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州司马厅记》赏析-白居易的文言文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7-05 18:54

江州司马厅记原文

江州司马厅记

自武德以来,庶官以便宜制事,大摄小,重侵轻,郡守之职,总于诸侯帅,郡佐之职,移于部从事。故自五大都督府至于上中下郡,司马之事尽去,唯员与俸在。凡内外文武官左迁右移者,递居之;凡执伎事上与给事于省、寺、军府者,遥署之,凡仕久资高耄昏软弱不任事而时不忍弃者,实莅之。莅之者,进不课其能,退不殿其不能,才不才一也。若有人畜器贮用、急于兼济者居之,虽一日不乐。若有人养志忘名、安于独善者处之,虽终身无闷。官不官,系乎时也;适不适,在乎人也。江州,左匡庐,右江湖,土高气清,富有佳境。刺史,守土臣,不可远观游;群吏,执事官,不敢自暇佚,惟司马,绰绰可以从容于山水诗酒间。由是郡南楼、山北楼、水湓亭、百花亭、风篁、石岩、瀑布、庐宫、源潭洞、东西二林寺、泉石松雪,司马尽有之矣。苟有志于吏隐者,舍此官何求焉?案《唐典》:上州司马,秩五品,岁廪数百石,月俸六七万。官足以庇身,食足以给家。州民康,非司马功;郡政坏,非司马罪。无言责,无事忧。噫!为国谋,则尸素之尤蠹者,为身谋,则禄仕之优稳者。予佐是郡,行四年矣,其心休休如一日二日,何哉?识时知命而已,又安知后之司马不有与吾同志者乎?因书所得,以告来者。时元和十三年七月八日记。

《江州司马厅记》赏析-白居易的文言文

江州司马厅记赏析

这篇文章是白居易任江州司马时所作。元和十年(815),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在江州四年,方转任忠州刺史。此文即作于白氏任职司马的第四个年头。文章虽类似游记,但所取之风景却有些特殊,非人文非自然,而是白氏自己的办公场所:江州司马厅。

作品开篇就直陈当时政事上的弊端,说明自唐初以来,官员权职发挥中的不合理现象,百官都“便宜制事”。这导致上下级职权划分不清晰,缺乏严格的层级递报制度;也导致一些官职虽有其位却事务极少,是形同虚设的清闲职位,比如“司马”一职。在文中,白居易以三个排比句较为简要而有力地展现出“司马”这个职位的状况:该位置似乎谁都可以坐,且很清闲,没什么事情,而担任这职位的也是一些或资格老、或年纪大、或没什么能力的“不忍弃者”,而且,上层对任职者也没有考核。白居易所任的“司马”这个职位,竟然是这样一种状况。难道白居易也是“仕久资高耄昏软弱不任事而时不忍弃者”这样的人吗?显然不是,但他仍被丢到了这个位置。被贬谪到江州的作者,在这部分中,看似在客观讲述这一职位的情况,但遣词用句暗藏着指责和自嘲,对上层当权者昏腐杂乱的管理进行了鲜明的揭露,同时,也在其中暗暗抒发了被贬谪闲置、不为重用的内心的不满与苦闷。

像“司马”这样的闲职,如果让一位胸怀抱负,想要在政坛上大展身手的人来担任,可能他做一天都会觉得不开心;但如果换作是一位对做官没什么兴趣,只想修身养性的人,那么在这个位置上坐一辈子都不会觉得烦闷。白居易认为,做什么官,是要看命运的;而在一个位置上适合不适合,那就要看人自身了。那么,白居易是想要兼济天下的那一位?还是想要独善其身的那一位呢?江州司马这个职位适合他吗?

接下来,白氏笔锋一转,说江州是一个环境非常好的地方,有众多的风景,并告诉大家,别的官员虽然在此为官,却都身系职务,无法尽享当地山水风光。可是司马这个闲职却可以随意游山玩水,言辞中流溢出得意之情。从洋洋洒洒的描写来看,白氏很是安于这一虽为官,却如同隐居山水间的职务。

而依据律典,司马这个职位官品不算低,收入也不错,还不需要操劳事情或承担责任。比起管理国家事务的官员,这样的职位可谓是又好又稳定。这样来看,似乎“为身谋”更好一些。

“兼济”还是“独善”,白氏似乎为自己选择的是后者,他觉得自己很是“识时知命”,不去奢求那些劳烦身心的高位,而是在这样一个闲职上谋求到了自身的安稳。

在全文中,白氏谈论自己的官职,列举了两个理由说明司马这个职位对自己而言很适合。但,这真的就是事实吗?在白氏笔下,任职司马的是昏老无能之人;而根据史料所载,白氏对于天下、现实是有着很强的关心和抱负的,但却被贬谪于此;明明是当官,可却如同闲置。这里所展现出的豁达、安乐实是一种苦闷之下的自我安慰,是欲“兼济”而不得,无奈转而为之的“独善”。

全文前面部分透露着政治上的昏暗色彩,而后面大半又显现出满足、安乐的积极情绪。前后文在氛围上的差别,让白氏的积极情绪呈现出一种反面的渲染力。文章中的他越是显得安乐自适,读者越是可以感受到在这样一种看似满足、乐天知命的情绪下,江州司马白居易的苦闷与无奈。

文末说明了写作此文的原因,是想将自己的感触写下来,让后来的和自己想法相同的人知道。后来的江州司马有无志同道合者不可知,但这篇文章在数百年后的明代,得到了归有光的应和:“余南人,不惯食黍米,然休休焉自谓识时知命,差不愧于乐天,因诵其语以为《厅记》。使乐天有知,亦以谓千载之下,乃有此同志者也。”(《顺德府通判厅记》)

(钱、方)

江州司马厅记注释

1、武德:唐太宗年号。

2、庶官:百官。

3、便(biàn)宜:不需请示灵活处置。

4、总:统领。

5、左迁:降职;右移:升官。

6、课:考核;殿:政绩考核中的下等。此句是说司马一职不考核任职者的能力,有才无才皆能担任。

7、蓄器贮用:此处比喻满怀才能抱负。

8、佚:通“逸”。安逸,安闲。

9、绰绰:宽裕舒缓。

10、尸素:尸位素餐。官员居其位不尽其职。此处用于白氏自身,当有自谦的成分。

11、蠹(dù):损害、败坏。

12、休休:悠闲的样子。

更多白居易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