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原文翻译赏析-韩愈文言文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7-07 18:23

韩愈《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原文翻译赏析

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

右(2) 。臣伏以今年以来,京畿诸县(3) ,夏逢亢旱(4) ,秋又早霜,田种所收,十不存一。陛下恩逾慈母,仁过春阳,租赋之间,例皆蠲免(5) 。所征至少,所放至多;上恩虽弘,下困犹甚。至闻有弃子逐妻,以求口食;拆屋伐树,以纳税钱;寒馁道途,毙踣沟壑。有者皆已输纳,无者徒被追征。臣愚以为此皆群臣之所未言,陛下之所未知者也。

臣窃见陛下怜念黎元,同于赤子。至或犯法当戮,犹且宽而宥之,况此无辜之人,岂有知而不救?又京师者,四方之腹心,国家之根本,其百姓实宜倍加忧恤。今瑞雪频降,来年必丰,急之则得少而人伤,缓之则事存而利远。伏乞特敕京兆府,应今年税钱及草粟等在百姓腹内(6) ,征未得者,并且停征,容至来年蚕麦,庶得少有存立(7) 。

臣至陋至愚,无所知识,受恩思效,有见辄言(8) ,无任恳款惭惧之至。谨录奏闻。谨奏。

韩愈

【注释】

(1)御史:谏官,唐代设置的一种官职名称。台:与阁、府、寺等相似的一种机关。

(2)右:古时写文章是从右往左的竖行写法,因此右代指右边的文章标题。

(3)京畿(jī):都城及其周边一带。

(4)亢旱:大旱。

(5)蠲(juān)免:免除。

(6)腹内:唐朝时的一种俗语,公文中也常常用到,相当于后来的“名下”。

(7)少有存立:能够勉强生活下去。少:稍微。

(8)辄:就。

《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原文翻译赏析-韩愈文言文

【译文】

右题。臣俯首,今年以来,京师周边各县,夏天碰到了大旱灾,秋天又遇到了早霜冻,地里的收成,连原来的十分之一都没有。陛下您的恩德超过对孩子慈爱的母亲,仁慈之心就连春天的阳光都赶不上,赋税和田租,按照以前的惯例统统免除掉了。虽然陛下您征收的田租少了,但普通官员施加给百姓的压力却更多;虽然陛下您慈爱宽宏,普通百姓却更加困苦。甚至听到有人扔掉孩子赶走妻子,就为了能吃上一口饭;拆掉房子砍伐树木,为了凑够纳税的钱;大街上到处都是饥饿寒冷的人,许多人饿死在了路边的沟里。有钱人家有能力的都已经纳了税,而穷苦人只能受到逼迫压榨。我认为造成这样的局面是大臣们没有上奏,所以陛下您有所不知。

我私下认为皇上您爱惜自己的百姓,就像爱护婴儿一样。就连有人犯法应该被处死,您还饶恕了他,更何况是这些无辜的百姓,您如果知道了他们的处境怎么可能不去救助他们呢?再说京城是国家的心脏,一个国家的根本所在,这里的老百姓应该受到更多的照顾。如今瑞雪连续降下,明年一定是丰年,如果急于逼迫百姓强征赋税不但不能多收税,还会伤害到百姓的积极性,而缓征赋税则能给百姓留下余地也能维持国家的长远利益。我万分恳请陛下您能颁下告示给京兆府,今年应征钱粮赋税而没有征收的,前去征收但还没有缴纳的,今年全部停止征收,等到明年蚕丝上市、麦子收获以后,老百姓有了收益,勉强能够生活的时候再征收。

我这个人愚昧浅薄,没什么眼光见识,因为感受皇恩浩大,想要报答陛下,有了点想法就赶紧说了出来,言辞恳切甚至于恐惧到了极点。微臣这里恭谨地写下奏状呈递给皇上您,谨奏。

《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原文翻译赏析-韩愈文言文

【评析】

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韩愈调任御史台任监察御史。这虽然只是一个八品的小官,职权却很大。韩愈的职责范围包括考察万官,巡查地方行政等,有干政的机会。有一年,都城长安周边好几个县出现了灾情,春天夏天两季干旱,而秋天又遭受了早霜袭击,老百姓收成连以前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可当时主抓京城行政的京兆尹李实,却为了赢得皇上的欢心,一直欺下瞒上报喜不报忧。天灾加上行政长官的作为,老百姓的生活极端困苦。性格刚直的韩愈为此向皇上呈上了这份奏状,在文中揭露了灾情的事实,请求皇上能减免周边县域的赋税。状文在介绍了今年京城周边一带遭受灾害的情况之后,还向皇帝请求停征灾民今年的赋税,等来年有了好收成的时候再一起征收。而后作者写出了自己的心声,说自己愚昧鲁莽,这篇文章只是看到什么说什么。这篇揭露现实的文章触怒了皇上,加上另外一些因素的影响,韩愈被贬为阳山县令。

《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原文翻译赏析-韩愈文言文

更多韩愈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