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古诗翻译赏析-李颀-唐诗三百首

作品体裁:七言古诗 时间:2024-05-14 16:22

唐诗三百首第45首李颀的《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收录于清人孙洙(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第三卷七言古诗。

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作品原文

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

李颀

胡人落泪沾边草,汉使断肠对归客。

古戍苍苍烽火寒,大荒阴沉飞雪白。

蔡女昔造胡笳声,一弹一十有八拍。

先拂商弦后角羽,四郊秋叶惊摵摵。

董夫子,通神明,深松窃听来妖精。

言迟更速皆应手,将往复旋如有情。

空山百鸟散还合,万里浮云阴且晴。

嘶酸雏雁失群夜,断绝胡儿恋母声。

川为净其波,鸟亦罢其鸣。

乌珠部落家乡远,逻娑沙尘哀怨生。

幽音变调忽飘洒,长风吹林雨堕瓦。

迸泉飒飒飞木末,野鹿呦呦走堂下。

长安城边东掖垣,凤凰池对青琐门。

高才脱略名与利,日夕望君抱琴至。

《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古诗翻译赏析-李颀-唐诗三百首

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译文注释

译文一

东汉蔡文姬谱写胡笳乐曲,弹唱起来一共有一十八拍。

胡人听了不由热泪洒边草,汉使听了面对文姬痛断肠。

古老烽火台显得苍茫寒冷,塞外荒原阴沉沉白雪飘飞。

先弹拨商弦后拨角弦羽弦,琴声惊得四郊秋叶簌簌响。

董夫子的瑟技高超通神明,引得深山妖精纷纷来偷听。

忽快忽慢弹奏得多么顺手,回旋往复婉转之间似含情。

听到琴声空山百鸟又飞回,万里浮云蔽日也由阴转晴。

琴声好像失群雏雁夜哀鸣,又像胡儿思念母亲悲哭声。

江流波平浪静,飞鸟停止啼鸣。

像乌孙公主对故乡的悲盼,似文成公主对沙尘的哀怨。

幽怨的音调忽然变得飘洒,像长风吹过林木雨打屋瓦。

琴声如迸溅的泉水飞树梢,又似野鹿啼叫跑过厅堂下。

长安皇宫城墙连着门下省,凤凰池正对着宫中青琐门。

房琯才情俱高超脱了名利,日夜只盼着董君前来弹琴。

译文二

想当年蔡文姬把胡笳的悲声带入琴曲,创制了《胡笳十八拍》。听到这曲子,胡人的泪滴沾湿了边地的衰草啊,汉使面对即将归来的文姬,也不禁肝肠寸断。古老的边堡一片苍茫,寒气中烽火燃起,边荒阴沉沉的,大雪纷飞,映白了原野。那琴曲要先拨商弦,再转到角弦和羽弦啊,四周郊外的树叶如被秋风掠过,不禁簌簌落下。

董先生的技艺高深莫测,几可通神,他一弹弦,竟引得深密松林中的精灵都来偷听。不管是快拨还是慢弹,全都得心应手,将要放声,却又回还,如含深情。那琴音如同空旷的山野间百鸟分散,却又聚合,如同万里的浮云才待成阴,却又放晴。如同雏雁失群,在夜间苦楚地悲鸣,更如同即将失去亲人的胡人孩子依恋母亲的哭声。如此的哀伤,使得长河也波息浪静,使得鸟儿也停止了鸣叫。乌珠部落距离家乡是如此遥远,逻娑城的沙尘生出多少哀怨。那幽怨的曲子突然变调,音色弥漫开来,如同大风吹过密林,如同急雨打落屋瓦,如同泉水喷涌而出,直冲树梢,如同野鹿呦呦地鸣叫着走过堂下。

