇到“西原蛮”叛乱。诗人接着写道州城小,百姓贫困,“贼”可怜他们,所以“此州独见全”。诗人对盗贼表示了肯定,写盗贼尚有怜悯之心,为下文的官吏残暴埋下了伏笔。第三部分(“使臣将王命”到“以作时世贤”),写今世官吏的残暴。“使臣将王命,岂不如贼焉”,诗人一开始就用了反问句,把“官”和“贼”对比,写奉诏催征赋税的官吏,难道还不如贼寇吗?直接将矛头对准了官吏,表现了诗人极度激愤的心情。接下来两句诗人摆出官吏横征暴敛的事实,“今被征敛者,迫之如火煎”,这一形象的比喻生动地描绘出了官吏搜刮百姓,搅得城中鸡犬不宁的情景。这情景和“井税”两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深刻地揭露了征敛官吏的残暴。“谁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意思是怎么以置百姓于绝境,来换取当朝统治者认为的贤能大臣呢?诗人用了一个反问,直接控诉了官吏们的暴虐行为,揭示了他们丑恶的本质。“绝人命”和“伤可怜”,“时世贤”和“贼”相照应,强烈地讽刺了征敛官吏不如贼。第四部分(“思欲委符节”到最后),诗人在这部分表明了自己不同流合污的高洁志向。诗人身为官吏,不能违背王命也不愿做“绝人命”的事情,矛盾之余,他选择了弃官归隐。甘心“就鱼麦”和漂泊江湖,也不想置百姓于水深火热中,表达了诗人对劳苦百姓的深切同情和对征敛官吏的强烈不满。

这首五言古诗,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直陈时弊、直抒胸臆,毫不遮掩。词意深沉,感情愤激。诗人对百姓的深切关怀,发自肺腑,真挚感人。

《贼退示官吏并序》古诗翻译赏析-元结-唐诗三百首

贼退示官吏并序作者简介

元结(719-772)

字号:字次山,自号漫郎、元子、聱叟等

籍贯:汝州鲁山(今河南鲁山)

作品风格:质朴简古、平直切正

诗人小传:

元结(719年~772年),字次山,号漫叟、聱叟,河南鲁山人,唐代文学家、诗人。他于天宝十二载(753年)进士及第,安史之乱起,曾率族人避难猗玗洞(在今湖北省大冶市境内),因号猗玗子。乾元二年(759年),他出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史翙幕参谋,招募义兵,抗击史思明叛军,保全十五城。后任道州刺史,调容州,加封容州都督充本管经略守捉使,颇有政声。

元结的诗作注重反映政治现实和人民疾苦,主张诗歌为政治教化服务,要“极帝王理乱之道,系古人规讽之流”,深受杜甫推崇。并且其作品善于继承和学习民歌的优良传统,对其后的新乐府运动有所启示。元结的散文亦多涉及时政,风格古朴,不同流俗,后人有赞其为韩柳古文运动的先驱。

更多元结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