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彦谦《寄怀》有客伤春复怨离赏析-唐代古诗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2-10-04 01:59

寄怀原文

寄怀

唐彦谦

有客伤春复怨离,夕阳亭畔草青时。

泪随红蜡何由制,肠比朱弦已更危。

梅向好风惟是笑,柳因微雨不胜垂。

双溪未去饶归梦,夜夜孤眠枕独欹。

唐彦谦《寄怀》有客伤春复怨离赏析-唐代古诗

寄怀赏析

此只是寄内诗,看他才动笔,便写出“有客”二字。“有客”之为言,此客实为一人所有,盖别有一有此客之人,乃为此客之所无明无夜,不敢不置心头眉头者,因而有此寄怀一诗也。“伤春”者,深惜少年已去也;“怨离”者,深恨玉人不见也。“夕阳亭畔”者,“怨离”也;“草青时”者,“伤春”也。泪何由制者,“怨离”也;肠已更危者,“伤春”也。只为有一有此客之人,便令此客如此也。

五、六,不可不一写景,然“梅”句,不脱伤春意,“柳”句,不脱怨离意。若末句,则已意言俱竭矣!

唐彦谦《寄怀》有客伤春复怨离赏析-唐代古诗

寄怀作者简介

唐彦谦

字茂业,并州人。咸通末,应进士,才高负气,无所屈降,十余年不第。王重荣镇河中,辟为从事,累奏至河中节度副使,历晋、绛二州刺史。彦谦博学多艺,文辞壮丽,至于书画、音乐、博饮之技,无不出于辈流。尤能七言诗,少时师温庭筠,故文格类之。卒于汉中。有《鹿门先生集》三卷。即陶穀之祖也,穀避晋祖讳,改姓陶。

更多唐彦谦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