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行》原文赏析-黄景仁作品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24-04-24 19:23

少年行原文

少年行

黄景仁

男儿作健向沙场,自爱登台不望乡。

太白高高天尺五,宝刀明月共辉光。

少年行赏析

此诗作于乾隆三十一年(1776)冬,仲则时年十八年。是年游学扬州,结识了南昌名士闵季心,与季心一道踏雪清游,挽弓射雕。其《浪淘沙·怀闵季心》词云:“交识满浮生,健者惟卿。忆从相识在芜城。一揖四筵皆失色,气是幽并。荷戟靖边庭,归去呼鹰。生憎脆管与繁筝。箭叫一声雕落地,笔绝冠缨。”《少年行》实际上也是写“荷戟靖边庭”之情。诗人登上高台,四顾苍茫,想起《企喻歌》中“男儿欲作健,结伴不须多。鹞子经天飞,群雀两向波”的诗句,遂油然而起驰骋沙场之想。常人登台,总不免有故乡之恋,但作为一个想建功立业的“男儿”来说,就必须割断万缕乡愁,以飘然远举,奋然前行。“不望乡”者,非不思念故乡也,乃控抑自己的故园之思,强制自己“不望乡”也。李贺诗云:“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南园》),仲则之情,殆近乎此。

“太白高高天尺五,宝刀明月共辉光”二句,是借去天尺五的太白山映衬自己豪迈的气概,以共明月争光的宝刀刻画自己飒爽的雄姿。或谓太白山乃秦岭主峰,远在陕西,身处扬州的仲则安能见之?其实,这只是虚拟之笔。盖时维冬季,大雪弥漫,诗人想起《三秦记》中“武功太白,去天三百”“城南韦杜,去天尺五”之类的古谣,便顺手拈入诗中。由眼前的飞雪,联想到山顶积雪终年不化的太白山,并借此烘托豪情、点明时令,其构思之巧,文心之细,令人惊叹。不仅如此,诗人还由“韦、杜”豪门之赫赫之势,自然而然地引出“宝刀”(所谓“宝刀欲挫权门焰”是也),又用“明月”进一步烘托出宝刀的锋利,联系到首句“男儿作健向沙场”,则一位欲为国效力、驰骋沙场、建功立业的英雄少年形象,就栩栩如生地出现在读者面前了。全诗激昂慷慨,堪称仲则少年时代的佳作。

(熊盛元)

【作者】

黄景仁(1749-1783),字汉镛,一字仲则,江苏武进(今属常州市)人。曾游安徽学政朱筠幕。乾隆三十年(1765)秀才。清高宗东巡召试名列二等,以英武殿书签官,例得主簿。后纳资为县丞,在京候选。贫病交迫,欲往西安依陕西巡抚毕沅,途中病死。早孤家贫,平生怀才不遇。工诗。多写牢愁抑塞之情,以奇肆新警沉挚见长,颇有李白之风。亦工词。著有《两当轩全集》。

更多黄景仁的诗

阅读排行