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邶风·匏有苦叶》赏析-诗经中的此情可待未成追忆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6-30 14:39

邶风·匏有苦叶作品原文

邶风·匏有苦叶

诗经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深则厉,浅则揭。

有瀰济盈。有鷕雉鸣。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

雝雝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须我友。

《邶风·匏有苦叶》赏析-诗经中的此情可待未成追忆

邶风·匏有苦叶作品赏析

此情可待,未成追忆。只因那段爱情不曾凋谢,等待才不显得凄凉。两个相爱的人,纵然隔着迢递山水,可以彼此挂牵、彼此思念,也总会觉得幸福。当然,因为遥远,这幸福里面,便染了几分哀愁。

那个清晨,清浅的时光里,女子独自来到水边,不为远方,只为遇见。出门的时候,她曾精心地装扮过,只为将最美的自己,呈现给远方那个人。她在最美丽的时刻遇见自己的心上人,为他痴迷,而她的心上人也只愿收藏她阳光下绽放的美丽年华。那个男子不会无视地走过她身边,但是至少在那个清晨,他在远方。

女子已经在自己的世界里等待了很久,百无聊赖地看着日升月落,却始终不见心上人涉水而来,了结她漫长的思念。他们的爱情不曾枯萎,只不过他在远方,流水的那头。其实并不远,但是在这独自等待的女子心中,却仿佛山重水复。

她等待的,只是蓦然间的花开。只要那个人渡过流水,出现在她身边,就能还给这孤单女子灿烂的春天。想必他们已经见过彼此,想必他们已经有过梧桐下的喁喁私语,想必他们已经在月下黄昏说过天长地久。所以,面对那条宽阔的河水,她才会这样催促:水浅就提衣过来,水深就垂衣而来。显然,在长久的等待中,她早已有几分焦躁、几分怅惘。

“匏有苦叶”,这看似平淡的起兴之句,却暗示了女主人公心中的秘密。因为在古代婚嫁的时候,正是用剖开的匏瓜做的酒器来喝交杯酒的。以此开头,便已经告诉所有人,他和她已经有过白首之约,只不过,在那段被女主人公认为无限漫长的时间里,男主人公还不曾前来。于是,思念成灾的女主人公才会只身前往水边,希望自己的情郎能泅水而来,走入她的清晨,触到她手心的三寸日光。

住在秋天,若心无所念,总会觉得凄苦;可是那个秋天,那个女子日日惦念着心上人,却也忍不住叹息秋光太冷。此时,她所在的地方,黄叶满地,雉鸡鸣唱,流水潺潺。她听得出那鸟鸣里的爱情暗语,所以思念越发不可收拾。

这个寻常的秋天之晨,女子在水边默默地伫立着,尘世的一切似乎都与她无关,她只愿在这样清朗的秋晨,遇见让她魂不守舍的那个人。她是个寻常的女子,有着千百年前女子应有的矜持,但是当等待漫长无际,她毅然地放下矜持,来到日光水岸。爱情是最神奇的事物,可以让人勇敢、让人疯狂,甚至,可以让人上天入地。

湛蓝的天空之上,几片浮云,几行雁阵。这不禁让人想起温庭筠的那首《瑶瑟怨》:“冰簟银床梦不成,碧天如水夜云轻。雁声远过潇湘去,十二楼中月自明。”同样的秋天,同样的雁声渺渺。两千多年后的那位女子,看着碧天如水,夜云清淡,守着的只有独自的黯然神伤,看天边明月,怕是只能无奈地安慰自己: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匏有苦叶》里的女子,尽管心中知道,在这世界上,有个人在远方念着她的名字,但是面对漫漫长夜,想必也有过无数次的落寞惆怅。正因如此,她才会在冷落的秋天,出现在那个清晨。此时雁声远去,她的心又何尝不是早已飘向远方,停在心上人的窗前。

“雁过也,最伤心,却是旧时相识。”这是李清照笔下的鸿雁长飞,伤心无处言说,恐怕只能对着几行雁阵遥遥示意,希望那似曾相识的鸿雁能给自己些许问候。而我们眼前的这位女子,不曾伤心,毕竟爱情仍在。但她等待的心却分明憔悴了,秋光无情,她很明了。她多想,那远去的鸿雁,能将她的思念带给她的心上人;她多想,远方的那个人,能够生出双翼,如鸿雁般飞入她的秋天。

“士如归妻,迨冰未泮。”是的,你若真心想娶我,就不要让我无边等待。从你的远方赶来,趁着秋天未央,与我携手,生死相依。这就是她的心里话,意思很明白:再不来黄花菜都凉了。其实,凉的是她渴盼的心扉,是她秋天里的时光。

《孔子家语》里说,“霜降而妇功成,嫁娶者行焉;冰泮而农业起,昏(婚)礼杀(止)于此。”由此可知,在那个年代,男女婚嫁通常在秋冬时节,错过了这个秋冬,便只能等待下一个秋冬。所以,女子的焦虑可想而知。此时的碧云黄叶、鸿雁秋水,都让她觉得幸福似乎很近,却又十分遥远。其实,秋天只是微寒,河水远未结冰,下个春天还很远,可是她已经等不及了。在等待中她度日如年,但此时,她又突然觉得时间走得很快,快得仿佛转瞬间便是春江水暖的日子。其实,她是在心中深情地呼唤心上人:来我的心中,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静默,欢喜。

那个孤单的清晨,女子终于等来了渡船。可是我们都知道,两千年后有个女子曾经这样写过:“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那个清晨,那艘渡船也没有结束女子漫长的等待。渡船来的时候,她远远望着,无比欢喜,以为船上会有自己的心上人;可是走近了却发现,那里都是些陌生人,没有人能读懂她秋天里的心思。

结尾最是妙趣横生。船夫想必早已察觉了女子的焦躁不安,于是靠岸的时候,马上关切地召唤:“姑娘,快上船吧!”可是他不知道,这女子并不是想过河,她只是在等待,她只想在船上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结果让她失望,而船夫的召唤让她有些慌张,于是窘迫地解释:“不是我要渡河……不是的,我是在等我的……朋友!”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她生怕被人猜出心思、俏脸飞红的模样。当然,船夫看她欲言又止的模样,那时的会意偷笑也可想而知。

细细读来,结尾竟然是这样生动。重复的两句“人涉卬否”,更是将女子的慌张与羞怯,写到了极致。看似平淡的词句,却让人浮想联翩。如果没有这结尾,这首诗定会失色许多。毕竟,秋天里的寥落与哀愁,我们早已见惯,是这结尾让整首诗、整幅画,多了几分生机。

那身影、那对白,就定格在那个秋天,鸿雁长飞,流水远去,却带不走女子等待里的热情。因为那娇羞,我们知道,她的心到底还是欢喜的,悲伤的人不是那副模样。尽管那个清晨没有如愿以偿,但她知道,她的心上人就在彼岸的人间,或许,下个清晨,他就会涉水而来,让她春暖花开。

邂逅于时光深处

她飘然而来,仿佛来自云间。清丽脱俗,温婉可人。这样的女子,只应在画中看到。而此时,当他经过那片旷野,却意外与她相遇,恍如梦里。其实,他不知道,为了这场相逢,她或许曾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更多诗经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