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赏析-韩愈的文言文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7-05 19:54

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原文

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

君讳適,姓王氏。好读书,怀奇负气,不肯随人后举选。见功业有道路可指取,有名节可以戾契致,困于无资地,不能自出,乃以干诸公贵人,借助声势。诸公贵人既志得,皆乐熟软媚耳目者,不喜闻生语,一见,辄戒门以绝。

上初即位,以四科募天下士,君笑曰:“此非吾时邪!”即提所作书,缘道歌吟,趋直言试。既至,对语惊人,不中第,益困。

久之,闻金吾李将军年少喜士,可撼,乃蹐门告曰:“天下奇男子王適,愿见将军白事。”一见语合意,往来门下。卢从史既节度昭义军,张甚,奴视法度士,欲闻无顾忌大语,有以君生平告者,即遣客钩致。君曰:“狂子不足以共事。”立谢客。李将军由是待益厚,奏为其卫胄曹参军,充引驾仗判官,尽用其言。将军迁帅凤翔,君随往,改试大理评事,摄监察御史、观察判官。栉垢爬痒,民获苏醒。

居岁余,如有所不乐,一旦载妻子入阌乡南山不顾。中书舍人王涯、独孤郁,吏部郎中张惟素,比部郎中韩愈日发书问讯,顾不可强起,不即荐。明年九月疾病,舆医京师,其月某日卒,年四十四。十一月某日,即葬京城西南长安县界中。曾祖爽,洪州武宁令。祖微,右卫骑曹参军。父嵩,苏州昆山丞。妻上谷侯氏处士高女。高固奇士,自方阿衡、太师,世莫能用吾言,再试吏,再怒去,发狂投江水。

初,处士将嫁其女,惩曰:“吾以龃龉穷,一女,怜之,必嫁官人,不以与凡子。”君曰:“吾求妇氏久矣,惟此翁可人意,且闻其女贤,不可以失。”即谩谓媒妪:“吾明经及第,且选,即官人。侯翁女幸嫁,若能令翁许我,请进百金为妪谢。”诺,许白翁。翁曰:“诚官人耶?取文书来!”君计穷吐实。妪曰:“无苦,翁大人,不疑人欺我,得一卷书粗若告身者,我袖以往,翁见,未必取视,幸而听我。”行其谋。翁望见文书衔袖,果信不疑,曰:“足矣。”以女与王氏。生三子,一男二女。男三岁夭死,长女嫁亳州永城尉姚挺,其季始十岁。铭曰:

鼎也不可以柱车,马也不可使守闾。佩玉长裾,不利走趋。只系其逢,不系巧愚。不谐其须,有衔不袪。钻石埋辞,以列幽墟。

《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赏析-韩愈的文言文

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赏析

韩愈写的墓志铭,曾被人诋毁为“谀墓”之文。其实,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无论是至亲好友,还是素昧平生,凡韩愈为之写墓志铭的,皆不“谀”。更为重要的是,韩愈写的墓志铭常常脱去“史”的羁绊,闪烁着“文”的光芒。这篇《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就是一篇精彩的人物特写。

文章一开始,标出王適是“怀奇负气”的人物,为整个特写定下基调。首先是求官奇。在唐代,知识分子谋求的出路是做官。升官之阶,不外赴考、从军两途。读书人每以考试最为荣耀。韩愈说王適“好读书”而“不肯随人后举选”(“举选”,就是考试应举),是为一奇。在缺少资历、社会地位的情况下,“不能自出”,就企图借助他人力量,“乃以干诸公贵人”,此所谓求出无途,是为二奇。至于诸公贵人“皆乐熟软媚耳目者,不喜闻生语”,一见王適之面,便“戒门以绝”,是闲笔不闲,忙里偷闲,在闲处做大文章。“生”与上句“熟”相对。“熟”字前有“乐”字,“熟”字后有“软媚耳目”短语;“生”字前有“不喜闻”三字,而“生”字后不带与“软媚耳目”相悖的字面,露而不露,不露而露。特别应该指出的是,“乐熟软媚耳目”这种心态,是中国封建等级制下人身依附的必然产物;“不喜闻生语”,是上述心态的孪生兄弟。两者结合,将中国封建等级制下的人才观作了入骨的剖析。闲中见紧,小地方做大文章。宪宗李纯以四科募天下士,王適“提所作书,缘道歌吟,趋直言试”,是为三奇。“对语惊人,不中第”,是为四奇。这两项,又关照上文“怀奇负气”与“干诸公贵人”。其次是遇人奇。李惟简“年少喜士”,王適以“天下奇男子”相投,“一见语合意”,便“往来门下”,相遇奇。卢从史身为昭义军节度使,握一方军政大权,仅因骄傲自大,“奴视法度士”,王適以“狂子不足以共事”拒之,可见奇中有正,并不一味奇。因此,李惟简“待益厚”,“尽用其言”。王適亦尽心尽力,“栉垢爬痒,民获苏醒”。王適一生,地位不高,亦未曾有惊世之业,故用“栉垢爬痒”一句带过。“栉垢”是用梳子除头上之垢;“爬痒”就是搔痒。虽可谓为民除弊,但毕竟是“小动作”。韩愈不谀墓,于此亦是一证。在李惟简处居留一年有余,以“如有所不乐”离去,入阌乡南山隐居,是又一奇。这是韩愈行文故作之奇。从前后文看,王適离开李惟简可能是发现有病,不说原因,才显其奇。王適死后,叙王適岳父侯高“固奇士”,奇人荟萃,互相烘托,也是闲笔不闲,给下文的嫁娶制造了气氛。

