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山人传》原文翻译赏析-陈鼎作品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7-10 19:37

八大山人传作品原文

八大山人传

陈鼎

八大山人,明宁藩宗室,号人屋。 “人屋”者,“广厦万间”之意也。性孤介,颖异绝伦。 八岁即能诗,善书法,工篆刻,尤精绘事。尝写菡萏一枝,半开池中,败叶离披,横斜水面,生意勃然;张堂中,如清风徐来,香气常满室。 又画龙,丈幅间蜿蜒升降,欲飞欲动;若使叶公见之,亦必大叫惊走也。善诙谐,喜议论,娓娓不倦。常倾倒四座。父某,亦工书画,名噪江右,然喑哑不能言。

甲申国亡,父随卒。 人屋承父志,亦喑哑。左右承事者,皆语以目;合则颔之,否则摇头。对宾客寒暄以手,听人言古今事,心会处,则哑然笑。如是十余年,遂弃家为僧,自号曰“雪个”。未几病颠,初则伏地呜咽,已而仰天大笑,笑已,忽跌跔踊跃,叫号痛哭。 或鼓腹高歌,或混舞于市,一日之间,颠态百出。市人恶其扰,醉之酒,则颠止。岁余,病间,更号曰“个山”。 既而自摩其顶曰:“吾为僧矣,何不以驴名?”遂更号曰“个山驴”。数年,妻子俱死。或谓之曰:“斩先人祀,非所以为人后也,子无畏乎?” 个山驴遂慨然蓄发谋妻子,号“八大山人”。其言曰:“八大者,四方四隅,皆我为大,而无大于我也。”

山人既嗜酒,无他好。人爱其笔墨,多置酒招之,预设墨汁数升,纸若干幅于座右。醉后见之,则欣然泼墨广幅间,或洒以敝帚,涂以败冠,盈纸肮脏,不可以目。然后捉笔渲染,或成山林,或成丘壑,花鸟竹石,无不入妙。如爱书,则攘臂搦管,狂叫大呼,洋洋洒洒,数十幅立就。 醒时,欲求其片纸只字不可得,虽陈黄金百镒于前,勿顾也,颠如此。

外史氏曰:“山人果颠也乎哉?何其笔墨雄豪也?余尝阅山人诗画,大有唐宋人气魄。 至于书法,则胎骨于晋、魏矣。问其乡人,皆曰得之醉后。呜呼!其醉可及也,其颠不可及也。”

【注释】

[注]陈鼎(1650—?):字定九,号鹤沙,晚号铁肩道人。江阴(今江苏江阴)人。清代学者。

[1]宁藩宗室: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权被封为宁王,明成祖时将其封地迁至江西南昌。八大山人朱耷是其后裔。

[2]孤介:耿直方正,不随流俗。颖异:聪慧过人。

[3]离披:衰残凋敝。

[4]喑哑:哑巴,口不能言。

[5]甲申国亡:指1644年明朝灭亡。

[6]未几:不久。病颠:患了癫病,精神失常。跌跔:跳跃前进。

[7]病间(jiàn):病愈。

[8]斩先人祀:断绝祖先的祭祀,指无后。斩:绝。

[9]攘臂:捋起袖子,露出胳膊。搦(nùo)管:拿起毛笔。

[10]外史氏:指不是正式的史官,记录稗官野史的人。

《八大山人传》原文翻译赏析-陈鼎作品

八大山人传作品赏析

这篇文章为我们描画出了一位痛苦的艺术家八大山人——朱耷。天才的艺术家往往与痛苦有不解之缘,有的被贫困匮乏的生活所折磨,有的因探求生命的意义而苦恼,有的为超前的艺术创造不被时人理解而孤独。而朱耷的痛苦首先来自亡国之悲。朱耷是明朝宗室,明朝的灭亡对他的生活和心理都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易代之后,一方面他不愿与新朝合作,另一方面又不能因为明显的对抗态度而招来杀身之祸。

他先是“喑哑”,十余年不再说话。然后出家为僧,一种弃绝人事的姿态。接着他发了疯——“病颠”。我们现在已无从知道,他的发疯在多大程度上是真疯在多大程度上是装疯。从商纣王时代箕子佯狂为奴算起,为了躲避政治迫害而装疯,在中国古代是有悠久历史的。他的疯癫,更像是内心的痛苦长久积郁后的爆发,大哭大笑,大吼大叫,公共场合歌之舞之,“一日之间,颠态百出”。

疯癫,让他在现实中给自己涂上了保护色——他可以尽情宣泄内心的悲愤抑郁,有谁会和一个疯子认真呢?疯癫,也让他在艺术上有了惊世骇俗的突破。诚然,朱耷天生就是一个艺术家。他“八岁即能诗,善书法,工篆刻,尤精绘事”,他未疯之前画的荷花挂在堂上,就能给人“清风徐来,香气常满室”的感觉,他画的龙,就有“欲飞欲动”的态势。但是他的疯癫,让他突破了艺术上的种种常规,成为艺术史上的独一无二。

陈鼎的用意不是评价朱耷在艺术史上有多伟大,他更注意朱耷的性情,他写朱耷醉后见纸笔便会欣然泼墨,狂呼大叫,数十幅立就;而醒时,即便以黄金百镒相求也略不相顾。

这就是痛苦的艺术家,病态的天才,就像他画作中的鸟,翻起白眼瞪着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