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浪沙》原文赏析-陈孚作品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7-10 19:38

博浪沙原文

博浪沙

陈孚

一击军中胆气豪,祖龙社稷已惊摇。

如何十二金人外,犹有人间铁未销?

博浪沙赏析

博浪沙,在河南原阳县东南,秦代为阳武县。张良年轻时为韩报亡国之仇,曾雇大力士铁椎狙击秦始皇于此。误中副车,没有成功。

这是一首咏史诗,以咏赞张良狙击秦始皇事件为主题,嘲弄暴君的独裁统治,难敌千夫所指的怨恨,终于受到意外的打击。

“一击军中胆气豪”,为报亡国之仇,敢于独自向权倾天下的独裁者挑战,对他进行狙击,这位年轻张公子的胆气的确是豪迈超群的。首句的赞赏,令人想见年轻的张良智勇过人的气概。虽然狙击失败了,可是对迷信暴力万能的独裁者来说,这是有力的一击。“祖龙社稷已惊摇”中“祖龙”,指秦始皇。祖,是他自命为万代统治的始祖;龙,古代代表帝王的身份。当时人民使用宗教迷信的手法派人在路上这样称他,并预告他次年当死,可见人民对他结怨之深。“社稷”,指代政权。次句说博浪沙这一铁椎沉重打击了独裁政权的威信,表示人民并没有被他残酷的暴政所屈服,而是给以有力的还击。果然秦始皇在受狙击的次年,死在巡视的途中了。首联两句是对博浪沙狙击史事的概述和赞扬。次联接着便发表讽刺性的议论:“如何十二金人外,犹有人间铁未销?”“金人”,据历史记载,秦始皇消灭六国以后,尽收天下金属器皿(包括兵器),铸成十二个大的铜人放在咸阳宫外,显示无比的威慑力量。诗人用嘲笑的语气向独裁者反问,你以为天下的铁器全被收尽,可以万无一失,可是为什么还有人铁椎在握,在博浪沙要取你的老命呢?这事实和诗人的嘲问,分明是对独裁者狠狠的一记耳光。嘲笑秦始皇专制独裁的议论,实际上是阐明一条历史规律,凡是迷信暴力、进行专制独裁的统治者,个人的心计毕竟敌不过众人的智慧,他们无不在人民铁拳的痛击下头破血流、粉身碎骨。

此诗写得很有气势,和所咏的主题事件相称。前半叙事,突出“一击”的重点,显得虎虎有生气,后半的议论,用诙谐调侃的语调,寓庄于谐,更能加重讽刺的力量。自来咏秦始皇,议论多在焚书坑儒方面,如唐章碣的“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焚书坑》)清陈恭尹的“夜半桥边呼孺子,人间犹有未烧书。”(《读秦记》)此诗独于博浪沙狙击史事着眼,表现了民不可侮以武力抗暴的针锋相对斗争,尤足以打击暴君的狂妄淫威,大长人民的志气。

(郑临川)

【作者】

* 陈孚(1240-1303),字刚中,号笏斋,台州临海(今浙江临海)人。颖悟过人,任侠不羁。至元中,以布衣上《大一统赋》,署为上蔡书院山长。后调翰林国史院编修官,摄礼部郎中。曾奉使安南。还,除翰林待制。大德年中,历台州路总管府治中。卒追封海陵郡公,谥文惠,所为诗文,大抵自然真切。有《观光稿》一卷,《交州稿》一卷,《附录》一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