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秦觏》原文赏析-陈师道作品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7-10 21:07

嘲秦觏原文

嘲秦觏

陈师道

长铗归来夜帐空,衡阳回雁耳偏聪。

若为借与春风看,无限珠玑咳唾中。

【注释】

夜帐空:《文选》孔稚圭《北山移文》:“蕙帐空兮夜鹤怨,山人去兮晓猿惊。”移文,檄文的一种。

“衡阳”句:任渊原注:“戏其独宿无寐也。”

“无限珠玑”句:李白《妾薄命》:“咳唾落九天,随风成珠玉。”又东汉赵壹《刺世疾邪赋》:“势家多所宜,咳唾自成珠。”此诗用李白句意。

嘲秦觏赏析

秦觏字少章。是秦观(少游)之弟,作者的挚友。据《王直方诗话》:“少章登第后方娶,后山作此诗时,犹未娶也,故多戏句。”诗题《嘲秦觏》,是以嘲讽秦觏迟迟未婚为内容的游戏笔墨。

首句:“长铗归来夜帐空”用《战国策·齐策》“冯谖客孟尝君”事,冯谖在孟尝君门下曾经歌道:“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诗句以冯谖之“无以为家”,讥笑秦少章年逾三十,也还没有成家。“夜帐空”,用孔稚圭《北山移文》:“蕙帐空兮夜鹤怨”句意,表明少章是在独宿,“空”字点出夜帐中并无佳人相伴,而不免让山中的独鹤也感到凄怨和清愁。这句中连用两个典故,纯从“无家”、“无偶”着笔。次句“衡阳回雁耳偏聪”,衡阳有回雁峰。“耳偏聪”是用《晋书》殷仲堪父闻蚁斗的典故,整句说:少章孤衾独宿,听觉特别灵敏,常听那孤雁的声音。少章也该求个伴侣了,何必老是竖着耳朵,去听那雁儿“行断不堪闻”的叫唤呢!(杜甫《孤雁》诗有“行断不堪闻”句)

三四两句“若为借与东风看,无限珠玑咳唾中”。用倒装语法,表明秦少章才气很高,写下了许多美妙的诗篇和文章,就是咳唾一下,也可以随风成为珠玉呢!怎么只让这些篇章,只借助春风传向人间,而不让位佳人去歌唱给春风呢?是打算像唐人孟郊那样,在及第之后,才趁着“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当儿,然后“一日看遍长安花”,在其中挑个“红袖添香夜读书”的蛾眉知己吗?杜牧之诗说:“玉白花红三百首,五陵谁与唱春风。”(《送李群玉》)诗人意谓,我看还是及早选个名门闺秀,在春风骀荡中比肩相看,并由她去歌唱春风吧!

全诗用典较多,但贴切自然,笔意并不凝滞。就情调来说,是亦庄亦谐,亦讽亦雅,读了之后,令人忍俊不禁。

(马祖熙)

【作者】

陈师道:(1053—1102)字履常,一字无己,号后山居士,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家境困窘。少学文于曾巩,绝意仕进。元祐初,因苏轼等荐,为徐州教授。后任太学博士、秘书省正字等职。诗宗杜甫,锻炼辛苦,质朴老苍。黄庭坚甚爱重之。为江西派代表性作家,常与苏轼、黄庭坚等唱和。有《后山先生集》、《后山谈丛》。

【相关阅读】

更多陈师道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