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州江干旅夜》原文赏析-陈曾寿作品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7-10 19:36

黄州江干旅夜原文

黄州江干旅夜

陈曾寿

崩岸村移感旧经,荒江独夜酒微醒。

万端空后观忧患,结念孤时赘影形。

霜气穿篷灯飐飐,角声挟浪月冥冥。

天亲回首余抔土,陌路逢人泪自零。

黄州江干旅夜赏析

陈曾寿是清代旧臣,辛亥革命前曾想挽救摇摇欲坠的清政府,而无能为力,辛亥革命后,乃以遗老自居,其诗作多有怀旧、感伤之情。而羁旅行役,在古诗词中,多有孤寂之感,陈诗《黄州江干旅夜》则尤甚。清人陈三立曾评此诗云:“构思沓冥,如奏哀弦,如听孤唳。”

首联“崩岸村移感旧经,荒江独夜酒微醒”。江岸崩塌,村镇迁移,本是自然界变化的正常现象,而诗人却有沧桑之感。“旧经”,过去的经历。今昔对比,引起诗人的伤感。诗人在江边船中过夜,孤寂感、沧桑情交织在一起,“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了。“荒”字极言环境之荒凉、寂静。“独”,孤独,是羁旅中的常情,在荒江之夜,就更令人难堪,而当酒微醒时,简直使人难以忍受了。

此诗写于1928年,作者已年届五十。作者在青年时期是颇有抱负的,清亡后,日渐消沉。次联“万端空后观忧患,结念孤时赘影形”即反映了这种心情。“万端”千头万绪,指种种意念、思绪。“结念”心所专注,思想集中。以万念俱空的心情,冷眼观察人生和社会现实;学心有所专注的、孤独之时,身影都是多余的了。

第三联“霜气穿篷灯飐飐,角声挟浪月冥冥”是写实景。“飐”,风吹物使颤动。柳宗元有“惊风乱飐芙蓉水”之句。泊在江边的小船,在寒霜之夜,冷风透过篷隙吹得孤灯摇摆不定;在昏暗的月色中,凄凉的号角声随着浪涛阵阵袭来。景语即情语,凄清之景正反映了诗人凄凉孤寂的心情。

此情此景不禁使诗人想起已逝的双亲:“天亲回首余抔土。”“天亲”,指父母亲。但双亲留下的只是一堆黄土而已,在羁旅中的诗人,也只有“陌路逢人泪自零”了。

(赵祖堃)

【作者】

*陈曾寿(1870-1949),字仁先,湖北蕲水人。光绪二十九年癸卯(1903)进士,历官刑部主事、学部郎中,都察院广东道监察御史。后筑室杭州南湖。有《苍虬阁诗》十卷,续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