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狱咏蝉并序》古诗翻译赏析-骆宾王-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五言律诗 时间:2024-05-14 17:22

唐诗三百首第86首骆宾王的《在狱咏蝉并序》,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五卷五言律诗。诗人作此诗时因受诬陷身陷狱中,遂借这首咏物诗寄托自己的隐忧。此诗运用比兴手法,表面处处写,实际句句喻己,以咏蝉的高洁喻自己不肯同流合污的节操。咏物而不囿于物,抒情而不离于物,写形传神,比喻妥贴,语多双关,寄托高远。

在狱咏蝉并序作品原文

在狱咏蝉并序

骆宾王

余禁所禁垣西,是法厅事也,有古槐数株焉。虽生意可知,同殷仲文之古树;而听讼斯在,即周召伯之甘棠,每至夕照低阴,秋蝉疏引,发声幽息,有切尝闻,岂人心异于曩时,将虫响悲于前听?嗟乎,声以动容,德以象贤。故洁其身也,禀君子达人之高行;蜕其皮也,有仙都羽化之灵姿。候时而来,顺阴阳之数;应节为变,审藏用之机。有目斯开,不以道昏而昧其视;有翼自薄,不以俗厚而易其真。吟乔树之微风,韵姿天纵;饮高秋之坠露,清畏人知。仆失路艰虞,遭时徽纆。不哀伤而自怨,未摇落而先衰。闻蟪蛄之流声,悟平反之已奏;见螳螂之抱影,怯危机之未安。感而缀诗,贻诸知己。庶情沿物应,哀弱羽之飘零;道寄人知,悯余声之寂寞。非谓文墨,取代幽忧云尔。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

那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在狱咏蝉并序》古诗翻译赏析-骆宾王-唐诗三百首

在狱咏蝉并序译文注释

译文一

秋天的寒蝉一声声凄鸣,激起我狱中人满怀愁情。

怎能忍受秋蝉黑色头影,来对我白发人苦叹悲吟。

霜露重蝉有翅也难飞进,风阵阵淹没了蝉的叫声。

没有人相信我清高洁白,更有谁能代我表白冤情?

译文二

秋日之中,蝉声鸣唱,身为囚徒,我的乡思浓厚。怎堪那黑发一般的蝉翼啊,却相对着《白头吟》一般的哀曲。露水如此浓重,那蝉难以飞入,秋风如此杂沓,蝉鸣愈发低沉。没有人相信它的高洁啊,这一片衷心要向谁去表述呢?

注释

禁垣:监狱的墙壁。

法厅事:一作“法曹厅事”,法曹是法曹参军的简称,乃负责断狱审案的官吏,厅事指中庭,审案之处。

殷仲文之古树:《晋书·殷仲文传》载:“大司马(桓温)府中有老槐树,(殷仲文)顾之良久而叹曰:‘此树婆娑,无复生意。’”骆宾王用此典,是叹息自己被囚禁的艰危处境。

周召伯之甘棠:传说周代召公奭巡行四方,听民之讼而不欲烦民,就在甘棠树下断案,后人因此相戒不要损伤此树。《诗经·召南·甘棠》有“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等语,即咏此事。甘棠即棠梨,又名白棠,落叶亚乔木。

疏引:指断断续续的鸣叫声。南朝沈约《愍衰草赋》有“秋鸿兮疏引,寒鸟兮聚飞”句。

幽息:指轻微的气息。

有切尝闻:比过去曾经听闻过的更凄切。

曩(nǎng)时:过去,从前。

将:抑或。

羽化:本意为蝉、蛾类结蛹后化为成虫,后引申为修道之人脱离红尘,达成仙道。

藏用:指退隐和出仕,《论语·述而》有“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句,藏用一词本此。

