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酒中留上襄阳李相公》浊水污泥清路尘赏析-唐代古诗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4-15 14:37

酒中留上襄阳李相公原文

酒中留上襄阳李相公

韩愈

浊水污泥清路尘,还曾同制掌丝纶。

眼穿长讶双鱼断,耳热何辞数爵频。

银烛未消窗送曙,金钗半醉座添春。

知公不久归钧轴,应许闲官寄病身。

韩愈《酒中留上襄阳李相公》浊水污泥清路尘赏析-唐代古诗

酒中留上襄阳李相公赏析

前段,极写己之倾倒于李,后解,极写李之倾倒于己。某亦读到烂熟后始会之。○此极写己之倾倒于李也,言“耳热”则是己已醉也,而爵至犹不辞,甚至数爵频至犹不辞者,只为平日空望书信犹到“眼穿”,岂有今日觌面欢逢,不拼烂醉?或问:子方沉困,何处复与贵公得有旧耶?答曰:某与相公,在今日,诚然一为污泥,一为清尘,不应投契至此。若夫当日,某以元和十一年正月为中书舍人,相公亦以其年二月自舍人拜相,则是实曾同掌丝纶也。

于是或又将问:子与相公,旧虽同舍,或者今日,有不尔耶?则又极写李之倾倒于己,答曰:某则并非不堪久困,而摇尾故人,欲求垂手者也。某实窥人于微,心知相公自许救援。于何验之?验之于其款狎不去。如五、六之窗光已曙,而座反喧春,此固非泛泛酒人之所得比。然则病身得迁,诚然乐事,而故人情重,岂为北归?真所谓便醉死亦足者也。“知公”二字,一气注下十二字,不得将“应许”字另读起,弄得不成话说。○“银烛”四字写主之敬客;“金钗”四字写客之暱主。

韩愈《酒中留上襄阳李相公》浊水污泥清路尘赏析-唐代古诗

酒中留上襄阳李相公作者简介

韩愈

字退之,邓州南阳人。生三岁而孤,随伯兄会贬官岭表。会卒,嫂郑鞠之。愈自知读书,日记数千百言,比长,尽能通六经百家学。擢进士第,官至吏部侍郎。卒年五十七。赠礼部尚书,谥曰文。集四十卷。

韩愈(768─824),字退之,河内河阳(今河南孟县)人。祖藉昌黎(今河北通县),每自称昌黎韩愈,所以世称韩昌黎。唐德宗贞元八年(792)进士,贞元末,任监察御史,因上书言事,得罪当权者,被贬为阳山(今广东阳山县)令。宪宗时,他随宰相裴度平定淮西之乱,升任刑部侍郎,因上疏反对迎佛骨,被贬为潮州(今广东潮州)刺史。穆宗时,官至吏部侍郎。韩愈和柳宗元同是古文运动的倡导者,其散文被列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他主张继承先秦两汉散文的传统,反对六朝以来讲究声律、对仗而忽视内容的骈体文,提倡散体,他主张文学的语言要「词必己出」,「唯陈言之务去」,对散文的发展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其文各体兼长,遒劲有力,条理畅达,语言精炼,为司马迁以后文学史上杰出的散文家之一。韩愈的诗歌也有特点,气势壮阔,笔力雄健,力求新奇,自成一家。他开了「以文为诗」的风气,对后来的宋诗影响很大。但有些诗流于险怪,是其缺点,对宋诗影响颇大。有《昌黎先生集》。

韩集古本,以南宋魏怀忠《五百家音辨昌黎先生文集》、《外集》为最善;廖莹中世堂本《昌黎先生集》、《外集》、《遗文》(明徐氏东雅堂翻刻)最为通行。清代顾嗣立、方世举各有诗集单行注本。今人钱仲联《韩昌黎诗系年集释》是另行系年的集注本。另外,为韩集作校勘或补注而不列正文者,有宋方崧卿、朱熹,清陈景云、王元启、沈钦韩、方成和今人徐震。年谱以宋洪兴祖《韩子年谱》最为详备。赵翼《瓯北诗话》、方东树《昭昧詹言》、林纾《韩柳文研究法》中有关部分,是评论其诗文的代表著作。

更多韩愈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