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薄命二首》原文赏析-陈师道作品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7-10 20:54

妾薄命二首原文

妾薄命二首

陈师道

主家十二楼,一身当三千。

古来妾薄命,事主不尽年。

起舞为主寿,相送南阳阡。

忍著主衣裳,为人作春妍?

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死者恐无知,妾身长自怜。

叶落风不起,山空花自红。

捐世不待老,惠妾无其终。

一死尚可忍,百岁何当穷。

天地岂不宽?妾身自不容。

死者如有知,杀身以相从。

向来歌舞地,夜雨鸣寒蛩。

妾薄命二首赏析

《妾薄命》是乐府古题,陈师道在此是“借题立义”,可见诗人表达感情的方式是多样的。陈师道的这二首诗,以一位侍妾悲悼主人的口吻抒写了自己对老师曾巩的悼念。要不是原诗题下有自注:“为曾南丰作”,后世的读者真会以为这是一首侍妾的哀歌呢。

至于陈师道与曾巩的关系,宋人笔记上说得颇带传奇色彩:曾巩路过徐州,当时的徐州太守孙莘荐师道往见,虽然送了不少礼,但曾巩却一言不发,师道很惭愧,后来孙莘问及,曾巩说:“且读《史记》数年。”师道因此一言而终身师事曾巩,至后来在《过六一堂》诗中还说:“向来一瓣香,敬为曾南丰。”(见陈鹄《耆旧续闻》)这种记载显系小说家言。其实,曾、陈的师生关系史有明文,《宋史》陈师道本传上说他“年十六,早以文谒曾巩,巩一见奇之,许其以文著,时人未之知也。留受业。”元丰间,曾巩典五朝史事,荐后山有道德史才,然终因他未曾登第而未获准,因而,后山对曾巩有很深的知遇之恩。故元丰六年(1083),当他听到曾巩的死讯后,即写下了这二首感情诚挚的悼诗。

第一首托侍妾之口,写主死之悲,并表达了不愿转事他人的贞心。起二句极言受主人的宠爱,“十二楼”即指十二重的高楼,鲍照《代陈思王京洛篇》中有“凤楼十二重,四户入绮窗”之句,这里是形容宫楼之高峻和豪华。“一身当三千”句,显取白居易《长恨歌》中“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意思,然以五字概括,更为精炼,所以后山诗最权威的注释者任渊说,此句“语简而意尽”。这正体现了后山诗工于锻炼和善于点化前人诗句的特点。

“古来”二句陡然转折,悲叹自己不能至死侍奉主人,与上二句连读,可谓一扬一抑。“起舞为主寿”句承首二句,“相送南阳阡”句则承三四两句。汉代原涉在南阳为父亲置办的墓地,称为“南阳阡”,因而后世以此泛指墓地。此二句以极概括的语言抓住典型事件,构成鲜明对照:本来为祝祷主人长寿而翩翩起舞,转瞬间却往坟地为他送葬。两句中意象丰赡,节奏跳动,可见诗人用墨的简练,故陈模说,此二句“盖言初起舞为寿,岂期今乃相送南阳阡,乃不假幹澹字而意自转者”(《怀古录》)。刘禹锡的《代靖安佳人怨》悼宰相武元衡遇刺,说:“晓来行哭里门外,昨夜华堂歌舞人。”也是写乐极哀来,生死的变幻无常,意境与此二句略同,然而后山的造语更为高古凝练。

白居易《燕子楼》诗云:“钿晕罗衫色似烟,几回欲着即潸然。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十一年。”此诗中“忍著”二句,与白诗意蕴相近,但并非泛咏男女之情,而另有很深的寓意。北宋中期,政治上风云变幻,元祐党、变法派轮番掌权,所以一般士人都讳言师生关系,以避免党同伐异,受到连累。一些趋炎附势之徒,则随波逐流,谄谀权贵。后山此诗正是对此种风气的批判,他责问道:难道忍心穿着以前主人赐予我的衣裳,去博取他人的欢笑吗?