长安城的东面是门下省啊,中书省又正对着皇宫门,有位高人不受名缰利索的拘束,无论白天夜晚都希望您抱着瑶琴前来访问。

注释

董大:即董庭兰,开元、天宝时的抚琴名家。

胡笳:北方民族的吹管乐器,其声凄越,故名胡笳。

房给事:即房琯,字次律,曾任给事中,曾为唐肃宗所信用。

蔡女:指蔡琰,通称蔡文姬,汉末文学家、音乐家蔡邕之女,曾流落南匈奴,后为曹操赎回,相传她在回汉地之时,作《胡笳十八拍》以抒发自己与在匈奴的丈夫、儿女分离,以及将归汉地的既悲且喜心情。别本作“汉女”。

古戍:指古代的戍楼(边防堡垒)。

大荒:指荒远的地方、边远地区。西晋左思《吴都赋》有“出乎大荒之中,行乎东极之外”句。

商弦:古人分音阶为五,即宫、商、角(jué)、徵(zhǐ)、羽。古琴七弦,分配五音和少宫、少商。

摵摵(sè):落叶声。

深松:别本作“深山”。

旋:返回。

嘶酸:意同酸嘶,苦楚地鸣叫。

乌珠:别本作“乌孙”,都是古代北方部族名。

逻娑:唐代吐蕃都城,即今天的西藏自治区拉萨市。

木末:即树梢。

呦呦(yōu):鹿的叫声。《诗·小雅·鹿鸣》有“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句。

东掖垣:指唐代的门下省。门下、中书二省分列皇宫东西两侧,门下在东,故称东掖垣。宫殿正门两侧小门为掖,垣是指墙。

凤凰池:指中书省。《通典·职官典》载:“中书省地在枢近,多承宠任,是以人固其位,谓之凤凰池也。”

青琐门:汉代的皇宫门,因为上面刻有连环文,涂以青色,故名。

脱略:指放纵不受约束。

《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古诗翻译赏析-李颀-唐诗三百首

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作品鉴赏

赏析一

后人点评:

清人吴瑞荣:真是极其形容,曲尽情态。昔人于纤小题如此摹拟,一句不苟。(《唐诗笺要续编》卷三)

这是一首七言古体长诗,诗人通过描写董大弹《胡笳弄》这一著名琴曲,赞叹了他高超的弹奏技艺,也以这首诗寄语房给事,为他遇到知音而感到欣喜。董大,董庭兰,唐代著名音乐家,善弹琴。胡笳,乐器名,本是吹奏乐器,这里是琴曲名。弹胡笳弄,指用琴弹《胡笳弄》曲。房给事,房琯,曾任“给事中”官职,还曾任过宰相。董庭兰是他的门客。

本诗一开头不说“董大”而说“蔡女”,营造出突兀之势。第三、四句说蔡文姬弹琴时,胡人、汉使闻之都悲痛不已的场面,反衬《胡笳弄》曲的动人。第五、六句反过来补写一笔,写蔡文姬弹琴时苍茫凄凉的环境:古老的烽火台,阴气沉沉的荒原,飘飞的白雪共同构成一片苍凉的景象,让人越发觉得乐声哀伤、婉转。上述六句是第一部分,诗人形象地描述了“胡笳声”的来由及其艺术感染力,将读者带入了一个幽深的艺术境界。

