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后黄楼寄负山居士》原文赏析-陈师道作品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7-10 21:08

雪后黄楼寄负山居士原文

雪后黄楼寄负山居士

陈师道

林庐烟不起,城郭岁将穷。

云日明松雪,溪山进晚风。

人行图画里,鸟度醉吟中。

不尽山阴兴,天留忆戴公。

雪后黄楼寄负山居士赏析

元丰年间苏轼在徐州知州任上,建楼于城东门上,称为黄楼。陈师道于元祐三年(1088),即任徐州教授的次年,登楼作此诗。负山居士为师道友人张仲连的别号,故此诗是登高寄友之作,前六句都写登高所见,末二句带出忆友,契合诗题。

首二句描绘了一幅雪后黄昏空明澄净的图画。林中屋舍已无炊烟缭绕,知是向晚时分,正因为烟雾都净,所以林间茅庐历历在目,极目远眺,自有一种广漠荒寒之感。这一切,加上城垣上的积雪,预示一年将尽。这两句看来是寻常写景,然颇切雪后登楼的情景。读此二句,令人想起唐人祖咏的名句:“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颔联的写景更表现出后山烹字炼句的功力。日光透过薄薄的云层,映照着松枝上的积雪,显得格外明亮;溪水纵横的山间吹进晚风,又带来了阵阵寒意。这一联一字一意,绝无冗赘之语。“日”并非普通的日,而是“云日”,这就将雪后薄云遮日的景象表现了出来;“雪”是“松雪”,给读者绘出一幅青白交映的松雪图;“山”为“溪山”,“风”是“晚风”,都力图用最简练的字句传递给读者尽可能多的意象。然而此一联中最妙的还是“明”与“进”两字,着此二字,全句都活,令人如见雪景,如闻风声,所以方回《瀛奎律髓》所说“‘明’字、‘进’字皆诗眼”,确为有见。

颈联也是写登楼所见,然“醉吟中”三字归到自己,令物我交汇,景中有人,景中有我。此联下语平淡,明白如话,然而对仗工稳,虽不像前一联那样颇见锻炼之工,然意趣横生,诗人萧散放达的高情逸兴已跃然纸上。而这种情趣在后两句中表现得更为充分。

据《晋书》,王徽之居住在山阴时,一日夜雪初霁,忽然忆及住在剡溪的朋友戴逵,就乘小船前去看他,隔夜才到了剡溪,但又不去登门拜访故友,却返舟回去,别人问他什么原因,他说:“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这个雪夜访戴的故事历来为诗人墨客广泛称引,用来表现高人雅士的逸兴。陈师道在这里更深一层发掘其意义。意指王徽之因访戴而起山阴之兴,兴尽之后,忆戴之念亦息。而自己宁可不去拜访张仲连,以使山阴之兴不尽,可长忆张公。此二句,既可见诗人冲淡的情怀,又可见其友情的诚笃,把这个用滥了的典故翻出了新意。而且这里既契雪后的环境,又切寄友的诗题,可见后山用典的精密。

全诗前六句写雪后黄楼,后二句寄友,结构谨严,然而写景中已透出诗人旷达冲淡的心境,故末二句一气贯注,匀贴协调,所谓情景交融,于此可见。

(王镇远)

【作者】

陈师道:(1053—1102)字履常,一字无己,号后山居士,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家境困窘。少学文于曾巩,绝意仕进。元祐初,因苏轼等荐,为徐州教授。后任太学博士、秘书省正字等职。诗宗杜甫,锻炼辛苦,质朴老苍。黄庭坚甚爱重之。为江西派代表性作家,常与苏轼、黄庭坚等唱和。有《后山先生集》、《后山谈丛》。

更多陈师道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