王適娶妻,侯高嫁女,堪称奇人奇事。前人以为“堕恶趣”,今人以为“足风流”。侯高一生为“处士”,极愿以女儿嫁“官人”,不嫁“凡子”。王適认定“此翁可人意”,又“闻其女贤”,非此不娶。然而王適并非“官人”,不得不弄虚作假。王適的弄虚作假,却表现了他对侯高及其女儿的真诚,势在必得。侯高为女求“官人”心切,“望见文书衔袖,果信不疑”,一片忠厚之态,不应以骗婚目之。时贤指出,这一段故事,有类小说,不像墓志铭。它的好处是“借此来写王適之为奇男子,写王適之落拓不羁,极生动,极活泼,有此一处渲染,更觉有声有色”,实为知音之赏。此外,这一段文字极为生动,不仅在叙述,曲曲折折,摇曳多姿,而且文字亦极传神。当侯高自以为一生“龃龉穷,一女,怜之,必嫁官人”时,前边冠以“惩曰”二字。这“惩”字笔力千钧,它的含意是“发誓”“发狠”。当媒人“得一卷书粗若告身者”“袖以往”,侯高一望而不疑,说“足矣”二字,意满志得,一副忠厚长者之态。“惩曰”和“足矣”,一头一尾,完成了一个特殊的心理发展过程。

最后,作者以十句铭文给王適一生遭际做概括。说王適是“鼎”“马”,不应使之柱车、守闾;言外之意是王適奇才未得其用。“佩玉长裾,不利走趋。只系其逢,不系巧愚”四句,关合“诸公贵人既志得,皆乐熟软媚耳目者,不喜闻生语,一见,辄戒门以绝”。挂着玉佩,拖着长袖,遵循礼法,不利于走趋,暗示着正直人士与腐败社会的矛盾。关键在未遇其人,或未遇时机,与巧愚并无干碍。王適生不逢其时,生不逢其人,故而“不谐其须,有衔不袪”。不合时宜,不合统治者要求,有本领也不起社会作用。“钻石埋辞,以列幽墟”,是一代奇人的结局,可悲也欤!

(汤贵仁)

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注释

1、戾契:头不正貌,喻奇邪不正的行为。

2、资地:资格、地位。

3、四科: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科、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达于吏理可使从政科、军谋弘远堪任将帅科。

4、趋直言试:去应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科试。

5、撼:动,打动、说动。

6、蹐(jí):轻步,小步行走。一本作“踏”。

7、张甚:自大过甚。

8、凤翔:府名,属关内道。元和六年(811)五月,以李惟简为凤翔陇州节度使。

9、栉垢爬痒:比喻去除弊政。栉垢,梳去头发里的污垢。爬痒,搔痒。

10、阌(wén)乡:今河南灵宝。

11、阿衡:借指宰相。太师:三公之一。

12、龃龉:齿不正,此指意见相左。穷:不得志。

13、谩:欺骗。

14、大人:君子。

15、告身:古代委任官职的文凭。

16、柱:支撑。

17、闾(lǘ):里巷的大门。

【相关阅读】

更多韩愈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