从“先拂商弦后角羽”到“野鹿呦呦走堂下”是第二部分。董大弹奏琴曲,的确技艺超群。“先拂”一句写的是开始弹琴时的动作。董大轻拂琴弦,从商弦到角弦,是说曲调开始的时候缓慢且低沉。琴声刚一响起,“四郊秋叶”便被惊得纷纷落下。此处的“惊”字用得极妙,非常生动、传神。诗人不禁称赞起“董夫子”来,说他的演奏好似“通神明”,不仅惊动了尘世,就连山林里的妖精也来偷听了!“言迟”两句总括了董大的高超技艺。“言迟更速”、“将往复旋”是说董大的指法是那样纯熟,运用自如,而那高低起伏的琴音,充满了激情,好像是由弹奏者的胸内涌出来的。接下来,诗人用“百鸟散还合”、“浮云阴且晴”来形容董大琴声的忽纵忽收,变化多端,之后又形容那悲怆的琴声,既像离群的雏雁在哀鸣,又像与母亲诀别的胡儿在痛哭。这里,诗人宕开笔墨,想起当年文姬和胡儿永别时的情境,呼应了第一部分“蔡女”的琴声。而且,诗人用雏雁和胡儿相互对照,更让人备感琴音之哀婉。接下来两句,诗人以自然景物来反衬琴音的极大魅力:琴音回响,河流因之停止流动,百鸟因之停止啼鸣,世上的一切皆被琴音所感动了,这不就是“通神明”了吗?实际上,河流不会真的静止,百鸟也不会停止啼鸣,只是由于琴音使听者着迷了,令听者满耳中只有琴音罢了。然后诗人又指出,董大弹琴曲不止是听起来悦耳,他还可以完美地展现出琴曲的韵致。仔细倾听,那低沉的幽咽之声,就像汉朝乌孙公主远嫁异国的悲泣,唐代文成公主远嫁吐蕃的哀叹,这和蔡文姬作《胡笳弄》的心情是非常吻合的。

“幽音”之后四句,诗人才开始由正面描写琴音,且使用了很多生动的比喻。“幽音”为低沉之音,然而一经过变调,便变得“飘洒”起来。时而如“长风吹林”,时而似雨敲屋瓦,时而像迸溅的泉水飞过树梢,时而又如野鹿呦呦叫着跑到堂下。琴音悠扬明快,变化无穷,怎能不让听者为之陶醉呢?这一部分,诗人从多个角度展现董大弹《胡笳弄》的情境。因为董大精湛的技艺,蔡文姬“十八拍”中动人的琴韵才获得完美的体现。诗人对董大的赞叹倾慕之情,溢于言表。

诗的最后四句,是诗人“寄语房给事”的。唐代的都城在长安,皇宫坐北朝南,禁中左右两边分别是门下省和中书省。“凤凰池”指中书省,青琐门为门下省的阙门。给事中恰是门下省的重要职位。诗中没有正面提及房琯,但房琯已然在诗中,而且诗人巧妙地暗示了他靠近宫廷,官位使人羡慕。在诗的最后,诗人用赞美之语结束全篇:房琯不但才学高,且不看重功名利禄,超凡洒脱。这种德行高尚之人,正时刻盼着董君你抱琴前去呢!此处也暗示董大有幸遇到知音,实在令人羡慕。而诗人对董大弹所奏的《胡笳弄》的赞赏,以及所进行的生动传神的描写,当然也是只有知音才能做到的。

赏析二

此诗也是描写听琴的名作。诗文可分三段,前六句,写胡笳声的来历和内容。从“先拂”到“堂下”为第二段,具体写董大的琴艺。有正面描写,有侧面烘托。用空山百鸟飞散又聚合,雏雁失群悲鸣等诸多形象来比喻琴声的优美动听。最后扣题写房盧不求名利爱好琴艺,表明房盧和董大的亲切关系。

全诗的特色在于巧妙地把演技、琴声、历史背景以及琴声所再现的历史人物的感情结合起来,笔姿纵横飘逸,忽天上,忽地下,忽历史,忽眼前,既周全细致又自然浑成。

据说李颀是用这首诗向当时掌权的房琯推荐董庭兰,其后董庭兰即成为房琯门客。诗题殊不可解,而据施蛰存先生考证,当作《听董大弹胡笳,声兼语弄,寄房给事》,语指琵琶声,弄是琵琶曲式,是说董庭兰弹《胡笳十八拍》,其声兼有胡笳和琵琶的特色,李颀写诗赞颂,并将此诗寄与房琯。

音乐是很难用文字来描述的,而李颀独能为此,铺排得非常生动细腻。最大的特点是,他将乐曲的内容和弹曲的技法完美融为一炉,在读者面前所展开的是一幅由音乐所构成的奇特画卷。开篇先写曲调内容,说当初蔡文姬作此歌,胡人闻而落泪,来迎接她的汉使也听之断肠,感染力非常强烈。接着说边境和塞上风光,“古戍苍苍烽火寒,大荒阴沉飞雪白”,然后笔锋突然一转,归为琴曲技法,就此引出董庭兰来。

