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涂《春夕》水流花谢两无情赏析-唐代关于悼人伤事的古诗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6-28 05:21

春夕原文

春夕

崔涂

水流花谢两无情,送尽东风过楚城。

蝴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

故园书动经年绝,华发春惟满镜生。

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

崔涂《春夕》水流花谢两无情赏析-唐代关于悼人伤事的古诗

春夕赏析

诗人在春夜中看到“水流花谢”的一派残春景象,已感春去无情,为之伤怀;再一想,自己不仅是在离家很远的“楚城”,而且还要到更远的地方去。在这种情况下送走春天,人何以堪!

颔联“蝴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借庄周梦为蝴蝶的故事,抒发游子怀乡之情。诚如《唐才子传》所云:“写景状怀”“意味俱远”。在律诗写作技巧方面,此联亦很见功力。其音韵和谐,对仗精工,是历来为人传诵的名篇。

作为长年在外的游子,诗人最盼望得到的莫过于一封家书,但他竟长年得不到来自“故园”的音信。不言而喻的是,他因为思念家乡、忧愁国事,对镜一照,满头华发,而这一头白发又正是他愁苦心情的外化。

尾联意谓:我自己是为了追求功名而流落在外的,我如果愿意回去的话,家乡的大好景致是无人与我争夺的。在这里,诗的主题得以深化——游子思乡的苦恼,说穿了就是出仕和归隐的矛盾造成的。

“水流”,是水无情,“花谢”,是花无情。何谓无情?明见客不得归,而尽送春不少住,是以曰无情也。何人胸中无春怨,如此,却是怨得大无赖矣。三,是家,却不是家,却是梦;却又不是梦,却是床上客。四,是月,却不是月,却是鹃;却又不是鹃,却是一夜泪。自来写旅怀,更无有苦于此者矣!

五、六,一“动”字,一“惟”字,直是路绝心穷,更无法处。七、八,却于更无法处之中,忽然易穷则变,变出如此十四字来,真令人一时读之,忽地通身跳脱也。

崔涂《春夕》水流花谢两无情赏析-唐代关于悼人伤事的古诗

春夕作者简介

崔涂

崔涂,字礼山,《唐才子传》说是“家寄江南”。1978年版人民文学出版社《唐诗选》以其“旧业临秋光,何人在钓矶”及“试向富春江畔过,故园犹合有池台”句,推为今浙江桐庐、建德一带人。僖宗光启进士。壮客巴蜀,老游龙山,故也多写旅愁之作。其《春夕旅怀》的“胡蝶梦中家万里,杜鹃枝上月三更”,颇为世传诵。

更多崔涂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