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翚《汴京纪事》帝城王气杂妖氛赏析-宋代诗词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6-29 10:20

汴京纪事原文

汴京纪事(选二)

刘子翚

帝城王气杂妖氛,胡虏何知屡易君。

犹有太平遗老在,时时洒泪向南云。

空嗟覆鼎误前朝,骨朽人间骂未消。

夜月池台王傅宅,春风杨柳太师桥。

刘子翚《汴京纪事》帝城王气杂妖氛赏析-宋代诗词

汴京纪事赏析

第一首以汴京沦陷、金人扶立傀儡和遗老想望南宋作对照。第二首写汴京未陷时“六贼”的骄纵误国,所谓“王傅宅”和“太师桥”其实等于是怨府。

《汴京纪事》原共二十首,为作者代表作。四库本的《屏山集》只收十八首,缺“帝城王气”的第一首、“圣君尝胆愤艰难,双跸无因日问安”的第三首,但“一自胡儿来饮马”的第五首却未删去。大概诗中涉及遗民之痛、复国之望的都为清人所禁忌。

翁方纲《石洲诗话》卷四云:“刘屏山《汴京纪事》诸作,精妙非常。此与邓栟榈(邓肃,著有《栟榈集》)《花石纲诗》,皆有关一代事迹,非仅嘲评花月之作也。宋人七绝,自以此种为精诣。”邓肃《花石诗》有云:“但为君王安百姓,圃中无日不春风。”(《宋诗纪事》卷四十二)亦南渡臣子痛定思痛之语。

刘子翚《汴京纪事》帝城王气杂妖氛赏析-宋代诗词

汴京纪事作者简介

刘子翚

刘子翚(1101—1147),字彦冲,自号病翁,崇安(今属福建)人。因他的家世居崇安屏山,人称屏山先生。汴京沦陷后,遣使金营,金人欲诱以官,即饮酒自缢。子翚服除后,曾通判兴化军。后因衰病,辞归武夷山。朱熹父亲朱松临终时,以朱熹托子翚,两人遂成为师生。他告朱熹以《易经·复卦》“不远复”三字,意思是改过从速,才能及早复道。

他是理学家,《宋史》入《儒林传》,但为文无语录气,为诗无酸味,且形神兼具,清代焦袁熹《阅宋人诗集》就说过“皋比若道多陈腐,请诵屏山集里诗”的话。由于家国之难,所以对金人入侵、奸佞的祸国颇多悲愤之词。二十首《汴京纪事》,不但记述当时的政治生活、宫闱故事,末一首还写到李师师的晚景,因为她曾经是“一曲当时动帝王”的名妓。子翚见到她时,约在南宋建炎初年,已经是“师师垂老过湖湘”了。《望京谣》写汴京破后的荒凉凄惨,官绅向南方逃难,金兵却接踵南侵;《巡寨偶书》写溃兵的骚扰由“吾军”而变为“群凶”,皆很有史料意义。在南渡诗人中,他虽然算不上大家,但感慨时政的感情,却是很强烈真实,可惜他归隐得很早,在武夷山住了十七年没有出来,从他《屏迹》的“闲中兴味知何晚,绝口名途不更言”来看,他对时局大概很灰心,因而后期作品的写山林、寄友朋虽亦清幽苍逸,可是动乱多变的现实,就很少反映在他笔下。

更多刘子翚的诗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