诗人说董庭兰的技法高超,就连山林精怪也受到吸引,要来偷听。忽而急抹,忽而缓弹,高高低低,来来去去,深情无限。然后诗人用了一系列的比喻来描摹琴声,说这琴声似孤雁悲鸣,似胡儿哭声,似别乡千里的哀愁,似异域凄美的风光。“乌珠”也好,“乌孙”也罢,都和蔡文姬所失陷的南匈奴毫无关系,逻娑古城则更在十万八千里外,只是用来指代胡地异域而已,诗中常有此类指代,不可当作实地解。

前面说琴声幽怨,接着突然变调,变得急促激烈起来,如风吹林,如雨落瓦,如泉激涌,然后再次和缓起来,却似“野鹿呦呦”。鹿鸣之比喻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此语来自于《诗·小雅·鹿鸣》,有“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等语,是待客之诗,就此而引出结句。结句“长安城边”几句是写政府中枢,当时房琯做给事中,属门下省,位列中枢,乃有此语,其后“高才”即指房琯,自不待言。“脱略名与利”是恭维房琯,并言房琯希望董庭兰携琴而至,闻其妙奏,就起到了推荐之意。

赏析三

这首诗大概作于天宝六七年间(747—748),是一首用文字描绘音乐效果的诗。诗文既称赞董大的琴声优美也是在赞美房琯。

该诗可以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从“蔡女昔造胡笳声”到“大荒沉沉飞雪白”。题目中已经点明主题是董大弹琴,但是诗人并没有开始就写董大弹琴,而是先描述了《胡笳十八拍》这首曲子的由来和它的声调优美,将人们引入了优美的艺术氛围中。第一、二句写蔡文姬在边塞创作了《胡笳十八拍》,接着三、四两句描述了蔡文姬弹奏这首曲子时人们的表情。因为曲子凄婉、优美感人,所以,胡人、汉使听后都纷纷落泪,似有断肠般痛苦。接着第五、六句写蔡文姬弹琴时周围的环境,古戍苍苍,烽火无烟,大漠沉沉,白雪飘飞,可见边塞的荒凉和凄寂,这些景物交融在一起,烘托出了一片苍凉黯淡的氛围,人们在这样的氛围里听这首凄婉的曲子更让人感觉哀婉幽咽。

第二部分从“先拂商弦后角羽”到“野鹿呦呦走堂下”,诗人才开始着重描述董大琴艺的高超和曲子的优美意境。“先拂商弦后角羽”写的是董大弹琴时开始的动作。董大从商弦到角羽轻轻拂拭而过,古琴发出缓慢而低沉的声音,董大的琴声一出,四郊的秋叶都被惊得瑟瑟而落,他的琴声竟然能使植物都惊讶,那么更何况人呢。诗人精选一个“惊”字,将董大琴声的优美程度表现得极为形象生动。这优美的琴声不由得让诗人发出赞叹之声,董夫子的琴声简直可以通神明啊。琴声不仅使人间震惊,连深山里的妖怪也被吸引来听了。董大琴技高超,或快弹或慢拨都得心应手,往复回旋,抑扬顿挫的琴音中好似带情,从弹奏者的琴中汩汩流淌。

“空山百鸟散还合,万里浮云阴且晴”,琴声就像是空灵的山谷中百鸟散合,一会儿又好似万里浮云阴晴变幻,接着琴音变得低沉,就像是夜里失去雁群的雏雁的哀鸣,让人心酸,又好像当年蔡文姬与自己的幼儿绝别时那样悲切。接着“川为净其波,鸟亦罢其鸣”,诗人用川水停滞,百鸟罢鸣来表现董大音乐的无穷魅力。琴声回荡,世间万物都被这琴声深深地吸引着,这就是诗人所赞叹的曲子可通神明啊。其实,山川不会滞流,鸟儿不会罢鸣,只是诗人自己完全被琴声吸引住了,所以除了琴声,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时间仿佛也在此刻静止了,“洋洋乎盈耳哉”,只有琴声充盈双耳了。这凄婉优美的琴音中蕴含着汉朝乌孙公主远嫁异邦、唐朝文成公主冒着沙尘来到逻娑时身居异地、远离家乡的孤寂哀怨之情。

