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舟泊吴城》原文赏析-陈三立作品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7-10 20:53

夜舟泊吴城原文

夜舟泊吴城

陈三立

夜气冥冥白,烟丝窈窈青。孤篷寒上月,微浪稳移星。

灯火喧渔港,沧桑换独醒。犹怀中兴略,听角望湖亭。

夜舟泊吴城赏析

作者是晚清同光间宋诗派的著名诗人。他的诗追踪韩愈、黄庭坚一路,以冷涩尖新为高,力避俗语熟语,追求意境上的高远朦胧和形式上的精巧工细。其弊是冷涩易流于隐晦,尖新则难免险僻。内容上很少直对现实,往往曲折隐约地表达了士大夫阶层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一种颓唐失望情绪和空虚迷茫的心境。但是本诗却没有明显地表现出这些缺点,相反,它倒是比较能体现宋诗派的某些艺术特色。

首二句用对句,这是律诗特别是五言律诗中常见的。但这里却见出作者在用词遣句上别具匠心。不用“夜雾”而用“夜气”,显然是避熟或者避实。《孟子》所说的“夜气”,是另一种意思,作者用以指代“夜雾”必然引起读者一点曲折的思索,这就避开了“近”和“实”,而显出这种朦胧的意味。下句的“烟丝”,在诗词中,一般指柳丝、柳烟、烟柳等。但这些词语常用于春日,很少用于夜景和寒夜。当然,寒烟衰柳一类的话,也是用过的,但在夜间特别是寒夜,就很难看出“窈窈青”的颜色。所以这里的“烟丝”,当指夜舟或岸上人家的炊烟而言。在一片茫茫白雾中,缕缕青烟,轻柔飘动,环境本非孤寂,然而却衬出了作者孤寂的心境。作者不用“茫茫”而用“冥冥”,不用“袅袅”而用“窈窈”,就是为了把诗意推得深远一些,给自己留下抒写心曲的余地。如果把这两句改为“夜雾茫茫白,炊烟袅袅青”,就显得比较浅近,而且太实。尽管意思也差不多,但却没有什么可咀嚼的意味了。

“孤篷”与“微浪”一联,用语也是常见的。它的新意和不同寻常处,在于这些用语的特殊组合。而这种组合恰恰是作者的艺术追求和某种心境的体现。例如:“寒上月”“稳移星”等语,就颇耐寻味和推敲。寒气紧压孤篷,朦胧的月却升起来了,境况显得更加凄冷。江上的微浪本是荡动的,但从泊岸的孤舟上望去,它似乎仍是稳定的,只有水中映出的星星在闪烁跳动。“孤篷”之“孤”,“微浪”之“微”,都增加了幽独、寂静的气氛。这一切构成了特定的诗境。而这种诗境,也正是作者的心境,通过诗的语言的低声诉说,尽管声音低微,但在读者心中,仍然可以引起某种颤动。

“灯火喧渔港”一句,使诗的情调有了一点转折和跌宕,让人感到一点温暖的气氛,但是时局的激烈动荡和沧桑变迁,又使作者感到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凉。他觉得眼前的渔港灯火,远处的人声喧哗,都不过是“众人皆醉”,昏昏然犹在梦中。只有自己经过沧桑变化,换来稍许清醒。但是清醒徒增苦恼,更加感到前途茫茫,不知托身何所了。

诗的结尾:“犹怀中兴路,听角望湖亭”,显然是作者觉得调子太低沉,强思振作,希望拔高一点。但由于全诗的情调和作者的心境已成定格,末两句就显得空虚无力,使人感到这只不过是强自解嘲和自我安慰罢了。

(刘锋晋)

【作者】

*陈三立(1853-1937),字伯严,江西义宁(今修水)人。光绪年间进士。曾任吏部主事。工诗。风格奇崛。著有《散原精舍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