末四句直抒胸臆,一腔悲慨,喷涌而出。然而死者无知,只有生者独自哀怜。整首诗便在生与死、哀与乐、有知与无知的对照中结束。

第二首则是第一首主题的延伸,表达了杀身相从的意愿,二首一气贯注。故范大士《历代诗发》评曰:“琵琶不可别抱,而天地不可容身,虽欲不死何为?二诗脉理相承,最为融洽。”

“叶落”二句以写景起兴,然意味无穷,细察诗人用意,至少有三层可以揭出:此二句承上文“相送南阳阡”而来,故写墓园景象,且兴起下文,此其一;又写墓地凄惨之状,以飘零之落叶与绚烂之红花相衬,愈见山野之空旷寂寥,写景状物颇能传神,并烘托出苍凉凄迷的气氛,故任渊说:“两句曲尽丘源凄惨意象。”此其二;且此二句写景起兴中又带有比意,落叶分明指已逝之人,而红花显喻己身。唯落叶飘败,故花之娇艳,徒成空无。潘岳《悼亡诗》有句说:“落叶委埏侧,枯荄带坟隅。”已以落叶比人之长逝,然寓意之深刻远不及此,故陈模盛赞此二句说:“陈后山‘叶落风不起,山空花自红。’兴中寓比而不觉,此真得诗人之兴而比者也。”(《怀古录》)此其三。

“捐世”以下八句一气流走,自然涌出,不可以句摘:主人不待年老即弃世而去,因而对我的恩惠未能到头。想来一死尚可忍受,而今后无穷的生涯怎样度过?偌大的世界,却容不得自己微弱的一身,于是发出了最后的心声:“死者如有知,杀身以相从。”语气坚定,如铮铮誓言,真令读者对这位敢于以身殉情的侍妾肃然起敬。此八句层层相绾,语意畅达,纯自肺腑中流出,读来不觉其浅率,唯感其真诚。

至此感情的激烈已无以复加,全诗似应戛然而止了,然而“向来”二句,转以哀婉的情调结束:那以前歌声鼎沸、舞姿婆娑的地方,只留下夜雨的淅沥和蟋蟀的悲鸣,由此表达了盛时不再、人去楼空的感慨,一变前文率直奔放的激情,遂令诗意深远,避免了一览无余。这末尾的“歌舞”云云,正与第一首的开头“十二楼”首尾相应,也表现了作者的匠心。

这两首诗向来被认为是陈师道的代表作,故《后山诗集》以此为冠,其原因便在于此诗集中体现了后山诗的风格。后山诗的佳处在于高古而具有真情,锻炼而以淡雅出之。如此二首,造语极平淡,乍看似了无典实,不作艰深之语,只是直陈胸臆,然细析则几乎无一字无来历。在此不妨再举一例,以概其余。第一首的末二句“死者恐无知,妾身长自怜”,读来明白如话,然前句出自《孔子家语》:“子贡问孔子曰:‘死者有知乎?将无知乎?’”后句出于李白《去妇词》:“孤妾长自怜。”故任渊说:“或苦后山之诗非一过可了,迫于枯淡,彼其用意,直追《骚》《雅》。”意谓他的诗须细细品味,不是一读即可明白其中用意的,这正说明,后山诗在平淡的背后,有着惨淡经营的苦心。

除了平淡典雅,精练浓缩也是后山诗的一个显著特点,如此诗中“一身当三千”、“起舞为主寿,相送南阳阡”、“叶落风不起,山空花自红”等语,都以极简练的字句表达了丰富的意蕴,有“以少许胜多多许”的特点,故刘壎《隐居通议》说,后山“得费长房缩地之法,虽寻丈之间,固自有万里山河之势”。

然而此诗最突出之处还在于用比兴象征的手法,以男女之情写师生之谊,别具风范。这种手法自然可追溯到《诗经》中的比兴,《楚辞》中的美人香草。这在古典诗词中是屡见不鲜的,因为男女之情最易感人。正如明人郝敬所说,“情欲莫甚于男女……声音发于男女者易感,故凡托兴男女者,和动之音,性情之始,非尽男女之事也。”(陆以谦《词林纪事序》引)因而托喻男女之情而实寄君臣、朋友、师生之谊的作品历代都有,然与后山此诗有明显血缘关系的可推张籍的《节妇吟寄东平李司空师道》,其辞曰:“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繻。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此诗乃张籍为却郓帅李师古之聘而作,与后山此诗所述之事虽殊,但抒写手法颇多相通之处。虽然后世也有人对此执不同意见,以为此诗“比拟终嫌不伦”(陈衍《宋诗精华录》),然作为诗之一格,作为表达感情的一种方法,后山的这二首诗还是有新意、有真情的。

(王镇远)

【作者】

陈师道:(1053—1102)字履常,一字无己,号后山居士,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家境困窘。少学文于曾巩,绝意仕进。元祐初,因苏轼等荐,为徐州教授。后任太学博士、秘书省正字等职。诗宗杜甫,锻炼辛苦,质朴老苍。黄庭坚甚爱重之。为江西派代表性作家,常与苏轼、黄庭坚等唱和。有《后山先生集》、《后山谈丛》。

更多陈师道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