以上八句都是对音乐意境的描写,接下来诗人开始直接描写琴声,“幽音变调忽飘洒,长风吹林雨堕瓦。迸泉飒飒飞木末,野鹿呦呦走堂下”,深沉的琴音忽然改变声调,开始变得洒脱,一会儿像长风吹林,一会儿又像雨敲屋瓦,一会儿又像是喷出的泉水飞过树梢然后瑟瑟而下,一会儿又像是野鹿从堂下呦呦地鸣叫而过。这琴音灵动变幻,悠扬轻快。

这部分是整首诗主要着墨的地方,诗人不惜用大量的笔墨,通过或听或想或正或侧等不同角度形象生动地将董大这首曲子所表现的意境完美地描绘了出来,人们仿佛身临其境,那优美的音乐就在耳边萦绕,美不胜收。诗人听琴时那如痴如醉的样子也历历在目,字里行间饱含了诗人对董大高超琴技的赞叹之情。

最后四句从“长安城连东掖垣”到“日夕望君抱琴至”,写的是题目中所指的第二部分内容“弄兼寄语房给事”,这四句话的意思是,长安城和给事中的庭院相连,皇宫门正对着中书省的宅院。给事中房琯才高不被名誉和利益约束,天天盼望着董大抱琴来奏。诗人在前两句中描述给事中和中书省表明房琯身居高官显位,为下边两句房琯不争名逐利做铺垫,赞美了房琯高洁脱俗的情操。这样一位身居名利场的达官显贵却能日夜盼望着董大抱琴而来,董大能遇到这样的知音真是幸运啊,让人羡慕。

这首七言古诗,将董大弹奏的《胡笳十八拍》的来源、琴声给诗人带来的感受和董大弹琴时娴熟的动作都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描写,并运用自己非凡的想象力将这些内容和诗人的亲身感受错落地交织在一起,浑然天成。诗人传神之笔将抽象的琴曲和始终丰富的音韵勾勒在人们眼前,形象生动,让人如身临其境。同时整首诗充满了塞上风情和历史的韵味。

《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古诗翻译赏析-李颀-唐诗三百首

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作者简介

李颀(690—751)

籍贯:赵郡(今河北赵县)

作品风格:奔放豪迈,慷慨悲凉

诗人小传:

李颀(690年~751年),字号不详,颍阳(今河南省登封市西)人,唐代诗人。他是开元二十三年(735年)的进士,曾任新乡县尉,后辞官归隐于颍阳之东川。李颀擅长七言歌行,诗以边塞题材为主,风格豪放,慷慨悲凉,与王维、高适、王昌龄等人皆有唱和。

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扩展阅读

胡笳十八拍(节选)

东汉·蔡琰

不谓残生兮却得旋归,抚抱胡儿兮泣下沾衣。汉使迎我兮四牡,胡儿号兮谁得知?与我生死兮逢此时,愁为子兮日无光辉,焉得羽翼兮将汝归。一步一远兮足难移,魂消影绝兮恩爱遗。十有三拍兮弦急调悲,肝肠搅刺兮人莫我知。

身归国兮儿莫之随,心悬悬兮长如饥。四时万物兮有盛衰,唯我愁苦兮不暂移。山高地阔兮见汝无期,更深夜阑兮梦汝来斯。梦中执手兮一喜一悲,觉后痛吾心兮无休歇时。十有四拍兮涕泪交垂,河水东流兮心自思。

这是《胡笳十八拍》的第十三和十四拍两段,述其别子之悲。蔡文姬在南匈奴育有二子,她本人虽然南归,但儿子从父,算匈奴人,不被放回,就此天涯永隔。李颀诗中“断绝胡儿恋母声”即言此。

更多李颀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