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科目时与人书》赏析-韩愈的文言文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2-15 19:38

应科目时与人书原文

应科目时与人书

月日愈再拜:天池之滨,大江之濆,曰有怪物焉;盖非常鳞凡介之品汇匹俦也!其得水,变化风雨上下于天不难也;其不及水,盖寻常尺寸之间耳。无高山大陵、旷途绝险为之关隔也;然其穷涸不能自致乎水,为獱獭之笑者,盖十八九矣。如有力者哀其穷而运转之,盖一举手一投足之劳也。

然是物也,负其异于众也,且曰:烂死于沙泥,吾宁乐之;若俯首帖耳摇尾而乞怜者,非我之志也。是以有力者遇之,熟视之若无睹也。其死其生,固不可知也。今又有有力者当其前矣,聊试仰首一鸣号焉,庸讵知有力者不哀其穷,而忘一举手一投足之劳而转之清波乎?

其哀之,命也;其不哀之,命也;知其在命而且鸣号之者,亦命也:愈今者实有类于是。是以忘其疏愚之罪,而有是说焉。阁下其亦怜察之!

《应科目时与人书》赏析-韩愈的文言文

应科目时与人书赏析

贞元八年(792)韩愈中进士,随后,连续三应宏词科而不中。这篇《应科目时与人书》当是他应宏词科考试时求人荐举而作。写信托物以喻,曾国藩说事类滑稽,其实是韩愈的一大发明创造,将难于言说之词,托比兴抒发,颇见文采风流。

书信正文,首出“天池之滨,大江之濆,曰有怪物焉”,飘然而来,出人不意。濆与滨,皆水边。水边怪物,自与水相关,故下文就围绕着水和怪物的关系铺叙。不过,韩愈每故作腾挪,以掀波浪,在“有怪物焉”与“其得水”之间,插入“盖非常鳞凡介之品汇匹俦也”一句,姿态横生。就上文言,是将“怪”字点透,非常鳞凡介之类可以比匹;就下文言,为其求得水蓄势。此“怪物”之所以非常鳞凡介,则在于“得水”时,可变化风雨,上下于天;若不及水,则只在寻常尺寸之间。寻,八尺;常,十六尺。两相对衬,得水与否,成为此怪物“非常鳞凡介之品汇匹俦”的关键,此乃怪物之为怪。此物“无高山大陵、旷途绝险为之关隔”,也处于“穷涸不能自致乎水”的境地,希望有一位在社会上强有力的人能“哀其穷而运转之”。韩愈以为,如果“有力者”真“哀其穷”,乐意运转这“怪物”,那么,也仅是“一举手一投足之劳”而已。显而易见,这里的“有力者”,就是韩愈企求荐引的人,而“怪物”则是韩愈自身。值得注意的是,韩愈在“盖寻常尺寸之间耳”之后,缀以“无高山大陵、旷远绝险为之关隔也;然其穷涸不能自致乎水”两句,又一次显示其“转捩曲折,自生奇致”的文心。这“无高山大陵、旷远绝险为之关隔”一句让步,在文气上将“穷涸不能自致乎水”一句推上突出的位置,使“有力者哀其穷而运转之”显得至为重要,而“一举手一投足之劳”又反推一笔,将“有力者哀其穷而运转之”再拔高一层,使“有力者”处于中心地位,十分切合求人援助的态势,妙不可言。

行文至此,“怪物”只求“有力者哀其穷”,而不见其人品之“异”,必须转向。将“有力者”放过,拈出“怪物”异于众人的情志。首先抓住“是物”自负其“异”。宁愿烂死于沙泥,而不作“俯首帖耳摇尾而乞怜”之态,人格高尚,非一般媚俗谄上者可比。人品高上,而命运不佳,有力者“熟视之若无睹”,其生死“固不可知”。人品与机遇,形成剧烈的矛盾,启人深思。行文至此,似乎文气已尽,然而韩愈又绝处逢生,翻出“今又有有力者当其前矣”一句,引出下文。这里连用两个“有力者”,含意不同,所指非一。“是以有力者遇之”一句中的有力者,是昏聩官僚,不识人间贤不肖、才与不才;“今又有有力者当其前矣”一句中的有力者,就是韩愈求其荐引的人。这两个“有力者”连用,自然给被求人一点不痛不痒的刺激——至少在被求者心中掀起一阵涟漪。韩文的文心,沁入骨髓。这一微妙的点拨,可能产生正反应,也可能产生负反应,“聊试仰首一鸣号焉”,就是消除负反应,促使所求之“有力者”发出正反应的信号。“庸讵”两句以疑问的方式表达正面的愿望,十分得体。

如果说前此是说之以理,那么最后则动之以情。“其哀之,命也;其不哀之,命也;知其在命而且鸣号之者,亦命也”,任你铁石心肠,也不能不为之动容,不能不为之动情。以“怜察”二字托住全篇,结束全文,将全部情理囊括一尽,简洁之至,亦感人之至。

人或谓韩愈前面已说过一生不“俯首帖耳摇尾而乞怜”,此结束时亦乞人“怜察”,未免矛盾。其实,两者意蕴不同。前者“乞怜”是求官,后乞“怜察”是为考试,且唐代士子参加考试每求人引荐。引荐人才,不仅不以为非,实乃风雅之事。

(汤贵仁)

应科目时与人书注释

1、科目:唐人考试,科目繁多,如进士、明经之类。此指博学宏词。此题目或作《与韦舍人》。

2、月日愈再拜:一本作“应博学宏词前进士韩愈谨再拜上书舍人阁下”。

3、濆(fén):水边。

更多韩愈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