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不值》赏析-宋代叶绍翁古诗-不值而值的早春图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6-30 06:20

游园不值作品原文

游园不值

叶绍翁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叩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游园不值作品赏析

昨夜,潇潇洒洒下了一夜春雨,到天亮的时候,雨总算是停了。要不是泥湿路滑,诗人哪会穿着木屐走那么远的路去拜访朋友?哪知,一走到门口,园门却关闭得严严的。尽管轻轻敲了好一阵子,可是好久好久还是没有人来开门。诗人说,他把柴门关得这么紧,一定是为了爱惜庭院里因连天阴雨生长起来的苍绿苔藓,生怕被来访者屐齿踩坏吧。他之所以在“怜”字前特意着上一个“应”字,当然是为了表示这只是诗人的主观猜想;不过,不也从侧面表现出主人公一种热爱自然的生活情趣么?

这位朋友性如闲云野鹤,要不是应邀他往,也许是受雅兴所驱遣外出闲游了。究竟什么时候回来谁又说得准呢?诗人正当转身欲返的时候,忽然眼睛一亮,那墙角边一枝红杏正冲着他嫣然含笑哩!诗人细细一打量,原来是园里一株杏树的枝丫旁逸斜出,伸过墙头来了。那杏花火焰般鲜红,云霞般灿烂,充满蓬蓬勃勃生机,把春色春光渲染得热闹极了。难怪它当年逗得宋祁诗兴大发,写出“红杏枝头春意闹”(《玉楼春》)的好句来。诗人也不由高兴地笑了。紧闭的柴扉挡得住门外来人,却关不住满园春色!今天虽然没有遇见朋友,却邂逅这“红杏出墙”,不也是一件人生快事?

记得唐人贾岛也写过一首《寻隐者不遇》: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贾诗用青松象征隐者气节的坚贞,用白云显示人物情怀的高洁,虽然被访的隐者不遇,却分明表现出一种高山仰止的情怀;叶诗呢,不闻主人公謦咳,不见被访者身影,虽久叩柴扉却始终被拒之门外,只有逸出墙头的一枝红杏在春风中微笑。这首《游园不值》旨在说明什么呢?

我们细细地寻思,诗章中尽管没有正面写人,其实分明有人在:那怜惜苍苔热爱自然的审美品性,那柴扉紧锁隔离世俗的超逸情怀,不正好显示这位朋友高蹈拔俗的精神风貌么?虽莫能值,然心向往之。诗章还向我们昭示一种人生真谛:枝头红杏既会逸出高墙,这说明一切富有生命力的向上的美好的东西,总是禁锢不住的!

无独有偶。宋代张良臣也写过一首《偶题》诗:

“谁家池馆静萧萧,斜倚朱门不敢敲。

一段好春藏不尽,粉墙斜露杏花梢。”

张诗尽管也写得蕴藉风流,可是那“谁家池馆”静萧萧的寂寥,那“斜倚朱门”怯生生的情态,比起叶诗来,总觉得诗歌意趣要稍逊一筹。

也有人说,叶诗是脱胎于陆游《马上作》诗:

“平桥小陌雨初收,淡日穿云翠霭浮。

杨柳不遮春色断,一枝红杏出墙头。”

从陆诗看,春雨初霁,淡日穿云,绿杨红杏,翠霭氤氲。诗章绘就的尽管是一幅秾丽的春光图,毕竟停留在自然风景的层面上。叶诗就不同了,它在自然风光中却渗进人文风景。你想,当你兴冲冲地去访朋友,偏偏吃了闭门羹,你不会觉得有些沮丧么?不经意间却邂逅了红杏出墙,使你收获到“不值而值”的意外惊喜。这种别开生面的艺术营构,难道不是别饶情趣?

游园不值作者简介

叶绍翁(生卒年不详)字嗣宗,号靖逸,处州龙泉(今属浙江)人。诗属江湖派,词淡意远。

有《四朝闻见录》、《靖逸小集》。

更多叶绍翁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