艰虞:艰难忧患。

徽纆(mò):本意为捆绑罪犯的绳索,这里作动词用,指被囚禁。

摇落:凋残,语出战国宋玉《九辩》,有“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句。

蟪蛄(huì gū):蝉的别称。

螳螂之抱影:指螳螂见蝉影而欲捕捉。

缀诗:即作诗,因作诗是连缀词句而成文,故名。

庶:即庶几,或许可以,表希望或推测意。

西陆:指秋天。《续汉书》有“日行西陆谓之秋”句。

南冠:指囚徒。《左传·成公九年》载:“晋侯观于军府,见钟仪,问之曰:‘南冠而絷者谁也?’有司对曰:‘郑人所献楚囚也。’”后世便以南冠指代囚徒。

那堪:即哪堪,别本作“不堪”。

玄鬓:即蝉鬓,指妇女的鬓发梳成蝉翼形状,并以此来指代蝉的黑色翅膀。

白头吟:乐府曲名,《乐府诗集解题》说有鲍照、张正见、虞世南诸作,皆自伤清直却遭诬谤。

《在狱咏蝉并序》古诗翻译赏析-骆宾王-唐诗三百首

在狱咏蝉并序作品鉴赏

赏析一

此诗作于唐高宗仪凤三年(678年),当时骆宾王任侍御史之职,因上疏论事触忤武后,遭诬,以贪赃罪名下狱。他在狱中闻蝉鸣而起悲感,乃作是诗。

中国古代,蝉素有高洁之喻,比如陆机《寒蝉赋序》中就写道:“含气饮露,则其清也,黍稷不享,则其廉也。”古人不知蝉是吸吮树汁而活,误以为是饮露而活,所以认为它不同凡虫,品性高洁。骆宾王此诗即围绕这一点而作,除首联两句是交代作诗的情境——拘于囹圄,闻秋蝉鸣唱而思乡——外,后六句都是以蝉自况,可以目之为咏蝉,也可目之为自叹,诗人本身的形象和秋蝉合而为一,共谱高洁不俗之曲。

“玄鬓”一词,又称“蝉鬓”,本指女性将鬓发梳成蝉翼形状,诗中则既象征着真实的蝉翼,又说明了诗人自己的黑发;“白头吟”既可认作是诗人咏叹《白头吟》诗,也可认作秋蝉鸣叫,低廻婉转,声如《白头吟》诗。“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既可认为是直指蝉影、蝉声,也可认为是诗人所见的蝉影,所闻的蝉声。“无人信高洁”,这“高洁”的主语既可以是诗人,也可以是秋蝉。总之全诗似真似幻,似咏蝉又似自叹,诗人本身的形象和墙外树上秋蝉的形象统合为一,其意如是:

我(蝉)虽青春,却近末路,身陷囹圄,哀鸣之声日渐低沉,无人愿意倾听,无人能够相信,此一高洁之志,究竟要向谁来倾诉呢?

诗歌的趣味,就在真与幻之间,似与非之间,借物以咏志。清人方东树《昭昧詹言》中说:“咏物诗不待分明说尽,只仿佛形容,自然已到。”骆宾王此诗,正得此意。

赏析二

这首诗写于唐高宗仪凤三年(678),当时作者任侍御史,因上书论事触忤武后,以贪赃罪名下狱。他在狱中闻蝉鸣有感,写了这首咏物诗。全诗运用比兴手法借对鸣蝉的歌咏,来抒发自己蒙冤受屈的悲愤感情,达到了物我浑然一体的境界。全诗感情深沉,取喻明切,用典自然,语多双关,情景交融,物我一体,是咏物诗中的名篇。

本诗是骆宾王在狱中所作,抒发了诗人被朝廷冷落,贬黜入狱后的悲愤心情。

首联以蝉声开篇,描写秋末冬至,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蝉的凄凉鸣声。听到此音,身陷囹圄的诗人不禁感怀伤情。此联对仗严谨,音律优美。颔联“不堪”与“来对”相互呼应,诗人由蝉的现状联想到自己,表达了内心的伤感和对朝廷黑暗的愤懑。“白头吟”是古时乐府佳作,描写一名被爱人抛弃的女子的哀怨心情,表现了她对爱情专一的渴望。诗人以此自喻,表明自己屡次被贬,仕途坎坷,黑发渐渐斑白的凄凉现状。诗人在狱中看到窗外的秋蝉仍是“玄鬓”,对比之下难免伤感。多年来,诗人为成就功业劳碌奔波,刚刚升任侍御史却再次遭人陷害,抑郁之情油然而生。

颈联看似说蝉,却也是托物言己,把诗人多年来的坎坷经历全然呈现。整句运用多处比喻,“露重”、“风多”即周遭事物的不尽如人意;“飞难进”是对诗人难以在官场有所作为的描写;“响易沉”暗喻诗人的观点看法受到打压。结尾以一句设问点明,虽拥有蝉的高洁品质,但却含冤入狱,诗人的怨愤跃然纸上。

整首诗流畅自然,比喻精妙,托物言志,寓意深远,是咏物诗中的佳作。

《在狱咏蝉并序》古诗翻译赏析-骆宾王-唐诗三百首

在狱咏蝉并序作者简介

骆宾王(约640—684以后)

字号:字务光

籍贯:婺州义乌(今浙江义乌市)

作品风格:精工整炼

诗人小传:

骆宾王(约627年~约684年),字观光,婺州义乌(今浙江省义乌市)人,唐初著名诗人,与王勃、杨炯、卢照邻合称“初唐四杰”,又与富嘉谟并称“富骆”。他少年早慧,传说七岁即作《咏鹅》诗,成年后曾担任过道王李元庆的属官。唐高宗仪凤四年(679年),骆宾王升任侍御史,曾一度遭人诬陷入狱,被赦免后出任临海县丞,故后人也称其为骆临海。武则天光宅元年(684年),徐敬业起兵讨伐武则天,他为徐敬业起草了著名的《讨武瞾檄》,事败后被杀或投水而死,也有说逃亡不知所踪的。四杰中骆宾王留存的作品最多,擅长骈文和七言歌行,无论诗文,风格均清新俊逸,享誉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