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吕·朝天子》瓶杏为鼠所啮原文赏析-明代王磐散曲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2-10 20:36

【中吕·朝天子】瓶杏为鼠所啮作品原文

【中吕·朝天子】瓶杏为鼠所啮

王磐

斜插,杏花,当一幅横披画。

毛诗中谁道鼠无牙,却怎生咬倒了金瓶架?水流向床头,春拖在墙下,这情理宁甘罢!哪里去告他?何处去诉他?也只索细数著猫儿骂。

《中吕·朝天子》瓶杏为鼠所啮原文赏析-明代王磐散曲

【中吕·朝天子】瓶杏为鼠所啮作品赏析

“瓶杏为鼠所啮”是一桩生活小事,不是什么韵事,所以这类题材,为唐诗宋词所不取。对于散曲家,却是极好的材料——笑料。“斜插,杏花,当一幅横披画。”一起先写瓶杏,这是主人屋内的摆设,为人居增添自然情趣的摆设。折枝的杏花斜插在金瓶里,搁置在花瓶架上,由于杏枝远出,就像一幅横披画。“横披画”是和“斜插”相照应的,如果是正插,那就只能像立幅而不像“横披”的画了。

“毛诗中谁道鼠无牙”两句,写花瓶架“为鼠所啮”。鼠为啮齿类动物,牙齿不磨就会疯长,所以老鼠有一个令人讨厌的习性——啃咬家具。你瞧,这花瓶架就被咬倒了。准确地讲,是鼠啃花枝、把花瓶架拖倒了。作者说得很好玩——“毛诗”即《诗经》中有“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诗经·召南·行露》)之句,作者即模仿此口气骂鼠。气急败坏中不忘引经据典,活现出一副书呆子的样子,就是一种搞笑。

花瓶架倒了,水先流出来,花被拖到墙下。“水流向床头,春拖在墙下”,措辞之妙,在以“春”代花。春暖花开的季节,就把“春”拖到墙下,这是多么杀风景的事啊。“这情理宁甘罢”,主人气不打一处来。“哪里去告他?何处去诉他?”是思忖的语气。主人苦苦地想:如何来惩治肇事者呢?这里的可笑性表现在——老鼠是逍遥法外之物,而主人却想绳之以法——找个地方“告”它,怎奈衙门不管这档子事。结果呢,“也只索细数著猫儿骂”,再一次写出主人的气急败坏。而恼鼠责猫,原是生活中常有的情事。正是:超以象外,得其圜中。前八句都说老鼠可恨,后三句一转,骂骂猫儿出气,目标发生转移,读者感到自然诙谐、新鲜有趣。

善于从日常小事中发掘喜剧性因素,是散曲家的一大创造,此曲就是很好的例子。一般情况下,散曲家只追求好玩,而不追求意义。当然,如果能借题发挥,由此及彼,更是何乐而不为。如此曲,你要说它隐含讽刺,亦无不可。卡通片《黑猫警长》不是把猫儿和警官合二而一吗?猫成了警官,老鼠便是歹徒。这支曲子的内容就可以阐释为:天下无事,春暖花开,“歹徒”捣蛋,破坏安定和谐的局面,受害者不肯甘休,执法者却放任不管。因此,如果有人一定要说这支曲子讽刺社会治安状况欠佳,谁又能加以反对呢。不过,即以讽刺而论,此曲与〔中吕·朝天子〕《咏喇叭》仍有不同,〔中吕·朝天子〕《咏喇叭》是刻意讽刺,而此曲的讽刺,实在有意无意之间。

(周啸天)

《中吕·朝天子》瓶杏为鼠所啮原文赏析-明代王磐散曲

【中吕·朝天子】瓶杏为鼠所啮作者简介

王磐(约1470—1530),字鸿渐。南直隶高邮(今属江苏)人。生于富室,曾为诸生,然终弃科举,筑楼于高邮城西,常与名士欢会于此,因以自号。善为散曲,与金陵(今江苏南京)陈大声并为南北曲之冠。其散曲题材较广,风格清丽高雅与俳谐风趣并陈,而常具悲天悯人之怀抱。王磐所作,有《西楼乐府》《西楼律诗》《野菜谱》等。谢伯阳《全明散曲》收其小令66首,套数9套。

《中吕·朝天子》瓶杏为鼠所啮原文赏析-明代王磐散曲

更多王磐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